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凉丝丝

    更新时间:2017-07-25 13:47:45本章字数:2822字

    天色一点点的暗下,茶楼里开始人来人往,两人并未多聊,纪斯多是望着卿菲品茶,他不想因为过多的言语被渐多的茶客注意到眼前的女子。

    遥望远处长安城灯火通明,此处幽静,但是也可见有一些善男信女聚在不远处的湖面放花灯,湖边也渐渐多了一些小摊贩的影子,人群陆陆续续变得多起来,似是要张灯结彩,好一副七夕热闹景色。

    纪斯看着眼前这神色悠哉绸帕遮面眼睛一直在湖边打转的卿菲,轻声:“卿菲~”

    她转过头眼神会说话般透着聆听:“今日七夕佳节,纪斯这般约姑娘出来,可是唐突了?”他眼神如一汪深潭,注视着她。

    卿菲双眸含笑正欲回答。此时两人耳边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空气中还飘来了一阵女子身上的胭脂香“巧了!巧了!元之有幸在此处又碰见二位”伴着姚元崇一阵微妙的笑声,二人抬头,只见他身边多了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儿。

    此女虽不如卿菲空前绝世般的美貌,但这幅长相也称得上在长安城里宫里宫外首屈一指,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一双美目娇羞含情,头戴五枝金叶钿钗,眉间一朵最流行的三叶红,那红唇白玉齿微微张开含着魅,一身金银锦绣附薄纱,薄纱下香肩酥胸微漏也是若隐若现很是消魂,雍容华贵混与一身。刚才那阵阵的香气就是这女子身上飘来的胭脂香。

    此时的大唐正是盛世之年,女权当道,服饰从不见矫揉造作,再是这京城美人也多,从来女子没有扭捏矜持之姿,衣着无不金银粉黛花团锦簇,生趣盎然,倍显一派大唐盛景。只是这女子头上钿钗越多越显身份地位,看着女子头上五枝金叶起码是位官宦贵族千金。

    纪斯欠身微微一鞠,只见这女子眼睛看着他顿时增添更多凤钗,目光死死的落在纪斯一张俊脸上。卿菲也直起身翩翩点头行礼,没有出声。

    “元之兄这是?”纪斯没有被这女子所吸引,直着向着姚元崇问道。

    “今儿双入对之日,本想与知真兄游山玩水打发了,哪知知真兄有幸得赵姑娘青睐于你相伴。元之怎能甘落之后,也厚颜邀上梁府美人湖边一游。路见这茶楼,偶遇二位在此,便上来一叙。”姚元崇左手朝那美女一示“此乃梁洛仁嫡孙女梁氏思思,梁姑娘”。美人儿笑里含春向纪斯行礼点头。

    卿菲一听梁家嫡女,心里一番,微微皱眉显得十分不自在,眼神中屡屡透出一丝别扭。但尽量回避对面来人的眼神,不愿被人察觉。

    姚元崇口中的梁洛仁也是响当当的历史人物,李世民即位后,隋末割据政权,梁师都受到突厥的庇护建国朔方,定国号“梁”。贞观二年(628年)做为梁师都的堂弟的梁洛仁杀梁师都献成投降,唐朝用该地建了夏州。

    自那以后数年,梁氏一族就成为这长安城最被重视的贵族,主要是献城有功,为这大唐盛世推波助澜。

    按理说这梁洛仁这一系的族人在这历史的长河中并未再有更多的作为,不会影响到历史。可是卿菲研究多年历史却反感背叛亲人求得自保的历史人物。

    封零时勤学历史,研究人性,据她发现,这历史上只要敢背叛亲朋好友谋取自保的人总是没有好下场的,就算侥幸活下来的也是不能被重用。

    这就说明可能所有伟大的人物都不愿让一个叛徒有实权,或走的太近,毕竟连亲族都可以背叛的人不值得相信。可能是血液里流着那反骨仔的个性,也可能是家庭教育问题,虽然立功但是人品堪忧,没几个好东西!

    而这梁氏是京城大户。赵府人无欲无求,从来就甚少攀附权贵,更与这梁府少有交集…只是之前这梁思思的嫡长兄去赵府下拜帖,欲于她订亲,那梁府嫡子她一面都未曾见过,后来被赵府上下一众“护内狂魔”以“卿菲乃哑女恐配不上梁氏”这样的理由推掉了婚事。

    怎么才出来就碰见梁府的人?!梁思思!!此时卿菲这心里还真有点“凉丝丝的”……

    纪斯却马上恭敬行礼“纪斯乃元之兄祖上同乡,多年同窗好友,字知真。见过梁姑娘…”

    思思略有卖弄风情之意向纪斯扭身再次行礼,眼神飘飘勾魂,轻声细语道了声“见过小郎君~”

    卿菲听了一阵想吐,反感更添了几分。就烦这种花痴放电的女人,身子一抖,很是不舒服。

    这举动被思思发现了,才注意到纪斯对面如仙子一般身段的女子,终于收起那发骚发浪的表情,大刺刺的打量起卿菲:“这位是?”

    纪斯连忙上前“此乃万年赵知县之女,赵氏卿菲。赵姑娘…”

    梁思思听了这个名字也是一愣,更是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卿菲,她听说过卿菲这个名字!

    卿菲的美貌常在民间百姓氏族中传颂。两年前自家兄长梁巍山因听说这赵府小娘子貌美无双,便携梁府门客装成术士假意去那赵府看看这赵府小娘子,哪知道刚有幸迈进内院半步看了个背影就被家丁识破,赶了出来。

    自那之后梁巍山烙下了病一样,夜不能寐,说是这赵姑娘身形如同仙子,背影都美的不行,朝思暮想非要让上亲与那赵府提亲订婚。为了这事家里差点闹翻天。

    但毕竟是梁氏嫡出长子,父母哪舍得让这梁巍山难受,就想这赵府和梁府情况差不多,都是闲散官宦人家,不愁吃穿,虽梁府更为尊贵,族人自然由帝王家供养,但也算般配,就依着梁巍山去提了亲,待着赵氏卿菲年满16再拜堂成亲。

    哪知道这赵女是个哑女,赵府以配不上梁家,推了这门婚事。梁府嫡子怎能娶一个哑巴,但赵府就这一个嫡女也不可能纳了做妾,也就就此作罢。为了这事他那被勾了魂的大哥终日饮酒郁郁寡欢了好一阵子。

    虽然两年有余,到现在梁巍山连个妾都没纳进门,总是对那些踏破门槛来提亲的女儿家不满意,挑这嫌那的,说女子们都不如卿菲的后背!真是可笑!

    思思这时也是看的入神,眼前这锦帕遮面的女子仙姿卓越,即使看不见全容,竟然从头到脚的美到高不可攀,那一双不施胭粉的素眼,睫毛浓密一扇扇美的让人忘情,看着心里都痒痒的,一身墨纱罩着银色丝绸裙,身材曼妙,一头乌黑秀发仅随意半盘一株丁香花,光滑如丝披于肩上,白玉皮肤透着粉。

    如水墨画中走出一般,看的出露出来的都是美还带着仙气。无需点缀已让人过目难忘。不由得从心底里翻上了妒意想:果然魅惑人!……还好她是个哑巴!

    此时两个男人一心在卿菲身上,没有注意到这两个女人的“内心斗戏”…卿菲是什么人,智商超群参透未来的现代人!这思思的表情她全看在眼里:这凉丝丝一脸不爽的样子,这眼睛好像要把我烧成渣!我要少和她接触…

    想到这里一转脸,看向楼下湖景,由着他们聊自己的去吧。

    思思也收回那一双X光眼,并没有和卿菲打招呼笑吟吟的“纪郎,为何与一不能谈天说地之人坐于此处,岂不无趣?不如同思思游湖~”

    直白的邀请纪斯。这时姚元崇也笑了心想:我这兄弟,可真受欢迎啊…

    可是怕是这梁家娘子打错了主意,这卿菲姑娘虽不能说话,才貌却无人能及,若不是今日这赵姑娘对他无意深交,哪怕让两人不说话只是看着她,他也愿意。更何况从今天这赵姑娘的才情来看,如若能说话,虽一届女子,定也大有可为啊!

    纪斯偷瞄了眼没做反应拄着下巴玩弄个着手里茶杯的卿菲,觉得思思这话说的很是无礼,转眼淡淡说道:“梁姑娘有所不知,今日乃知真任性强求赵小姐相陪,恐怠慢了赵姑娘,恕在下不能奉陪。”

    “听闻赵姑娘清心寡欲之人,不喜玩乐,纪郎好大的面子啊,竟约得佳人。赵姑娘怕是也是乏了,不如同姚公子在此稍作歇息片刻,纪公子同思思前去游湖,莫要荒废这佳节啊”

    卿菲听的一身鸡皮疙瘩,心中咒骂:够损的呀!果然不要脸,泡我带出来的仔….竟然还损着我,跟我有什么关系!凉丝丝啊,凉丝丝!真得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