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再遇野女

    更新时间:2019-08-15 16:33:18本章字数:2521字

    丁乙望着昏睡的华大副和悲痛的田蕊,心中伤感,他暗暗告诫:丁乙呀丁乙,你一定要坚强。他的思绪快速回转,记得在特种兵培训的第一天,教官说过“办法总比困难多!”,世界上有困难就一定有解决的办法,而要在最短的时间找到最正确办法的第一要素就是冷静。他稍稍平静了自己的情绪,安慰田蕊说:“别太难过,还有机会,一定会有办法的!”

    田蕊止住泪水,重燃信心,四目交替,互相安慰,是的,我们一定要努力。

    皓月当空,丁乙望月凝思,消炎最好的是抗生素,但是现在想要找出抗生素不亚于登上这轮明月。桑海苍田,唯明月古今不变,那古代人受伤呢,传说中有金疮药。对呀!丁乙茅塞顿开,自己专业学的西医,但也接触过一些中医,古人受外伤后靠敷草药救治,那现在是不是也能用草药帮助华大副消炎退热呢!

    思路一开,丁乙立即想到这岛上不是生活着食人族吗,想必有人生活的地方就会有医疗存在,他们狩猎等活动中难免会受伤,那一定会有治疗的方法——他突然记起,蔡教授的日记中好像提到当地卫生这一块,只是当时没仔细看。对,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灵丹妙药。

    田蕊听完丁乙的想法,连忙取出那本些许陈旧、部分字迹模糊的日记,两人凑着火光快速翻阅。

    果然,日记中有相关记载,仔细辨认还是看出了大概意思:即将成熟的圣果加上精灵草捣碎后敷于伤口会镇痛消炎,对恢复外伤有神奇疗效。丁乙和田蕊已经见过圣果,现在正是即将成熟的季节,取来并不是难事,但什么是精灵草呢?日记中只有寥寥几句介绍,说是生长于岛深处的悬崖峭壁上,而且是向阳的一面,一种两叶的小草,如蝴蝶的翅膀,白天呈红褐色与山石连成一色,吸收阳光,但夜间会发出晶亮的光泽,随风而动,如同精灵起舞。但蔡教授最后也记录着这样的话,因为他并不精通医学,并未做试验证明。

    丁乙跟田蕊商量,有办法总比坐以待毙好,不管效果如何,一定要采来尝试。田蕊同意后叮嘱丁乙一定要小心。丁乙也怕自己离开后,食人族或什么未知的动物来袭击,连夜对石屋进行防御加固,并在外面设置了一些机关障碍。

    清早,丁乙带上一些工具和食物与田蕊互道小心后,再入山林。

    田蕊一直看到丁乙的身影没入山林中,忍不住溢出泪水:亲爱的人呀!你一定要平安归来!田蕊突然明白自己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爱:爱一个人其实很简单,就是你希望他平安幸福,甚至是牺牲自己来换取他的幸福。

    丁乙穿过圣果树的时候特地停留仔细观察,基本上能看出成熟与未成熟的区别后,才继续前进,他知道现在最难的是要先找到精灵草,回来的时候可以采摘圣果。

    经过搏斗的山洞后,完全进入了茂密的原始深山老林,雨季后的草木正是欣欣向荣,稍不留神就会迷失方向。

    丁乙小心翼翼地前行,翻过一座大山头,前面开阔了许多,但是感觉杂早有拨弄过的痕迹,丁乙停下脚步冷静地观察四周,见远处的树梢似有颤动,便警惕地走了过去,又见枝头晃动,原来是有猴子跳跃。

    就在丁乙稍一放松的时刻,感觉脚下草里异样,他连忙想跃开,但还是晚了一步,一个绳套已经套住了他的右脚脚踝,旋即重心失去,被倒着吊了起来。

    丁乙心知不妙,迅速反应,拔出随身携带的昆西留下的锋利匕首护住要害,他知道如果这时射来羽箭、长矛之类很难躲闪,用匕首或许还能隔挡一下。

    幸好,预想中的攻击都没出现,倒着的视线了出现了晃动的身影。丁乙见没有暂无攻击,连忙一个鹞子翻身,左手抓住套脚绳索,右手匕首划过,绳索应声而断!他稍作观察便松手落地。

    只听得旁边树上嘈杂一片,不断有猴子跌落。原来是群猴在拉绳索。看来是遇到了昨天遇到的食人裸女。

    果然从树丛后转出了那位裸女,她手上拿着一条长鞭,惊讶地望着丁乙,似乎不明白丁乙是如何逃脱她设计的圈套的。

    丁乙虽然知道是她造成华大副目前的窘境,但对她并无你死我活的愤怒,甚至有些同情,因为未曾见到她的同类,只见她跟猴子在一起,说不定她就是那位蔡教授日记中记载的遗留下来的女婴,确实有些可怜。所以他并未打算攻击,便把匕首收好,摊开双手露出善意的表情,表示自己只是从此经过,没有其他恶意。

    裸女将信将疑地看着他,就在丁乙将要离去的时候,她突然叫了一声甩出长鞭。

    丁乙小时候练过这种绳鞭术,知道这种甩鞭主要是想缠住对手,但有的绳鞭头上会有一些刀片倒刺,那如果被缠上很是麻烦,但此女手中长鞭看上去是由藤蔓制成,所以他侧身闪过的同时,一伸手连缠带抓,抓住鞭头,使出长鞭技术,用力一拉抖,那裸女反而自己被丁乙所制,套在手腕的鞭套成了制约,站立不稳随着丁乙传过来的力道,开始旋转,竟然将自己捆缚,如果不是丁乙手挡了一下,已经着实转入丁乙的怀中。

    丁乙待裸女站稳,便松开鞭头,转身离开。留下惊诧不解的裸女,她有些不敢相信发生这些变化,虽然昨天已经知道这个男人身手敏捷,但今天就这么轻易地逃脱自己设计的圈套,而且不知他使用什么手法竟然让自己的鞭子绑缚了自己,她也明显感觉到他并无恶意,心里突然对这个男人有些敬佩,但决不服输。

    丁乙走出不远,听到身后有些动静,一回头裸女追了过来。丁乙发现她的表情已经不再凶恶,似乎有些任性,目光中也似乎流露出女孩的调皮和不服输的韧劲。

    裸女朝丁乙招招手,意思是挑衅地说:你来抓我呀!

    丁乙摇摇头,转身想走,谁知裸女从侧面绕到他前面,故意做个挑衅的凶样,招手丁乙来抓我呀!

    丁乙想了想也罢,看来不抓她一下,她定会纠缠不休。便说:“好!我抓你一次!可不许再来缠我。”便追逐裸女。

    跑步多远,只见裸女甩鞭缠上一根大树的树枝,借助鞭力跳跃了过去,丁乙到了她跳跃点前,急忙停住,笑着摇摇头,这样的陷阱还想引诱自己上当呀!他看到旁边有一些大小石块便挑了一块最大的抱到陷阱前准备砸开陷阱。裸女已经回到陷阱对面,她首先惊讶丁乙怎么就没掉入陷阱,见丁乙要用石头砸开陷阱,知道已经被识破,感觉这个男人怎么如此神奇。突然她有想起了什么,发出着急的声音,连摆双手,示意丁乙不要砸下去。

    丁乙犹豫了一下,对呀!她也不可能预先知道自己今天就要从这里经过,想必这陷阱还有其它用途。于是他把石头轻轻放到一边。看到裸女在感激地点头。

    丁乙微笑着摆摆手转身离开,准备继续去寻找精灵草。

    丁乙走开不远一回头,裸女未曾再次追来,已经匿去。正在这时丁乙突然听到侧面远处传来一声吼叫,叫声由远及近,感觉如同发怒的大型猛兽。丁乙观察了一下环境连忙爬到了一颗古树上,拨开枝叶向下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