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纪斯的答案

    更新时间:2017-07-25 13:44:57本章字数:2377字

    “一切事物皆有起因,如若这因变了,需修复于中途,方可维系达成正果…”纪斯停了停又道:“因果之说,也需因天时人世物而议,如若命中注定这果,即使改变源头也无济于事,无论因何而起终将因命运轨迹归于正果。”

    卿菲顿时感到震惊!纪斯这话和她一直的想法竟然不谋而合,她研究了足足15年!不!应该是两个15年的因果关系!

    竟然被他一语道破!这个问题来自于卿菲和封零一直担心改变了历史,影响到封零的世界,但是她自从埋了那落叶玉盒,她的想法就开始有了转变,也得到了一些答案。

    她发现如果封零和卿菲是两个平行宇宙的人,那么卿菲或封零做什么都不会改变对方的历史和气运,因为时空不同,没有交集。

    如果她们是同一个宇宙空间却在不同的时间点,她需要找到自己在这个宇宙的时间轴,比如说如果卿菲是时间轴,那么封零就是个未来,未来是可以改变的,所以卿菲做了什么都很有可能影响到未来的封零,也就是说封零是虚幻的,也许卿菲拥有某种的预知能力。

    如果说封零是时间轴,那是最好,因为卿菲无论做什么都是命中注定,时间在同一个空间对于过去的事情有自动的修复能力,因为在同一个空间里,过去无法改变。

    当她埋下那玉盒时,封零几乎可以肯定也许,这两世是在同一宇宙空间,一个是过去,一个是未来。这纪斯说的正是她一直不敢尝试去做的,就是去证实卿菲是她的现在,还是封零是她的现在。

    想到这里她愣愣的看了看眼前那英俊的男子,他的眼神里仿佛说:不要害怕要大胆的尝试。

    其实如何证明这件事,方法非常的简单,就是作为卿菲的她要无所畏惧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看看封零的世界是否有变化,但是封零的世界那么真,她怕自己是在冒着封零消失或死去的风险去尝试。

    这纪斯答案中明显知道了什么,似是希望眼前顾虑繁多的女子能够放手开心的生活,答案里有着不要顾虑未来的期待。那么就是让她赌现在的卿菲做的一切很可能是封零的过去,是记忆,还是命运一样。

    但是这个赌注她敢碰吗?她敢冒放弃封零身边的一切人事物去做吗?

    卿菲珍惜着封零的那一世,而封零有时却极度惧怕卿菲做出的变数,虽是同一个人,但是可能她太贪心,哪一世都不想舍弃,因为一切都太真,卿菲不似是记忆,封零也不似是虚幻。

    她停了停不敢深想,神色不似初见时那么轻松…轻轻扶了扶石案,勉强笑了笑向着纪斯点头……

    纪斯看着眼前这瞬间因为他的答案先是震惊而后忧伤的美人,心中不解:什么事情能让这无忧无虑的仙子一般的妙人儿如此的忧心,她的问题甚是深奥,其实一切皆有可能很难给出一个直接的答案……

    人生在世,更何况是大唐盛世之年,国泰民安,短短几十年……而这么聪慧的女子何必活的如此忧心匆匆…

    他此时看着她心里莫名的一阵阵酸楚。他当然不懂此时她的苦……

    姚元崇此时打破了让他看着“不耐烦”的这一对貌似在眉目传情的男女…轻咳了一声:“赵姑娘既以点头赞许知真兄…这第二解,知真兄请提要求吧。”

    卿菲点头笑了笑,暂时把烦恼放下,望着纪斯,等这位才子报上答案……

    “纪某唐突,望小娘子今七夕之日能避去旁人与纪某单独一游!”

    他这话一出,简直吓愣了小苏和姚元崇:真是太直接了!这是?!是让我们两个滚蛋,你们俩个去约会的意思嘛!!!

    纪斯!纪斯!纪知真!你是真行啊,往日看你不近女色,高傲的很,自认为不占俗物,这一看人家姑娘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你小子就按捺不住了?姚元崇没见过这么“色胆包天”的纪斯……

    小苏也忍不住了,看看她家姑娘竟然貌似欣欣然无所谓的样子……好像竟然要答应这个帅的掉渣的假道士真色鬼!

    她擦了擦刚才看这帅骗子险些留下的口水,急忙道:“不可!还有一题请这位郎君作答,还未曾作答怎就如此猴急了?竟提出这般唐突要求……”

    此时纪斯哈哈大笑,笑的样子也是迷人:“纪某方才提出唐突要求已是答了那题了……”

    …这时除了卿菲微微一笑,似是心灵神魂,看热闹的表情……小苏和姚元崇都愣着不解的样子……

    “第三题乃'为或不为',世人说君子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依纪某看来,赵姑娘种种心结甚是繁多,姑娘无需决定'为不为'之事,由纪某来定这'为也就为了'…”

    “…邀小娘子出游全乃纪某之意,姑娘先前早已由着纪某唐突,现确实无需姑娘决定,自然最为妥当,这难题不就解了嘛?!…”

    ……小苏还是没太听懂……

    但是姚元崇听了这答案…停了一下…一会又哈哈大笑起来:“知真真乃是妙人,奇人,确实解了,解了…”

    “…元之这就避去,莫误了二位佳人才子七夕佳节了。”说罢,抬起身道着:妙啊,妙啊。洒爽的扬长走了……

    姚元崇这一来,本来是对这卿菲也是颇有好感,暗地里也是叫着劲的与自己的这位好友比一比……

    但是,他这个同窗好友确实让他甘拜下风,纪斯看来比他通透…早就看出来这赵家小姐是有心结,故活的必然是畏首畏尾,这三道题都是赵姑娘的心结,尤其是这第三题……

    …赵姑娘是觉得自己做或不做都可能是错的,很是悲观……可这纪斯主动邀请,凡事他做了主,那不就不用赵姑娘想了,自然不用赵姑娘顾虑后果……也就不存在她的对错……

    想想这纪斯的厉害姚元崇暗自感叹:如此聪明的知真,如果把这聪明劲儿用在仕途必将大有成就…还好看来他只对这赵家美人用心,不然他日仕途必然挡了他的路啊……

    也罢了,看那赵家小娘子对这知真也很是钦佩,又是一哑女,虽然美貌,也未必配的起高傲的姚家……

    他虽有些许不甘,君子也要成人之美,赚取美人心这一块儿…姚元崇是甘拜下风…洒脱离去便是……

    ……卿菲此时…看了看还在愣着的小苏…

    小苏盯着她写的吩咐:“菲与纪公子出游,偷偷备车,勿惊动兄长父母,去去就回”

    看她读完,卿菲摆了摆手示意她也退下准备……

    小苏苦了苦脸“小娘子~你这是看小苏活久了?知县与夫人会扒了小苏的皮……几位郎君会抽了小苏的筋啊……”

    卿菲瞪了瞪她,右手指了指小苏,顺势在自己脖子上一横!可怜的小苏明白……姑娘这是说她不去办事,现在就费了她……只好退下备车去了。

    纪斯看着这一切,看着这赵姑娘的活泼美丽而又生动可爱的新鲜表情,心里开心,让他对她更添一份爱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