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之子于归

    更新时间:2017-08-27 14:50:31本章字数:3176字

    飞驰的一辆跑车内,冷冽看着幽蓝逸雪背后的伤口,表情越发凝重。虽然并不是被道法所伤,但是那西瓜刀毕竟很锋利,致使伤口颇深,并不致命,却能让人痛苦。宫沐辰动手把刀拔了出来,幽蓝逸雪眉头紧蹙,那样的疼痛即便是她也难以完全忽视。冷冽紧紧握住双拳,恨不得那把刀是插在他的身上。宫沐辰也不忍地别过头,疼在她身,也痛在他心。

    幽蓝逸雪的脸色愈加苍白,宫沐辰开始给她包扎伤口,幽蓝逸雪虚弱地一笑,淡然道:“别担心我了,我可是冥界的人,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伤就怎么样。过不了就会好了。疤都不会留下。”

    “可是现在还是会疼。”冷冽冷声道。那个女人连番陷害幽蓝逸雪,早就触发了他的底线。而如今林瑶瑶已死,冷冽的愤怒便转移到了沈浩轩身上。在他看来如果不是沈浩轩为了一己私利硬要留下幽蓝逸雪,幽蓝逸雪就不会发生这一系列的事,也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他本不想在乎那个低贱的人,可是他却已经成长为地球的守护者,南湖居士的传人,自然之力未来的掌控者,这些身份都足以对冥界造成威胁。沈浩轩,已经被冷冽列入了必杀的名单中。

    “我们现在应该想的是怎么离开地球回到冥界。如今自然之力已经彻底愤怒,始终追随着我们,如果不赶紧离开搞不好真的会被留下。不早点回去也对雪儿的伤势不利。”驾驶车的红影淡淡地道,而他所说的问题也是几人必须立刻解决的。

    “放心吧,父王会感受到我的想法,他会来接我们的。”幽蓝逸雪道,额角的冷汗止不住地顺着脸往下流。那个伤口带给她的痛苦远非表面上看到的那样。

    红影撇了她一眼,不再说话。专心地开着车。他当然知道冥王会来接他们。

    “雪儿你怎么样,还疼吗?脸色怎么这么差?”宫沐辰紧张地问。他看到了幽蓝逸雪的冷汗,看到了幽蓝逸雪蹙起的眉头,他知道幽蓝逸雪绝不似表面这般轻松,没有人性知道她在承受着怎样的痛苦。说来也是巧合,在那种情况下林瑶瑶怎么能随手捡到一把那么长的西瓜刀。那是南湖居士趁乱扔给她的。只顾着打架的众人居然全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如此一来那把藏有南湖居士一缕暗劲的西瓜刀便被林瑶瑶送进了幽蓝逸雪的身体,而那缕暗劲也随之进入,在幽蓝逸雪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着。如果再给南湖居士一点时间,他本可以引爆暗劲,那样幽蓝逸雪必死无疑。然而却阴差阳错的被愤怒的红影一击至死。红影也在火焰里留了暗劲,更是一触即发。冤冤相报,谁能想到这一切竟是如此的巧合。

    南湖居士死了,但是幽蓝逸雪没死。但是幽蓝逸雪被南湖居士留下的暗劲所折磨着,也仿若生不如死。

    沙华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的花海。她很庆幸自己没有在那场战争结束后立刻离开那里,结果被她听到了这么个天大的秘密。沈浩轩就是幽蓝逸轩?幽蓝逸雪苦苦寻找甚至动了情的哥哥?沈傲又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冥界长老?这个世界怎么了,她突然觉得有点懵。但是似乎事实的确如此。她不得不在头脑中开始重新拟定一份计划。幽蓝逸雪对幽蓝逸轩的感情非同小可,然而如今没有恢复记忆却知道了自己身份的幽蓝逸轩对幽蓝逸雪起了杀心,这就很尴尬了。如果幽蓝逸轩以自己为由逼死幽蓝逸雪,估计她眉头都不会皱一下。沙华越发的烦恼,总觉得事情偏离了轨道。

    “哎,地球这么大,却再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林瑶瑶死了,南湖居士死了,沈浩轩估计见都不想见到我。是时候回去了呢。可是为什么还有点舍不得呢。”林夕一个人站在大街上,自言自语道。他在这个世界上早已了无牵挂,按理说并不该再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他却依然感觉到了不舍。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沈浩轩抱着南湖居士的遗体缓缓走来,沈傲拄着拐杖跟在他们身后。沈浩轩看到了林夕,林夕也看着沈浩轩,两人都没有说话。沈傲叹了口气,打了辆车,把南湖居士放在车里,对沈浩轩道:“我先回去了,这老家伙可不能在外面呆太久了。你的事自己看着处理,早点回来就是…”

    沈浩轩沉默地点头。在心里说了句谢谢,然后继续与林夕对视。

    “怎么,你多了个身份就不认识我了?还是看我妹妹死了想从我的身上找到她的影子?话说你应该不喜欢我妹妹吧。你喜欢的也是幽蓝逸雪呢。”林夕率先开口打破了平静,然而说出的话却充满了火药味。

    沈浩轩目光如炬地看着他道:“你也知道那是你亲妹妹,你为什么要害她?她从小就很乖巧懂事,你为什么要说她设计陷害幽蓝逸雪?你为什么不拦着他们带走瑶瑶?”

    林夕一听,冷哼一声道:“正因为她是我亲妹妹我才更不想包庇她。我和雪儿一起听到瑶瑶喝多酒亲口承认地自己找人想要强奸雪儿。雪儿没有立刻杀了瑶瑶已经算脾气好的了。雪儿是什么人?她是冥界的公主。她想杀一个人还需要等那么久?可是她没有!看在你的面子上,她本不想杀瑶瑶,可是瑶瑶却在背后用那么长的西瓜刀捅了雪儿。想想看,你被那把刀捅了是什么滋味。”

    沈浩轩沉默了。即便他并不愿意相信是林瑶瑶做的那种事,可是他发现自己真的找不出任何话来反驳林夕。他到那里时幽蓝逸雪已经控制了林瑶瑶,如果幽蓝逸雪想杀林瑶瑶,她早就已经死了千百次了。真的是因为他吗?而且幽蓝逸雪受伤他也看见了,那把刀的确很长,捅向他,估计会死人的吧。沈浩轩觉得自己的思想有些动摇,猛的一惊,他竟然要开始原谅幽蓝逸雪了。虽然那本来就未必是幽蓝逸雪的错。

    “就算这件事是瑶瑶的错,可是她已经死了。所有的仇怨也该抵消了。可是我老师又有什么错凭什么要害死我的老师?”沈浩轩大吼道。南湖居士的死是他心中最深的痛。他自动把南湖居士的死归咎在了幽蓝逸雪身上。却未曾想过已经受伤的幽蓝逸雪怎么有能力发动那样的攻击一击杀死南湖居士。

    林夕有些怜悯有些同情地看着沈浩轩不再说话。他他心中的执念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林夕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无法改变沈浩轩心中的想法,便也不再多说。转过身,继续向远方走去。

    “你要去哪儿?”沈浩轩一把拉住林夕的胳膊,问道。

    “去我想去的地方。这里已经没有值得我留下来的东西了。我留着也没有任何意义。我打算出去看看风景,旅旅游,见见山川大河,顺便多结识一些美女。”林夕笑着道。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以及一丝释然。

    “什么叫没有留下来的意义了?你还有我啊!你不要你的好兄弟了吗?你个混小子。我知道瑶瑶的死对你的打击也很大,我不该指责你的。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兄弟,留下来吧,好吗?雪儿走了,瑶瑶走了,老师也走了,我身边只有爷爷和你了。现在你也要离我而去吗?”

    沈浩轩看着林夕道。表情分外真挚。

    林夕表情复杂地笑了笑,不再多言,转身离开。

    沈浩轩一个人在那儿呆愣了良久,回过神发现林夕已经走出去很远了。他冲着林夕大吼道:“你个臭小子!就这么不要我了!什么时候想我了记得回来啊!我一直在这儿!估计这辈子也离不开了…”

    林夕没有回头,只是潇洒地摆了摆手示意知道了。唇角掀起一丝真正意义上的笑容,林夕心里想到:“也许自己等的就是这个吧。原来友谊是件这么棒的东西。可惜了,我只能短短暂地拥有。”

    孟查把手头的工作处理完,想了想,又把办公室仔细地打扫了一遍。随手把沈傲最喜欢的咖啡码好整齐地摆在桌面上,然后又把文件夹分开类摊开在桌子上方便查阅。再一次仔细地看了一遍这个他待了许多天的办公室,不禁感慨万分。这次离开,估计再也没有机会回来这个办公室了。打电话叫来了沈傲的助理,开始交代一些琐碎的事:

    “沈懂事长喝的咖啡只放奶不放糖”

    “沈懂事长习惯用0.5毫米的黑色签字笔,你记得多给他准备些。”

    “沈懂事长发脾气的时候喜欢乱扔东西,记得在桌子上摆些不易碎不会伤到人的小物件,只要不是太特殊他就不会在意。”

    “沈懂事长总是喜欢逞强,每天都忙很久,记得按时提醒他休息吃药。他年纪大了,可不像年轻人那样可以随便熬夜。”

    “沈懂事长如果骂你的话不要在意,他可能只是恨铁不成钢,他没有恶意的。”

    助理耐心地听着孟查讲述的每一条,然后记录在本子上,随口问道:“孟总您这么了解懂事长,又时常陪在他身边照顾他,为什么还要告诉我这些呢。”

    孟查笑着道:“因为我也总有离开的一天啊。”

    “啊?孟总您要离开?去哪儿啊?”

    “去…一个很遥远的地方。”

    “什么时候回来呢?”

    “回不来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