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回卞府,会白辰

    更新时间:2017-07-26 21:43:04本章字数:1266字

    卞涣刚回到卞府,就听到她爷爷卞朔的声音:“我的医术怎么会比不上你个毛头小子?”

    不用细想,便知道又是哪家不要命的小子来找爷爷卞朔来比试医术了。

    还没踏进卞朔爷爷的医药馆,就被飞来的茶具砸得止了步。

    卞涣扶额,心想这老头还真没个正经。

    抬眼,问向一旁的丫鬟:“这是怎么回事?”

    丫鬟看到卞涣问自己,脸都吓白了,战战兢兢地回答道:“是......是霄王爷的随行太医白大人......要......要与老爷比试。”

    “白大人?”卞涣眉毛一挑。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丫鬟福了福身子后便急急忙忙地走了。

    卞涣走进屋里,“哟,白辰大人别来无恙啊,没想到您从我祖父这里出师以后,居然还来我卞府闹腾。”

    对面的男子面如冠玉,微微抿了抿嘴唇,道:“不敢,只是来向卞太医讨教。”

    “白辰大人这是想要讨教什么呢?凭您的医术何需到我这卞府来讨教?况且我祖父可不是卞太医了,他早已从这太医院里退了出来,不过既然您说要向卞太医讨教,我自然愿教,只是不知您是否愿受教。”

    “既然卞太医愿教,白某自然愿意受教。”

    “啧,真是有魄力,主随客意,白辰大人想要讨教什么?”卞涣完全无视在一旁暗自生着闷气的老头儿卞朔,拉开椅子便坐了下来,颇有一副女主人的架势。

    “医者讨教,自然是要讨教医术,”他顿了顿说:“城外有几户人家得了个难缠的怪病,我要向你讨教如何研制出这病的解药。”

    房外————

    “大小姐这次怎么这样气?”绿衣丫鬟小声地问蓝衣丫鬟。

    “你进府比较晚,自然是不知道的,那位白大人曾经是我们老爷的得意门生,只是后来呀,他非要从这医药馆里出走,可把老爷给气急,说是一旦出了医药馆的门,就再也不是医药馆的人,大小姐也曾苦苦挽留,只是那位仍毅然决然地走了。”

    “呀,那位白大人还真是又勇气,敢这样得罪老爷和大小姐。”

    “谁说不是呢。”

    卞涣正在收拾出门的衣物,听到房外丫鬟谈话的内容,忍不住嗤之以鼻。

    真的是......

    屁咧!!!

    我当初挽留他的真正原因明明是想让他把我也带出去,结果他一天里拒绝了我十几次,我很生气,所以才和他结下的仇好吗?

    不要瞎猜了好吗?

    第二天,卞涣收拾好行李,踏上马车,跟着白辰前往城外的那几户人家。

    话说,那几户人家的病状还真是奇怪,卞涣从未见过这样的病例。

    这种病前期肢节痛,头目痛,苔白如积粉,心胸烦热或烦闷,与伤寒、时气、冒暑、风湿及中酒之人的症状相似,后期就开始神昏发斑、身发臭气。

    这样的症状让卞涣很头疼,不过还好,对卞涣来说还不是什么大麻烦。

    她仔细地研制了整整五天,终于配置出了解药,救了这几户人家的命,那几户百姓十分感激卞涣,连连道谢。

    “没想到你还是有些本事的。”

    “那是自然,卞氏的医术可是有目共睹的。”

    “解药该如何配置?”

    “槟榔、厚朴、草果为主,知母、芍药、黄芩、甘草为辅,丹皮两钱,生石膏六钱,桅炭两钱,甘草一钱,竹叶一钱,犀角(水牛角)四钱, 玄参两钱, 连翘两钱,生地两钱,黄芩两钱,赤芍两钱,桔梗两钱共研末,每日服二次。”

    “原来如此,白某真是佩服。”

    “病已治好,你可以离开卞府吧?”

    “白某本无意拜访卞府,只是受人之托而已。”

    “那人是谁?”

    “霄王爷萧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