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华叔心事

    更新时间:2019-03-26 14:41:33本章字数:1594字

    丁乙和田蕊静静凝听华大副的叙述,四十多年的经历在断断续续中地讲述了三天,外面的风雨声如同伴奏,时而高亢昂扬,时而轻柔缠绵。这个航海人,讲到幸福处,古铜色脸上那双炯炯的眼神中,会现出甜蜜的光芒;讲到悲愤处,一闪而过的凌厉目光在叹息中变得温和;讲到放纵时,甚至会露出青涩少年般的羞涩;讲到豪迈时,顿时豪情万丈,面带骄傲。一切皆是过眼云烟,华大副有无奈有叹息也有赞叹,丁乙、田蕊渐渐接近这个坚强航海人火热的内心。

    那是南海边的一座小岛,与大陆也就半个多小时的行程,这座岛上人基本都姓华,此岛被称为状元岛,相传唐末一位李姓状元郎因触犯皇威,被贬至这蛮夷荒岛,同时剥夺姓氏,于是乎他改姓为华,世代传承下来,后代子孙文韬武略未有继承,但逐步练就了出海打渔的本领和编制日常用品的手艺。

    华大副记得小时候父亲要么出海打渔,要么就回来制作各种生活用品,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补织渔网、制作木船之类手艺。

    日落的时候,他经常一边在海边和伙伴们嬉水,一边从那成群的归帆中寻找父母的身影——飞快地迎上去,看看在船舱里蹦跃的鱼儿哪条最大。

    稍大一点,便也随父母出海,后来母亲就不在出海,每次归来,在离岛屿很远的海面他就开始站在船头眺望岩岸,寻找母亲慈祥的身影。

    然而在他十五岁那年,一次出海捕鱼途中,遇到了台风,打翻了渔船,一个巨浪袭来,父亲推开了他,最终他获救了,而父亲永远留在了大海,最后找回的父亲几乎认不出面容,埋在了后山的那棵古银杏树下。

    就在华大副女儿小敏出生的那一年,华大副的母亲也染病离世,与他父亲合葬到后山的银杏树下。华大副是在远洋船上航行时得知母亲病危的消息,中途停靠中国北方一个港口,立即赶回才见了母亲最后一面。

    从那以后,他总感觉家里缺少了什么?三年后的一个夏天,他利用航班间隙回家看望妻儿,却发现家里有另外一个男人。于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了他的女人,女人说,那男人是她的初恋,她心里一直放不下他。女人说我都快不认识你了,要离婚。华大副选择了离开,离开了这个南海小岛。华大副感觉特别愤怒,女人是随哥哥从内地来到小岛做海货生意的,华大副以为遇到了真爱,但结果却是如此。于是他开始沉沦,在金发碧眼的“鬼婆”和丰满诱人的“黑妹”身上重振男人的自尊。每到一个国家或一个地方,灯红酒绿的地方就是他上岸后的第一选择,那段时光甚至让他忘记了家乡的那个小岛,迷离中已记不得自己究竟是谁。十年后,一次糜烂生活过后,他回到码头却发现海轮已经起航,前往下一个港口,他陆上乘车追赶到下一个港口,已是深夜,得知海轮已经离港在锚地休整即将启航,他雇佣快艇送往锚地,不幸途中天气突变导致快艇翻船,他抱着救生圈随流漂浮进印度洋,吃过活的金枪鱼,喝过海龟血,最危难的时候他想到这是老天爷对自己放纵的惩罚,他明白一个人活着不只是只有自己,他有一个活下去的信念,因为他作为一位男人、一位父亲还有责任没去完成,所以要坚强地活下去,这信念支撑他九死一生直到最终获救。经过那次鬼门关后,他彻底懂得真正的男人因该怎样面对生活,生活中哪些才是最重要。于是他辞去工作再回到小岛,但物是人非,只有那棵古银杏树依旧。女人带着小敏早已经离开了小岛,不知去向。华大副长叹一声只好再回归大海。

    多年来,华大副一直寻找着小敏。每次航休,他几乎把全部的时间都用来寻找女儿,可惜始终杳无音讯。

    华大副的声音有些颤抖,目光中充满遗憾,他看着丁乙和田蕊说:“人生当中,能遇到就是一种缘分,在一起一定要好好珍惜。不然,过去了,再想怎样都晚了,人生没有重来的机会。”

    田蕊心有所动,无限柔情地看了一眼丁乙。目光所触,丁乙若有所思。

    华大副叹息一声,说:“这辈子我是离不开大海了,假如我真回不去了,希望你们把我的骨灰带回那个小岛,埋在古树下我父母的旁边,我想小敏终有一天会回来看看的。”

    丁乙和田蕊安慰说:“你们父女一定会有团聚的那一天的!”

    华大副摇摇头,一种惆怅、无奈的感觉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