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智胜野女

    更新时间:2019-08-15 16:32:16本章字数:2382字

    丁乙和田蕊循声冲进山洞,被眼前一幕立即惊住:华大副全身是血,被绑缚在石柱上生死未卜,一群猴子手舞足蹈,吱呀叫唤,中间簇拥一位土著裸女,场景诡异,两人如同进了妖怪的洞府。

    洞中的猴子也被突然出现的丁乙和田蕊所惊吓,上蹿下跳,急忙躲让,手持匕首的裸女听到动静转过身来,她面上彩纹拧动,目光犀利,两颗虎牙特别狰狞,匕首上正滴着鲜血。田蕊一声惊叫,丁乙连忙用身体护住,慢慢向前,指着华大副,高声说道:“他是我们的朋友,你们不能这样对他,还给我们!”

    裸女虽然听不懂丁乙的话语,但从他的手势中似乎明白大概意思。她做出发怒的表情,口中嘘嘘尖叫,同时挥舞起手中匕首,显然是怀有敌意,拒绝丁乙跟田蕊靠近。

    丁乙示意田蕊停下脚步,一边迅速观察周围环境,一边做好格斗准备,因为不知道周围还有多少这样的土著人,在这陌生的山洞中万一遭遇群起攻击,危险至极。但是,丁乙观察几遍,周围只有紧张观看的猴子,未见到除裸女之外的任何土著人,光看环境似乎并无太大危险,只是华大副生死不知,必须马上救援。丁乙向前迈进一步,挥手示意裸女让开。

    裸女摆出咆哮凶样,但丁乙不为所惧,一股凌厉的气度步步直逼裸女,裸女见状似乎有些胆怯,往后连退几步,突然把左手食指放入口中吹出响亮急促的口哨。

    周围的猴子听到哨声,迅速捡起地上的碎小石块,丁乙情知不妙,看来猴子要开始攻击,便连忙拉着田蕊闪向旁边一座两人多高的大石墩。

    片刻间,洞中石块飞舞,向着丁乙和田蕊的位置投来,只听得石块砸在石墩上和石地上乒乓作响。丁乙护着田蕊躲到石墩后面,自己手臂和脚上也被击中几块,甚好力量不是太大。

    几次,丁乙只要从石墩后面一探头,裸女一吹口哨,便有石块飞来,看来一时半时还不能靠近华大副,但是华大副危在旦夕,必须马上解救。他灵机一动,跟田蕊低声商量:“看来这裸女是群猴的头,擒贼先擒王,不制服她,想安全解救华大副几乎是不可能。”丁乙跟田蕊说出了声东击西的计划,田蕊看着丁乙似乎有些担心,叮嘱说:“要小心呀!”

    “谢谢!”丁乙目光坚定,又关切地说,“你也要小心!”

    两人相视鼓励,分头行动。

    田蕊先从石墩后面探出身子跑出几步,见裸女一吹口哨,便连忙回撤,身后石块乱飞,她假装惨叫:“哎呦!”吸引裸女和猴群注意。

    与此同时,丁乙悄悄爬到石墩另一侧,一跃而下,直扑裸女。等到裸女发现,丁乙已到近前,她想招呼猴子投石攻击已经来不及了。她连忙挥动手中匕首向丁乙刺来,丁乙瞬间侧身闪过,同时伸左手抓住裸女刺来的右手手腕,往上一托,裸女门户大开,整个正面进入丁乙攻击范围,他迅速上步,右拳一招“黑虎掏心”打了过去。

    也就在出拳的瞬间,丁乙看到了裸女无限恐惧的表情,心中恻隐,此女毕竟不是生死敌人,若真全力击中她的胸部,非死也得重伤,他稍一犹豫,便出拳变掌减力,这一掌正好按到裸女坚挺而富有弹性的左乳之上。

    想必力量不是太大,裸女一声尖叫。丁乙这才发现手掌触及之处,柔软而轻微颤抖,感觉甚是不妥,连忙收回,夺下裸女的匕首,反架到她的脖颈上,有几只猴子想靠近,被丁乙踢起地上的碎石吓退。

    裸女惊恐万分,胸部不停地起伏,丁乙近距离面对赤裸的胴体,心中也觉羞臊,便站到侧面,抓住她的右手手腕,匕首稍微离开一些距离。他能感受到裸女的恐惧,群猴似乎也受到恐惧传感,围在四周上蹿下跳,抓耳挠腮,不敢靠近。

    田蕊也来到丁乙身旁,丁乙让她协助制住裸女一起向洞口走去。群猴也跟着退出山洞。

    丁乙并不想伤害裸女,便放开裸女,示意其可以离开。裸女似乎有些吃惊,惊恐地看了看两人,不敢相信就这么轻易让自己离开。她半信半疑地往后退了几步。丁乙看了看手中夺来的匕首,心想这是土著人的生活工具,缺少了会多有不便。他准备把匕首还给裸女,见她不敢上前拿取,便扔到裸女脚前,示意其拿走。裸女见状,不知如何是好,丁乙朝她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她疑惑地一边看着丁乙一边慢慢捡起匕首,见丁乙并无敌意,连忙一转身迅速跑开。

    丁乙和田蕊见裸女带着猴群已经跑进山林,连忙返回山洞解救华大副。

    华大副胸部的伤口还未凝固,解开绑绳时受到振动,鲜血复迸,昏迷中的华大副竟疼得哼哼叫嚷。丁乙连忙抱起华大副平放到旁边的石板上,脱下自己的上衣,遮住华大副腹部。田蕊也从附近找到华大副被撕裂的衣服。丁乙简单查看伤口,虽然被割掉了一块胸肌,但并不是致命伤害,只是流血较多,他急忙把华大副被撕裂的衣服扯成布条,先给华大副包扎止血。

    丁乙跟田蕊说:“必须尽快把华大副带回石屋,那里有卫生救急药物,要赶快处理伤口,如果感染了就会非常危险!”于是,田蕊协助丁乙把华大副抱出山洞,丁乙砍了几根树枝用绑绳做了个简易担架。把华大副放上担架后,丁乙为难地看了看田蕊,心想怎么担走呢,田蕊看出了丁乙的忧虑,连忙说:“我力气大着呢,我担前面!”。

    丁乙见别无他法,关心地说:“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如果累了我们可以休息。”

    回石屋的途中,丁乙一直担心田蕊的体能,但这丫头表现出了超乎一般人的毅力,途中都是丁乙怕她太累而提出休息,她实在不能坚持才肯停下,因为田蕊知道早一刻回到石屋,华大副就有多一份离开危险的希望。两人互相协作,上山下坡,互相鼓励,终于把华大副担回石屋。

    回到石屋后,丁乙赶紧帮华大副处理伤口,消毒上药包扎。华大副由于失血过多,依旧昏迷,直到晚些时候他终于苏醒过来,但身体极其虚弱,田蕊喂他水后,再次迷糊过去。

    第二天,田蕊正在照看华大副,只见他突然睁开眼睛,满眼红丝,猛地抓住田蕊的手,连声说道:“小敏,你来啦!爸爸对不起你!爸爸对不起你!”说完后,又闭上眼睛,似乎沉沉睡去。田蕊先是吓了一跳,接着感觉不对劲,一摸华大副的额头,异常烫手,显然是发高热了。她连忙叫来丁乙,丁乙看着华大副火热的躯体,除了用湿布擦洗,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田蕊望着一会儿含糊地喊叫“小敏”一会儿痛苦呻吟的华大副,心中酸楚。她无助地看看丁乙,见丁乙也是面露焦容,她忍不住流出了伤心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