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天降尤物

    更新时间:2017-07-22 11:09:19本章字数:3375字

    沈先生,请问是什么让您开始对于研究古物产生了兴趣?”“沈先生,据传您与一性感美女共同出入酒店,请问是否属实?”“沈先生,还是一名大二学生的您是如何创造出了如今的成就?”“沈先生…”“沈先生,请问…”

    揉了揉发痛的眉心,沈浩轩又一次开始后悔听了老爷子的话来召开这次新闻发布会。不过是投资一个考古事业,何必如此大动干戈。听着这些记者问的一些不知作何解答的问题,他只好装聋作哑,以身体不适为由逃离了发布会现场,至于那些记者会如何写,自然不是他关心的事了。

    脱掉一身繁琐的西装衬衫,换上简单舒适的休闲装,沈浩轩得意的看着镜子里俊逸的自己,暗自得意的念叨着:“好久没回学校了,也不知道下届有没有极品的学妹,真是期待啊。天天忙着公司这点破事都要累死我了。”对着镜子整理完毕,沈浩轩拎着书包向外走去。呼吸着名叫自由的空气,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双臂,“啊,空气多么清新,阳光多么温暖,这才是属于我的世界啊!”

    “哦呵呵,小乖乖,你以为能逃得掉我的手么,哦呵呵……”沈浩轩沉默的听着来电铃声,沉默的拿出手机,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想把手机扔了。“老爷子想玩死我吧,这要是大庭广众的被别人听到这来电铃声不得笑话死我。该死,谁啊这个时候打扰我即将回学校的好心情。”

    “有事快说,没事我挂了。”看都不看来电显示,沈浩轩接了电话就不耐的说道。

    “呵呵,不错,敢跟老头子我这么说话了,长大了啊。”苍老却不失威严的声音自电话那头传来,沈浩轩浑身一颤,瞬间垮下脸来。

    “爷爷,你让我熟悉公司的事我也熟悉了,你让我投资考古我也投了,你让我开新闻发布会我也开了,现在好不容易轮到我休息可以回学校看看了,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又有什么事啊!”沈浩轩“悲愤”的控诉着自己的不满。“啊还有,你把我手机铃声给换成了什么鬼,别人听到会笑死我的!”

    “哈哈,浩轩呐,手机铃声什么的都不重要,你这新闻发布会开的,记者的问题你都不理会也就罢了,还开到一半就跑了。像什么话。还有那什么美女出入酒店的事是怎么回事,给我解释清楚,谁知道那些记者会不会乱写一通对公司造成负面影响。”

    “这不知道爷爷您能摆平嘛,不然我哪敢啊。酒店那事还不是瑶瑶那死丫头前天回国,我去接她送她去了酒店,谁知道会被记者抓个正着。”沈浩轩略带无奈的说道。言语中却不乏深深的宠溺。

    “瑶瑶啊,好久没见她了。对了,差点忘了正事,那只考古队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让你过去看看。应该有些好东西,你先别回学校了,去看看。”

    “奥知道了。”沈浩轩皱了皱眉,心想美好的校园时光和泡妞计划又泡汤了,不由有些愤愤,暗想如果没看到什么值得我放弃校园时光的好东西看我怎么发飙。不过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在老爷子面前发飙就是了。

    “小心点儿,轻点儿放,哎哎哎你小子别那么毛躁,摔坏了文物你赔得起么。哎,轻点儿轻点儿,放台子上,把陈教授叫来,就说出土了件大家伙。”孟查看着眼前长约两米宽厚均有一米左右的巨大棺木,心想这里面如果葬的是人得是多大个啊。不过好歹他也是个在古物里浸淫数年的元老,竟然看不透这棺木的朝代。有点意思。此时一位满头华发戴着一副宽直眼镜的瘦小老人走到了这里,一缕精光自眼镜后射出,直指棺木。

    一见这人,孟查赶紧迎了上去,“陈教授,这就是今天出土的文物,还没开棺,不过看这个头,想必里面的东西也绝非凡物。只是恕我眼拙,竟然没看出这棺木是哪个朝代的。”

    陈教授摇了摇头,“这棺木连我也无法看出年代,不过应该很久远了。我估测应该是春秋战国之前,只是这棺木上的图案,有些意思。”

    孟查一听,自己竟然没发现棺木上的图案,拍了拍头暗道糊涂。定睛看去,只见棺木上满是一身黑衣的怪物,像人,感觉又不是人,眼睛是一道缝,耳朵横在脑袋两侧微微竖起,眼睛以下像是戴了口罩般什么也看不到,手指奇长。而且所有怪物都保持着向中间的怪物朝拜的姿态。中间的怪物看起来较高大,身穿黑蓝色铠甲,他怀里似乎抱着个婴孩,用深红色的被子裹着。画面看起来十分诡异,画面的斜上方似乎是太阳,却一半是黑的一半是红的。太阳旁边,是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看起来像凤凰被太阳给拴住了,而站在身穿铠甲的怪物的角度,他的目光正是对准着远处的凤凰。孟查越看越觉得自己身体里涌现出了一股奇怪的念头,而且越来越强烈,他看着那些画面感觉画上的怪物仿佛要活了一般。他的大脑一阵恍惚,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

    “孟叔,陈爷爷,你们在这儿啊,找你们好半天了。”沈浩轩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打量着面前的硕大棺木,感叹道“好大个棺材,里面能装多少人啊!这就是爷爷说的好东西吗”

    孟查一愣,仿佛一盆冷水当头泼下般瞬间惊醒,竟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来到了棺木前,一只手已经搭在了棺木上。孟查惊出了一身冷汗。转头一看,沈浩轩已经在跟陈教授攀谈了。拍了拍脸,打起精神走上前,微笑着道“浩轩来了啊,老爷子身体近来可好?”

    “爷爷身体很好,孟叔什么时候有空随时欢迎来家里做客。陈爷爷也是。爷爷在家还天天念叨你们怎么不去看他。”沈浩轩笑着道。

    “哈哈,那个老杂毛,看到我跟见着杀父仇人似的还能盼着我去?他可怕我把那些宝贝古董都给搜刮走了哦。”陈教授一想起某人护着古董那劲就想笑,然而晚辈还在他也不能太不靠谱,转过身看向棺木肃声道,“准备开馆!浩轩你一边看着去。”

    “是!”坐在地上休息的工人们齐声应道。

    工人们架好梯子准备好工具开始开馆,沈浩轩第一次看这种事显得很有兴致。随着众人的努力,棺木的盖子开始缓缓移动,终于全部被彻底打开,盖子卸下的第一时间众人就赶紧看向棺木里有何奇物,然而所有人都仿佛受了什么刺激般鸦雀无声。沈浩轩一愣,赶紧登上架子看向棺木,这一眼他只觉得脑袋上有一个小天使拿着小锤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又一下。不是棺木里有什么奇幻的东西外作祟,完全是心理上的感觉。只见犹如一个巨大坑洞的棺木底部,一轴画卷静静躺在里面,画卷是展开的,什么画都没有只有一张白纸。旁边是一支刻着密密麻麻奇怪纹路的毛笔……

    “哎,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那么大个的棺木里就放了个这玩意?怎么看都是一张大一点的白纸啊。”沈浩轩自考古现场带回来空白的画卷和毛笔,而棺木就由他们处理了。研究了好久也没发现有什么名堂。他也不敢像!小说主人公那样拿盆水浇上去或者用火烤,天知道会不会弄坏掉。“哎,真是看不出有什么心意,倒是这笔,这么硬,跟针似的,怎么写的了字。”沈浩轩把玩着笔,看着纸,一时出神。

    “啊好痛!”沈浩轩一个不注意竟被笔扎出了个洞,虽然不大,可是很深,外面的管家阿姨听到沈浩轩的声音赶紧跑进来,看着他流血的手,吓了一跳

    “少爷这是怎么了?快起来跟我去客厅我找药给你包扎一下,虽然伤口不大但是还是要好好处理才行万一感染就不好了。”管家阿姨急声道。

    沈浩轩心里一暖,“我没事的王姨,不小心被笔扎了一下,不要紧的。”说罢随着管家阿姨去了客厅。没人注意到桌子上的笔竟然自己移动了一下把桌子上的血液吸走了。吸了血的笔仿佛有了活力,竟然自己飞了起来在挂着的那张白纸上肆意描画着,不一会儿一副精美的图画缓缓成型。画完最后一笔,毛笔又安静的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过。

    “这笔真够猛的,一支毛笔都能把手扎破。”一边抱怨一边回到了房间,发现桌子上的血迹没了想来是仆人擦的。抬头看向那卷白纸,呆了。那张白纸上出现了一个银发紫眸,飘然欲仙的绝世美人。上身雪白紧身小衫堪堪及腰,下身长裙长至脚踝,裙摆仿若凤凰的尾羽三簇分叉交错。白皙的玉脚也挑不出丁点瑕疵完美的宛若上帝最珍爱的艺术品。沈浩轩感觉所有用来形容美的词都能用在她身上。尤其是那双晶莹剔透的紫色双眸,里面仿佛盛满了整个星空。她简直是天生的尤物。她美的妖艳,却偏偏还有一股圣洁的味道。用林夕那货的话来说,这妹子就是极品中的极品!沈浩轩呆呆的看着画里美的让人窒息的人儿,突然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她是哪儿来的?画卷带回来的时候明明什么也没有,白纸一张,怎么出去一趟就这样了?太诡异了…沈浩轩打算给他爷爷打个电话告诉他一声这件奇事,刚转过身,拿出手机,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话,身体刹时一僵。他记得后面只有那幅画……

    “请问…我可以住在这里吗?”轻灵动听,又自带一缕若有若无的妩媚的悦耳声音自身后传来,单听这声音就能知道声音的主人是何等的倾城角色。然而这声音出现的时间地点都不太对劲。沈浩轩僵硬的转过身,看着眼前银发紫眸美丽的如画中仙般的绝世尤物,以及她身后挂着的洁白画卷,不出意外的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