• 第一章 婚礼

    更新时间:2017-07-22 01:18:32本章字数:2099字

    我出嫁日子,据说是妈妈专门找先生算过的黄道吉日,应该是吧,记得那一天窗外是阳光明媚,晴空万里。有人说过,结婚的日子,一定要是晴天,如果碰上阴天下雨,这女孩就会一生都不会幸福的。但我并不确定,我就算在这样好的天气出嫁,就会有一段幸福的婚姻。

    母亲带着张姨和一众下人在帮忙为我打扮,我的长发被挽起来,盘成一个精致的发髻,接着穿上了洁白如雪的婚纱,那是意大利名家手工设计,上面贴满了碎钻,华丽而奢侈,最后,她们又给我把头纱戴上。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G市豪门江家千金出嫁的排场,该有的,一点都没有少。

    当我双脚穿上那双红色的高跟鞋时,妈妈在我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我的欣儿啊,穿上这双红鞋,以后的路就只能是你自己去走了,妈妈对不起你啊……”

    妈妈的眼中,水份明显多了起来,我连忙拉着她手,顾作轻松地说:“妈,开心点,今天是女儿出嫁的日子,一定要高兴的。”

    妈妈强颜欢笑地点点头说:“好,我高兴,我高兴,我的欣儿终于长大成人了,可以为自己的事情作主了,我是应该高兴的……”妈妈的话没有再说下去,我能看出,她笑脸背后的眼睛里,带着阵阵的隐忧。

    这时,房门外传来父亲的敲门声,还有催促:“雨欣,谢总裁他们已经到楼下了,你们动作要快点。”

    父亲似乎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口误,是的,谢宁枫一直是他这几年的合作伙伴,谢总裁是商场上的尊称,今天还没有来得及改口,这不能怪他,我跟我的新郎,只在半个月前,我姐姐的订婚宴上见过一面,只因为一句话,就有了今天这场婚礼。

    张姨转身去开门,妈妈打起精神来,扶着我的手臂,和我一起缓缓地走出房间,站在旋梯上看下去,楼下的大厅里站着几个身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站在中间那个身材特别高挑,拥有一张能迷倒万千少女脸蛋的男人,正是我的新郎。

    恰好他也抬头看上来,我看到他的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但此刻,我更觉得应该用冷酷来形容他的表情,那丝笑容实在是让我怀疑,是不是我的幻觉所致,真的是淡得让我不敢确认。

    跟随着父亲走下旋梯,谢宁枫迎上前来,从父亲手中接过我的手,带着我徐徐向着门外走去,我没有伴娘,因为这婚礼来得太突然,太仓促,我的朋友都没有来得及赶来。站在家门前,再一次回头看时,我看到了妈妈眼中薄薄的泪光,而我同父异母的姐姐,站在父亲的身旁,眼中带着羡慕。这样的结果,她大概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吧。

    接下来就是酒店的婚宴,会堂的布置同样是讲究而华丽,背景是一个心形的两边分别写着我跟他的名字——谢宁枫,江雨欣,看着是简单,却同样透着奢华的味道。

    婚礼的仪式却很简单,没有别人结婚时欢快气氛里的游戏环节,直接就到了交换戒指,接着就是礼成。也没有交杯酒,甚至全程他都没有亲吻我一下。这是真的所谓的含蓄吗?

    但在交换戒指时,我很清楚地看到,他脸上带着一丝不屑,是的,这场婚姻,是我求来的,为了报复那个朝秦暮楚的男人,我求他娶我,跟我结婚,而他却是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了。

    后来的事情,我是记不大清楚了,只记得那天的宾客很多,敬酒时,我跟随在他的身边,也喝了不少,纵然我的酒量不错,最后也是晕乎乎的,我还记得,姐姐连着让我喝了三杯,我知道她不怀好意,但我没有退缩,而谢宁枫,就在我的身旁,一直冷冷地看着,没有说过一句话。

    至于是怎么回去的,后来我真的记不清了,那时宾客已经散去,他把我塞进了车子副驾驶的位置上,然后车子就飞驶而去。

    接着,我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阵地燥热,特别特别地难受,伸手处,摸到的是他冰冷的肌肤,让我忍不住地想去靠近,想抱住他,接着是车子急刹,车子停了下来,他很粗暴地推开了我,语气里带着几分厌恶:“安份点,我们马上就回家,江小姐不用这样的迫不及待。”

    我一个激灵看看四周,发现自己的车子正靠边停在马路边上,旁边是飞驰而过的车流,我的心中也是一阵阵地后怕,刚才是怎么呢。

    好不容易到了家,身上的燥热让我忍不住再次地抱住了宁枫的腰,这回,他没有拒绝,只是弯腰把我抱起,走进卧室,把我放在床上,接着我的婚纱被暴力地撕开了,据父亲说,那件花费十多万的婚纱,瞬间成了一缕缕的白丝带。上面的碎钻更是洒满了一地。

    接着,我看到他白皙的躯体,他分腿半跪在床上,把我压在了身下,那一刻,我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迎来少女到少妇的转变,我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已经是一片的空白,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后悔的一天,但此刻,我已经没有了退路,该死的姐姐,居然在我的酒里下了药。

    我的安静,谢宁枫并不满意,他没有轻易地放过我的意思,低沉的声音响起:“看着我,叫我的名字!”

    我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张轮廓分明,五官都安放得恰到好处,美得让我迷恋一生的脸,我神志已经不是很清晰了,嘴里只是含糊地喊着:“宁枫,宁枫,我热……”

    接着谢宁枫压在我的身上,我的全身如触电一般,眼睛里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让我忍不叫尖叫了一声:“哎哟,痛……”我知道变成女人会痛,只是还是没有想到,会如此的强烈。

    他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反而是更加地用力,同时俯下身来,亲吻着我那如雪的肌肤,酥麻的感觉再次传遍我的全身,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剩下的只有他的名字,谢宁枫,谢宁枫,那个我从十七岁开始,就迷恋仰慕的男生,今天我终于成为了他的新娘,最后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了一起,这就是我的洞房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