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从此陌路

    更新时间:2017-08-26 20:11:18本章字数:3487字

    沈浩轩呆呆地看着只剩下个脑袋的林瑶瑶,觉得自己的大脑也生疼。满地的碎肉和鲜血使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地还在颤,风还在摇,自然之力依然在愤怒地咆哮,追逐着敢于挑衅它威严的冥界中人。林瑶瑶的眼睛还没有闭上,瞪的老大,眼球凸出开始溢血。沈浩轩总觉得这双眼睛在看着他,在哭诉他为什么没有救她。他伸出手合上林瑶瑶的眼睛,用手挖了个坑把林瑶瑶的头埋进了土里。

    林夕想说什么,却没有勇气上前。他相信幽蓝逸雪的话,便知道林瑶瑶真的是有过罪过。然而林瑶瑶毕竟是他的亲妹妹,于情于理他也应该站在她那边。可是他没有,那么他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说出替林瑶瑶收尸的话呢。他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沈浩轩挖土的手不住地流血。看了一会儿,他转身离开。从此这个世界上他少了个妹妹,也少了个好兄弟。

    沈傲也没有出声打扰沈浩轩,实际上林瑶瑶的死对他的打击也很大。不只是因为他很喜欢林瑶瑶,更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残忍的死法。他不禁对冥界更加厌恶。然而此时他更关心的是南湖居士的伤势。南湖居士之前被冷冽红影联手所伤,后来又被红影最后的攻击伤到了肺腑,严重至极。他表情沉重地看着南湖居士,没有说话。

    南湖居士看懂了沈傲的表情,释然一笑,把沈浩轩也叫到了跟前,然后对沈傲道:“老伙计,有些事是不是该跟我们交代下,比如什么冥界的大长老的事。”

    沈傲沉默。他知道南湖居士的身体状况如何,也知道此时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欲言又止地抬起头,却看到了南湖居士鼓励的目光以及沈浩轩疑惑和好奇的目光。沈傲心一横,开始说道:“正如冥界的妖物所言,我曾是冥界的大长老。我掌管着冥界通往各个世界的入口。有一年,许久不见人影的冥王带回了两个孩子,跟我们讲女孩是他的亲生女儿,男孩是他收养的义子,让我们好生关照。”

    沈浩轩饶有兴致地听着,这可是冥界的秘闻。他没想到他的爷爷竟然也是如此深藏不露的人物。只是虽然他厌恶冥界,却没有把这种情感带到沈傲身上。毕竟沈傲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别说沈傲是什么冥界长老,就算是什么十恶不赦的魔头也是他最敬爱的爷爷。此时沈浩轩努力地把全部心神都放在沈傲所讲的故事上,刻意地试图忘记之前发生的事,忘记他最爱的女人残忍杀死他最疼爱的妹妹的事,忘记自己的好兄弟为了一个女人而陷害自己的亲妹妹的事。他没有发觉南湖居士的异样,在他眼里他的老师可是无所不能的,怎么会因为这样一次袭击而有什么危险。事实也本该如此。南湖居士身为地球至强者,不说拥有传说中的金刚不坏之身,也应该是能够避免大多数能威胁到他性命的攻击。奈何红影那一击已经到了凝火成型的绝妙境界。被赋予了灵性的火焰又怎是那些普通攻击可以比拟的?所以南湖居士的命运可想而知。但这些沈浩轩全然不知。他依然沉浸在自己的爱恨纠葛之中难以自拔。

    沈傲继续讲述道:“当我第一眼见到那个男孩时,就产生了难以抑制的亲近感,于是我总是教导他,帮助他,而他也跟我越来越亲近。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渐渐长大,我发现他竟然越发地像我的一个熟人。我很惊慌,因为那个熟人本不该有血脉遗存,然而通过与他的交谈以及对他身体的观察,我越发肯定他是我熟人的血脉。而我也越发照顾他。他也越来越信任我,对我知无不言。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大长老,什么是喜欢?’我说,喜欢就是无时无刻不想跟她在一起,有什么开心的事都想第一时间于她分享,你可以为了她付出一切代价即便是生命。你想要保护她,守着她一辈子。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不该告诉她。”说罢,沈傲眼中流露着深深的后悔的情绪。

    沈浩轩知道重头戏就要来了,越发地聚精会神。然而潜意识里竟然出现了恐慌的情绪。

    “听到那孩子问这话,我便已经意识到他肯定是恋爱了。然而我万万没想到,他喜欢的人竟然是幽蓝逸雪,冥王的亲生女儿,他名义上的亲妹妹。我开始觉得荒唐,可是他一次次地证明给我看,他的心有多真。而这越发是我不能容忍的事。他跟我说幽蓝逸雪对他也有心意,他们是两情相悦的,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说着沈傲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仿佛回到了那天被那个看着长大的孩子问那个他永远也无法回答的问题那天。“那是我第一次打他。我狠狠地打了他一顿,告诉他这件事永远不要再提起,别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那是你的亲妹妹!被我打过以后他越发的沉默了,不再与我亲近,却也真的如我所说不再提起喜欢幽蓝逸雪的事。我很烦恼,也很开心。烦恼的是我打了他他开始怕我,躲着我。开心的是我以为打了他一顿他终于开窍了。然而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

    “冥王有一日突然召开了紧急会议…”

    “老伙计,你就长话断说吧,我们只想知道你的故事,对冥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兴趣。”南湖居士不耐烦地打断道。沈傲什么话也没说点了点头。他知道南湖居士不是真的不耐烦,而是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冥王要在幽蓝逸雪和男孩,也就是幽蓝逸轩之间选出未来的王位的继承者。而两个人各有许多支持者。后来幽蓝逸轩为了不让我幽蓝逸雪为难,来求我让我带他离开冥界,随便去哪里都好。我带他来了地球。作为代价他失去了记忆。我则失去了一半的魔力。而这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幽蓝逸轩没事比一切都重要。他是我熟人的孩子,那个熟人其实就是我唯一的儿子。而幽蓝逸轩,就是我的孙儿。我本名凌傲,为了避过冥界的探查改名沈傲,而我的孙儿也就是浩轩你,本名为凌逸轩。也就是幽蓝逸轩。”

    沈浩轩整个人都有点懵。他还没有缓过劲来。怎么说着说着自己的爷爷就成了冥界的大长老?这也就算了,怎么自己就成了冥界逃到地球来的王子幽蓝逸轩?那他岂不是成了幽蓝逸雪心心念念的轩哥哥?开什么玩笑?沈浩轩想笑着告诉他的爷爷这个故事一点也不好笑。可是他没有笑出来,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湿湿滑滑的,伸手一模,是一滴眼泪。这滴泪又是为何而流的呢?

    南湖居士欣慰地闭上了眼睛,喃喃道:“原来我的徒弟这么有来头。难怪我一眼就看中了他。要是被冥王知道他曾经的义子如今成为了地球的守护者,岂不是会气死。可惜我看不到那一天了啊。”说罢,他叹了口气。睁开已经有些浑浊的双眼,看着沈浩轩道:“别在乎你的身世来历,你只需要知道你现在是地球人,你身上肩负着守护整个地球的使命。能教给你的我都已经教给你了,还有什么不懂的就去请教你的师叔们。别怪你爷爷瞒着你这么多年,他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最后,浩轩呐,不管你是谁,地球的命运我就交到你手上了,千万别让我失望……”南湖居士仿佛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这些话。说完,他再次闭上了眼睛。而这次闭上眼睛后便再也无法睁开。

    沈浩轩本来就处于懵逼状态还没有走出来,听了这番犹如遗嘱的话突然觉得浑身一颤,仿佛有一盆冷水当头浇下。他僵硬着身体转过身,看到南湖居士安详的遗容,眼泪再次不争气的落下。“老师?你醒醒啊!就这么把地球交给我算怎么回事!我他妈还什么都不会啊!老师您醒醒啊…我保证你骂我我再也不顶嘴,再也不因为任性威胁你什么事,再也不违抗你的命令…不听你的话了。不论我是谁,我都是您唯一的徒弟啊…您就这么不要我了吗…”沈浩轩痛哭着,拼命摇晃着南湖居士的身躯,然而南湖居士始终没有任何反应。沈浩轩不相信南湖居士那么强大的人居然也会有离开的一天,他拼命地摇着,希望他的老师能睁开眼睛骂他一句:“没死也被你摇死了”他放了疯似地不停地摇着,眼睛通红,憔悴的不似人样。

    沈傲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道:“别这样,孩子,让他安心地去吧。你要做的是完成他的遗愿,守护好这个地球。”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老师这么强大的人居然会死…他到底受了怎样的伤?!为什么没人告诉我?为什么啊!”沈浩轩的情绪接近崩溃,不停地哭喊着发泄着内心深处极致的痛苦。南湖居士对他真的是竭尽所能的倾囊相授。即便有的时候会骂沈浩轩,但是在沈浩轩心中,南湖居士依然是除了爷爷以外最重要的亲人。如今他那么重要的亲人离世,他所有的冷酷所有的平静全部崩塌,化为了无尽的痛苦。

    “他之前本就受了不轻的伤,后来为了拦住他们而被红影偷袭,伤势全面爆发,只是表面上看不出来罢了。他一直强撑着听完故事,只是因为不想不明不白地死去。傻孩子,不要难过了,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沈浩轩听完,沉默地擦干眼泪,开口道:“爷爷,您说的是真的吗?”

    “你指的是?”

    “我是幽蓝逸轩的事。”

    “是的,孩子,你就是幽蓝逸雪苦苦寻找的幽蓝逸轩,她的哥哥。”

    沈浩轩笑了起来,这笑容比起之前的眼泪更让人触目惊心。“没想到,我居然就是你找了那么久的哥哥。可惜我早就记不得曾经的事了。在地球我也对你动了心,可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伤我。你当着我的面杀了瑶瑶,杀了我最敬爱的师傅,你还指望我能够原谅你么。幽蓝逸雪,时间上再也没有幽蓝逸轩了,只有沈浩轩。下次见面,形同陌路是最好的结局。如果可能,我会杀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