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流夜

    更新时间:2017-08-12 07:54:07本章字数:2132字

    “夜王殿下,你怎么了。”苏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小陌陌,你看我都叫你小陌陌了,你还叫我夜王殿下是不是显得太生分了。”宫流夜露出了十分委屈的表情。

    苏陌看见宫流夜的表情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要不然,你就叫我夜哥哥好了。”宫流夜自顾自的说道。

    苏陌想象了一下她叫宫流夜‘夜哥哥’的景象,身体不着痕迹的抖了抖。

    一旁的宫流夜自然看见了苏陌的小动作,不觉的勾起了嘴角。他自己都没发现自从与苏陌一起后,他笑得次数更多了。

    “算了吧,我还是叫你夜王殿下吧。”苏陌实在是叫不出来。

    “不行,你就叫我流夜吧。”宫流夜想了想,似乎只有这个称呼,苏陌才不会拒绝呢。

    “好吧,我以后就叫你流夜吧。”苏陌并没有直接拒绝,因为她知道如果她不答应的话,他也会想很多乱七八糟的称呼来的,倒不如先答应他了。

    “小陌陌,你不是饿了吗,现在我就叫人传膳。”宫流夜说完就朝暗处挥了挥手。

    马上,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

    “王爷,膳食已到,需不需要马上进来。”福伯在门外问道。

    “进来吧。”

    宫流夜话音刚落,福伯就推开了门,紧接着一大群侍卫就把菜都放在了桌上,立刻退了出去。

    苏陌看着这一幕,脸上有些古怪。夜王府这么大,不可能连一个丫鬟都没有吧,难不成宫流夜不举。

    “小陌陌,你没事吧。”宫流夜有些关心的看向苏陌。

    “没事”苏陌有些心虚,总不能对着宫流夜说我怀疑你不举之类的话吧。

    宫流夜都听见苏陌说没事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帮苏陌布菜。

    所以就造成了苏陌碗中的菜都堆成了小山。

    “宫流夜,你干什么。”苏陌有些忍无可忍的说道。

    “小陌陌,先前你都与我约定好了,要叫我流夜的啊,怎么有忽然间改口呢了。”宫流夜的重心显然与苏陌不在一个频道。

    苏陌看见宫流夜那无耻的样子,觉得不要说话了。

    暗卫们看见的就是这样的画面,男子替妻子夹菜,妻子默默的吃着,但是心里早已感动万分。

    要是苏陌知道的话肯定会呵呵的冷笑,你们从哪里看出我和他很恩爱了,绝对是瞎了眼。

    宫流夜见苏陌的碗里已经有很多的菜了,就没有再夹了,而是在旁边默默的看着苏陌吃,还时不时的笑一下。显然,宫流夜已经陷入爱河了。

    不过苏陌可没有这么应景,看见宫流夜傻笑,就会投已白痴的眼神给他。

    宫流夜也注意到了,不过他觉得这样的苏陌更加的可爱。

    俩人就这样过了一个时辰,却还混不自知。

    苏陌吃饱后,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宫流夜看见苏陌的小动作笑了笑,苏陌瞪了回去。

    “你笑什么笑,有那么好笑吗。”苏陌撅起了小嘴。

    “好了,小陌陌,我错了还不行吗?”宫流夜虽然在道歉,但是眼底还是一片浓浓的笑意。

    “宫流夜,我问你一个问题。”苏陌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神色。

    “什么问题?”宫流夜有些感兴趣。

    “你是不是真的不举啊。”苏陌还向宫流夜下身看了一眼。

    “小陌陌,我不举,你要不要试一下啊。”宫流夜还向苏陌靠了过去。

    “算了吧,但是流夜,要是你真的不举的话,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治好你的。”接着苏陌给了宫流夜一副不用担心的表情。

    “小陌陌你听谁说的我不举。”宫流夜眼底闪过一丝危险。

    “不是吗,要不然你府里怎么一个丫鬟都没有。”苏陌有些想笑,虽然她知道宫流夜可能不是不举,但是她就是想看宫流夜吃瘪的样子。

    “小陌陌,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是不是不举,那我就勉为其难牺牲一下自己好了。”接着宫流夜做出一副任君处置的事样子。

    “这个,流夜,如果你想试的话,请出门左拐,在直走,最后在右拐,那里绝对保准你试个够。”说完,苏陌就回到床上躺下,装出一副她要睡觉的样子。

    宫流夜无奈的摇了摇头。

    苏陌感觉宫流夜出去后,就进入了空间。

    “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红枫林?”苏陌现在很想出门历练,因为在宫流夜这,她感觉到了实力的重要,要不是她当初躲得快,现在怕已经是 ̄具尸体了。这种感觉令苏陌感到十分讨厌。

    “徒儿啊,不要着急,等你伤好了我们就去。”天机老人看见苏陌如此用功,满意的点了点头。

    “师父,我的伤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很快,估计3天后就能去了。”其实苏陌好得快,也是因为宫流夜让白枫用了很多顶级丹药。

    苏陌还想说什么,但是什么都什么都没说出口。就盘膝而坐修炼去了。

    而这边苏府也得到了消息。

    “什么,小妹在夜王府,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辰觉得他有点不能接受,前几天,小妹出门失踪,现在又在夜王府。

    “听夜王府的人说,好像是夜王不小心打伤了小陌儿,所以深感愧疚,让小陌儿在夜王养好伤在回来。”

    “什么,那个夜王竟然打伤了小妹,居然这么没有风度。”苏辰有些生气,自家妹妹只是出去玩了一下怎么又会惹出这些是呢,竟然还受伤了。

    “父亲,你知道具体情况吗?”只有苏寒较为冷静。

    “我也不知道,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夜王并不想伤害小陌儿,至少她现在还是安全的。”苏父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不行,父亲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小妹,我要去夜王府看望小妹。”虽然得知苏陌较为安全,但是苏辰还是有些放心,要亲自看到才安心。

    “胡闹,夜王府可不是你想进就进的,就是你爹我也没有把握能闯进去。”苏父有些生气,苏陌现在已经生死不明,他可不能再让自己的小儿子去犯险。

    “父亲,既然夜王并没有对小妹做什么,说明他还是忌惮我们苏家的啊。”苏辰有些不明白,不就是一个王爷吗?居然让父亲如此忌惮。

    “你懂什么,夜王他怎么可能害怕我们这小小的苏府。”苏父想起当初陛下想封夜王为太子,却公然被拒绝的时候,那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