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骗子纪斯 貳

    更新时间:2017-07-25 13:44:03本章字数:2140字

    卿菲不敢再看向姚元崇,也没有看向纪斯,她示意小苏把早就准备好的问题拿给这二位客人,让他们慢慢的端详。

    封零的记忆力以及智商超群,既然是同一个人,拥有同样的记忆,卿菲肯定是不服这些古人的愚笨迂腐的。

    但是多年来游走于两个世界,她深深的明白每个世界都需要平衡。

    古人并不傻,古人多是为后世开荒。在什么资源都没有的情况下,他们在他们的时代一点点的摸索,所以她现在很是崇拜古时的才子和伟人!

    但是她有点犹豫去跟有历史轨迹的人打交道,如果她想不改变这个时代的话,她需要尽可能默默的与历史有巨大干系的人少些瓜葛,做个平凡人。

    在封零二十六岁考古时候,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去证实自己到底是在梦境还是现实,却又不会影响到历史。

    那时十岁的卿菲亲手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做了个玉石盒子,密封好,盒子里是一首隋朝孔绍安的诗:《落叶》--早秋惊落叶,飘零似客心。翻飞未肯下,犹言惜故林。

    她把这盒子深深的埋在赵府的一颗丁香树下。哪知道第二天封零一觉醒来,马上找到了那颗丁香树的位置,树当然是不在了,但是两个世界的她有足够的时间和准备找到同一个地方,很快的挖出了那个盒子,打开只有封零才会开的密封机关,竟然里面近乎完好的保存那首“落叶”!

    当然这诗并不是孔绍安的真迹,而是卿菲写的。封零的考古伙伴们见到那个玉盒子犹如珍宝一般拿回了国家宝藏库,仔细的研究,他们为这个盒子起名“落叶”。

    卿菲想想就觉得害怕,从那之后她知道每当她睡下,那不一定是梦,再不敢轻举妄动。控制自己的情绪变成卿菲一生最大的功课。

    …………

    突然一阵赞叹声唤醒了略微飘离了的现实的卿菲…

    “好俊的字啊!”这是来自未来宰相的一声赞叹,卿菲笑了笑,表示领了这个赞。

    当然好看!她有两辈子的时间练字啊……

    纪斯也是露出一脸迷弟般又俊美的笑容,看看手中的字,再看看眼前的美人……

    纪斯也是学识很高的,同姚元崇一样文武双全,可是他不喜仕途,却只想做个雅士。

    纪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才华与美貌并重的仙子。他从进来就没有说过话,因为他突然发现他的注意力完全被这个近乎于完美的女子吸引了,忘记了言辞…

    …他意识到,卿菲未曾与他们说过一句话。他心里暗暗的感叹,果然上天不会把一切都给了一个人,这个妙人儿是个哑女!

    卿菲也在一直审视这对面的两人,一个是未来宰相,她写的问题对于这个时代一心向着仕途的人肯定是难以回答的,或难给到她一个很好的答案……

    而另一个人…这知真道长,她看着这个俊美的道长,心里暗暗的笑了笑,“好顽皮的姚元崇,给我找了个假道士。”

    一看就是假的,这道士连个道靴都没穿,手中的拂尘也拿的甚是不自然。

    这些年道士见多了,怎么可能不知道道士是什么样子呢,看他的眼神懵懂清澈,而且偶尔看着姚崇略带“为难之色”,估计是被姚损友骗来的吧。

    姚公子终于收收他那崇拜的眼神,仔细的看了看着问卷上的问题,问题有三个:”第一个:世间各国信奉的神是否相同,为何传说迥异?第二题:有因必有果。如若改变了那因,如何还能保持那果?第三题,是有所为,还是有所不为?”

    姚元崇皱了皱眉:这赵姑娘的问题很是刁钻奇怪呀…可是现在不答,显的既失礼又无能…

    …可是这第一题,神仙之说,就不是他的强项…这第二题,因果之说,怎么可能起因变了却不影响结果…这第三题,本来就该有所为也要做到有所不为,二选一?不好办啊……

    停了停,他突然一笑,他怎么忘了,今天这问题不需要他来回答,这不是特意请了纪斯嘛,想到这里,直接向这纪斯拱手道:“道长请答吧”

    纪斯看着姚元崇的一脸坏下就心里暗骂:怎么交了如此不厚道的损友,把我这兄弟除了往外扔就是往下踩……

    此时卿菲也暗自笑着,其实这么多年都没人给过满意的答案,自己也就当着娱乐了,并没抱多大期待,这时她只想看看:你个骗子,我看你怎么答!

    “贫道先回答第一题,如若第一题能给赵小姐帮助的话,望能答应贫道一个不逾越的要求。”听到不会是过分的要求,卿菲点了下头。

    纪斯用他那较有磁性的声音娓娓道“贫道认为,在世间国度虽有不同,信仰亦有不同,但是神确相同,神可变换,如人心一般,人心既然能变,神若展示自己自然也有变换…”

    “…凡是高人一等,超越于凡人之上必有顿悟,凡人愚钝,故越是优于人上之神仙,超脱如神自然会放下身段变换自我,凡人懂了,才能通了,悟了,再能信了。神只有一种,神的变换全在人心。”

    卿菲顿时对着眼前的假道士投去了一抹敬佩的眼神,她相信科学但从来都不算是无神论者,她认为神可能是对于更多未解之谜的另一种诠释的形态。

    无论纪斯说的对于不对,她都没想到这么一个古代骗子能有这样超前的想法,心里很是佩服。

    天之骄子般的姚崇此时看到卿菲的眼神,心里也是暗暗的飘过一丝对纪斯的妒意。望着卿菲。卿菲点头嘴角上扬,笑美丽又诚恳。“那赵姑娘是答应贫道一个要求了?”卿菲点头。

    纪斯兴奋的说:“…知真望赵姑娘能原谅斯假扮道士之举,望赵姑娘既往不咎!”

    姚元崇听了哭笑不得,他惹的他也不能落下呀,马上拱手说道“姚某…也望小娘子原谅,元之一小小玩笑…”

    卿菲笑了,笑的更灿烂了,这笑容眯的对面的两个男人如在梦里,晕晕的忘记了刚才的话一样,笑后卿菲点头。原谅了~

    纪斯感觉如释重负“那~赵姑娘,知真若答了第二题,小娘子满意的话可否再应知真一个不情之请?”

    此时一旁的姚元崇和小苏心里骂了纪斯一百个“得寸进尺”“不要脸”。

    卿菲笑笑又点头,竟然又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