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活人祭祀

    更新时间:2017-08-30 18:10:41本章字数:3373字

    沙华在花海中傻傻地坐着,感觉已经发呆了好久,就要与这个自然融为一体的感觉。她也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但是即便她有些小手段也绝对无法从冥王的手中拯救这个地球。虽然地球有自然之力的守护,可是沙华还是很担心。她总觉得将有大事发生。可是她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祈祷沈浩轩有能力抵挡这次灾难,可是如果沈浩轩真的赢了,那岂不是意味着幽蓝逸雪会有危险?这两件事都不是她乐意见到的,可是她又能如何。

    “嗷呜”小白感受到了沙华的烦恼,跑过来舔了舔她的手,似在传达某种力量。沙华摸了摸它的头,茫然地问道:“小白,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做才能既保住地球又能保住你的主人呢?”

    “嗷呜~?”小白歪着脑袋叫道表示不解。沙华摇了摇头自嘲地想道自己真是疯了小白虽有灵性也不过是一只动物罢了,它如何能回答自己的问题。

    “沈浩轩,地球的命运就掌握在你手中了,希望你能赢吧。你如果是幽蓝逸轩,想必不会伤害幽蓝逸雪吧,可是他好像没有恢复那段记忆,而且幽蓝逸雪杀了沈浩轩视为妹妹的林瑶瑶,南湖居士也算是间接被幽蓝逸雪杀死,这份仇估计沈浩轩一定会报复的。唉,真麻烦,看来我得找时间去找沈浩轩一趟了。冥界的那些家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到来,我也得提前做好准备了。”沙华喃喃自语道,旋即开始四处翻找着一些东西。

    “冥王大人,雪儿什么时候能醒来。”这已经是冷冽第十二次来到殿前询问冥王,冥王被问得都有些不耐烦。然而本该是千篇一律的回答却在今天发生了改变。

    “如果不出意外,今晚的月圆之夜,雪儿就会醒了。”冥王回答道。心中也隐隐有些兴奋。终于要醒了,天知道他有多盼着这天。甚至比冷冽还要期待着幽蓝逸雪早日苏醒。那种兴奋的情绪俨然超过了一位父亲担心女儿的程度。

    “太好了,晚上我会早点来的,雪儿终于要醒了。冥王大人,我先回去了,晚上我会来看雪儿。”冷冽激动地道,然后转身离开。

    冥王双眼微眯,有些不悦又有些警惕。冷冽对幽蓝逸雪的执着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他曾经打着把幽蓝逸雪许配给冷冽的旗号让冷冽费尽心思地去寻找幽蓝逸雪,然而如今幽蓝逸雪已经被找到,他当然不会再遵守之前的承诺。可是看着冷冽最近的表现越发觉得此人对幽蓝逸雪的爱意实在是强的可怕。冥王甚至多次萌生了想要把冷冽解决的念头。然而冷冽不但是幽冥军团的统帅,他的得力干将,又是红影点名要的人,那么他再怎么心痒也什么都做不了。不过幽蓝逸雪,他是绝对不会交给别人就是了。

    “幽蓝逸雪真的要醒了?”红影冷冷地问道。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

    冥王一愣,旋即温和地笑了笑,道:“是啊,她终于要醒了。盼了这么多年了。可是不容易。孩子,开心吗,我们的计划就要实现了。你也能得到你想要的,我也能得到我想要的,这才是最完美的结局啊!”

    “希望吧。我只希望别出什么岔子就好。沈浩轩成长速度极快,想必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完全掌控自然之力,到时候恐怕会很麻烦。”红影不为所动地淡然道。

    “不要紧,只要解决了自然之力的威胁,还用怕他一个小小的沈浩轩?没了自然之力,他连个屁都不是。随便派个人去都能把他拍死。蜉蝣而已,还妄图撼树?终归是个笑话罢了。而作为一个笑话他的下场也只是沦为笑柄罢了。”

    “说的也是。只要自然之力被解决,地球也没什么能阻拦我们的了。提前恭喜冥王大人了,即将得偿所愿。”

    冥王苦涩一笑,叹道:“你知道的,我最在乎的从来都只是…”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晚上我再来。”红影说罢便转身离开,没有给冥王继续说话的机会。他当然知道冥王接下来想说什么,可是他真的已经听够了类似的话。

    宫沐辰手里握着酒杯,看着冥界上空犹如一层梦幻的迷雾般的天空,饮下一口酒。酒刚入喉,宫沐辰就皱起了眉,心想这酒果然不能跟地球上的比,差的太远了。只是,他恐怕再也喝不到地球的美酒了。无声一叹,把杯中酒全部洒在地上,似在敬酒,只不过敬的不是人,而是地球。

    “今晚之后,地球只怕再难太平。冥王大人筹备了那么久,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把地球掌控。他绝对不会允许出现任何变数,最大的阻碍也将被解决,地球,还能剩下什么呢。这场浩劫只怕地球再难避免。存在了几十亿年,换了那么多主人,也是该给我们冥族一个机会了不是。只是可惜,没了人类,谁还能酿出那样美味的酒呢。”

    沈浩轩赤着上身在一个火红的铜炉里,铜炉上雕刻着许多复杂的纹路,让人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铜炉在一个瀑布下,瀑布击打在铜炉上,仿佛击打在沈浩轩身上。偏偏铜炉里还冰冷至极,沈浩轩只能靠自己的体内的元气来强行控制温度。不知过了多久,沈浩轩深吸口气,一拳击打在铜炉壁上。

    嗡嗡嗡——铜炉传出嗡响,传向四面八方。然后四面皆有一条铁链,一起用力向外拉,把铜炉从瀑布下拉了出来。沈浩轩纵身跳出铜炉,深吸口气,恢复着几近透支的体力。随手套了件衣服,一转身看到了不住点头的二长老,连忙恭敬行礼。

    “二师叔,您来了。”

    “嗯,不错,进步速度很快,想必不久之后就能独当一面,然后控制自然之力了。”二长老轻抚胡须感叹道。他甚至有些被这修炼速度惊到了。然而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担心沈浩轩会因为一时的成绩而感到骄傲然后不专心修炼,不过目前看来他是担心多余了。沈浩轩不但有修行的天赋,而且心性十分稳定,绝不是那种会因为一时成绩而沾沾自喜然后不在努力的那类人。

    沈浩轩挠了挠头,在二长老面前他总有一种面对老师的感觉,那是一种既亲近又恭敬的感觉。既想要靠近又有些害怕,毕竟二长老是仅次于南湖居士的存在,如今南湖居士故去他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楼阁的一把手。只不过他一直坚持要把掌门之位交给沈浩轩,被沈浩轩以身有重任为由给搪塞了过去。实际上沈浩轩真的没想过当什么掌门。他只是想完成南湖居士的遗愿,把冥界给赶走,何况,他也不剩多少年寿命了。怎么能担任那么重要的职位呢。说起来他也是时候该找个继承人了。

    二长老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走吧,去吃饭。看你逐渐的这么辛苦,可得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修炼啊。哈哈。”

    “嗯,二师叔不说还好,一说我都听到肚子打鼓了。我们走吧!”沈浩轩道。

    “爷爷,你在干嘛呢,陪我玩一会儿嘛。”一身白衣的清纯少女嘟着嘴不悦地说道,看着身前忙碌的身影觉得委屈极了。

    “乖孙女,爷爷忙着呢,一会儿在陪你玩哈。乖哦。”老人头也不回地说道。

    “少女撇了撇嘴,不再说话。”少女是小鹿。老人正是九长老。

    “爷爷,你到底在看什么啊。”小鹿不满地道。

    “嘿嘿,我在看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活人祭祀,是一种十分邪恶阴毒的阵法,据说是数万年前某位大能研究出的一种唯一能够破坏自然之力的东西。”九长老笑着道。

    “哦?居然有种东西?可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又不想毁灭地球。万一冥界知道了这个方法,那我们岂不是都完了。”小鹿连忙道。

    “冥界早就知道了。这个阵法还是从他们那儿流传开的,只不过由于实施条件太为苛刻,一直没有意图侵略地球的势力成功地施展。”

    “呼,那还好,吓死我了,还以为地球要出大麻烦了呢。”小鹿拍了拍胸脯道。

    九长老意味深长地一笑,说道:“冥王一直想侵略甚至占领地球,所以他一直在计划着实施那个阵法。那个阵要求一名拥有极品血脉而且还要是拥有天地灵性的至阴至柔躯体的处子,甘愿奉献自己的生命来做阵眼,而且这个大阵还要在自然之力最脆弱的时候实施才有可能成功。”

    “的确够苛刻,极品血脉,天地灵性,至阴至柔,处子之身,世界上哪有能够同时满足这几点的人,而且即使有,谁又会甘愿奉献自己的生命呢。不过自然之力最近的确很脆弱就是了。”小鹿喃喃自语道。

    “说的是啊,南湖居士死了,自然之力也处在最脆弱的时候呢……”

    今日的冥王殿内特别的热闹。许多长老战士护法全部集聚一堂,等待着他们看着长大的公主幽蓝逸雪的苏醒,同时也是为了即将对地球展开的讨伐之战。冥王满目含笑地端着酒杯与众人说笑着,一点也没有大战将至的紧张感。

    红影百无聊赖地坐在那儿,偶尔扫一眼冷冽,看着他满脸的激动便扭过头看向别处。他对这样的聚会实在是厌烦至极。不过是幽蓝逸雪要苏醒,何必如此大张旗鼓地摆宴席庆祝。连他自己也没察觉到自己心里那隐隐的妒意。

    宫沐辰面无表情地灌着酒,心里想着幽蓝逸雪终于要醒了,可是为什么自己并不开心呢。想来是因为自己不想面对她吧。

    紫影也来到了这里。他呆呆地看着手中的酒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宫殿最里面的床上,微风浮动,沉睡了不知多久的幽蓝逸雪缓缓睁开了眼睛,露出了那双美丽不染纤尘的紫色双眸。她眨了眨眼,觉得有些酸涩,头有些晕,有一点不清楚自己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