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卿菲的声音

    更新时间:2017-07-25 13:46:19本章字数:2448字

    很久都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了,应该有十年了…此时小苏去备车了,留下卿菲和纪斯两个人:“纪公子可有什么疑惑?现在四下无人,想问便问吧。”

    声音如绵绵细雨打在湖中,美妙轻柔。纪斯愣住“姑娘并非哑女?!”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卿菲不知为什么对这纪公子的人品,智慧有一种全然放心的安全感,十年了,连她自己都要忘记了自己的声音,十年了,让她很是想找一个这样的人说说话。“然~”卿菲表情泰然。

    纪斯很是惊喜,但是他并没有问她为什么装哑,而是道出了他心中可爱小疑虑“姑娘为何将此亭取名工作亭?何为工作,以小娘子的才智必有缘由?”

    卿菲轻声的笑了,她不想让其他人听到她的声音,向着纪斯方向倾了倾,小声道:“工作乃操办之意,此亭乃是小女子操办一切事物所在”

    又说“卿菲性情简单,好学男子之好,不喜女红,衣物有则足,不喜奢华之物,独爱做实实可用之事,钟情实实所需之物,卿菲实乃世间少有无情趣之俗女子…”

    “…如纪郎所见,院内所陈列之物均我所需所好,无平凡人家点缀之物。唯独这丁香香气,卿菲最爱,故闲来种了几株,助卿菲睡眠…”

    卿菲说的确实是真的,这一世她还是很忧心的,不像做封零时无所顾忌,白天做了一些事,晚上总是怕睡了醒了就都变了,经常睡不着,更是没有时间喜欢什么奢侈物件,情趣渐渐的在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里全部给消耗殆尽。而这满园丁香的香味总是能让她安神,才能慢慢的睡下。

    纪斯醉在她的声音里半天才说道:“赵姑娘非俗人,乃是仙人也。”

    卿菲对他有着莫名的好感,突然有一种冲动,好想停止这么烧脑的文言文对话,既然这纪斯是她第一个开口想说话的人,她总希望自己能够开开心心的与他畅所欲言,这又是“之乎者也”的说话方式,太累心了。

    心思一转,笑了说:“纪郎,你我既然有缘,莫不如就装作道士做我赵府门客伴卿菲多些时日~卿菲悟仙论道多年,这仙人独爱简单轻松之语,也好教于郎君仙人说话之法,卿菲也可有一畅所欲言之人,意下如何?”

    纪斯听了简直是不加思索的连连点头。此时卿菲眼看备好车马的小苏到了院门口,卿菲低声对纪斯说:“且末让他人知晓卿菲识言语,郎君可会驾马车?”看着卿菲调皮,在他面前放松的样子,纪斯马上明白,笑着点头,“知真为姑娘驾车,无需他人。”

    ———————————————

    抛下了快吓哭的小苏,卿菲坐着纪斯驾着的马车,她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放松了,既然是偷跑出门,两人竟然是爬丁香树翻墙出去的,刚才卿菲内院偏僻直接翻过去的临街也无人,纪斯到前面跟小苏提了马车就接上了卿菲向城外驶去。

    小苏当时都快吓瘫在地上,感觉自己家的小姐根本就变了个人,翻墙与风流假道士跑了,作为一个忠仆又不能出卖自家姑娘。风流道士提马时,竟然还把姑娘写的邀贤书简给了管事的张晓儿,看样子以后这假道士就是赵府门客了,小苏以后的日子也真是累心啊。

    出了万年县一路继续往东,也就出了长安,马车来到了纪斯所住的幽静远离市区却能看到湖光山色的优雅小客栈停下了。

    这家小客栈门前坐有一间小茶楼是客栈老板自家经营,茶楼和客栈此时都没有客人在店内,七夕的日子,大概都去京城热闹去了。

    此时就只有纪斯和卿菲两个人上了茶楼的二楼,坐在二楼大敞竹窗前,把那不远处的乡间美景尽收眼底。此时的店小二,打若木鸡的盯着卿菲,忘记了问茶。

    纪斯看着这如同看到仙人下凡的小伙计,皱眉道:“茶!”可算缓过神了都几乎忘记呼吸的小二连忙应声跑下楼去备茶去了.

    ———————————

    刚才来的这一路纪斯就有点后悔…马车转动声音不小,他与卿菲聊的很是开心。卿菲一路为了让他听清她的声音,拉开那马车的帘子教他如何尽量向神仙般的说话,本来学着高兴,聊的开心……

    哪知道,满东城的路人几乎堵在马车前,女人看他这驾车俊道士,可恶的是大唐那一个个开放大胆的男子们直勾勾的看着这车上的仙子般的卿菲,丝毫不避讳!有发呆的,有交头接耳谈论的,好生碍眼。

    他快马加鞭,一路跑到这处,要不是卿菲的美貌突然,让一种人没有缓过神来,估计此时不得被这些人吃了?可眼前的卿菲却像个看什么都新鲜的孩子,心大的紧,浑然不知,东张西望笑的那个迷人。

    小二送上茶来,又是那副痴醉的表情,纪斯实在难忍,看看这茶楼除了这小二并没有他人,对卿菲说:“稍等,勿动!”拉着痴迷如呆的小二下楼转身回入住的客栈厢房去了。

    不到一会儿功夫,之间纪斯换了一身便服,一身米色圆领袍配金色革带,头戴黑色软裹,左手中拂尘换成一般青竹扇,右手托着一条白色丝绸手帕向卿菲走来,此时卿菲看向这个男人心里微微一颤:真是活帅哥啊,竟然换了便装更有唐朝男子英气的感觉!

    纪斯坐下,右手手帕一递,一反常态沉着脸,霸道的一句:“脸遮上!”

    卿菲稍稍愣下,抿嘴笑着想:这刚刚马车上才教了这纪斯如何说话简洁有力,不要之乎者也,马上就用上了,真是聪明,果然好沟通啊,这会儿实足一活脱脱的大唐霸道总裁的feel~

    伸手接过手帕,却没有带上,轻声笑问“带上这手帕,如何喝茶?”可不是嘛,这带人家出来喝茶,竟然给她配了个口罩!

    又问道:“既然换身装束,拉着伙计一起做甚?难道?纪公子不会换衣服不成?”坏坏的问道。

    纪斯尴尬的皱眉,又一想这卿菲姑娘实际是个快人快语,表里不一的主,何必尴尬:“留姑娘一个人与其他男子一起,实属不安全之举,故…请这伙计陪我一程,赵姑娘这面容还是遮上为妙,纪某瞧着那些人看姑娘的眼神很是不悦!”

    卿菲看他这么直白的说了这些,看来这纪斯是挺喜欢她呀~

    作为封零时男人她可是看多了,虽然大唐开放,但是封零可是现代31岁的黄金圣斗士,20几岁也交过两个男朋友,这点男人心思一看就透,她也不反感眼前的男人,反倒有点喜欢大男子主义的纪斯,像极了她六个哥哥对她的态度。

    拿过了手帕遮住半张脸,紧留出一双美目笑着说“好~以后郎君就直呼卿菲名讳可好,卿菲以后也随便一些,叫郎君纪斯如何?”

    纪斯听她这话虽是高兴,但是看她这露出的一双美目还是勾魂,好生犯愁,幽幽叹气念叨“卿菲~”

    卿菲也重复说了句“纪斯~”。声音轻柔动听。纪斯此时听的麻酥酥的,只有一个念头,就这把声音就够勾魂的了,以后你这个女人还是装哑女的好。真不省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