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玉佩

    更新时间:2017-12-03 10:38:53本章字数:2103字

    “流夜,我想我应该走了,我还有事情暂未处理完,等事情处理完我们再相邀一起游玩吧。”苏陌看了看自己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那需不需要我送你回去?”宫流夜虽然不想放苏陌离开,但是看见苏陌意已决,也不好挽留,反正她都说了一起相约游玩不是吗。

    “那,我先和我三哥回去了,你不要在意我三哥的傻。”苏陌无奈的扶了扶头,上次宫流夜把她家三哥领回来的时候,她现在都觉得丢人啊。

    苏陌看了一眼宫流夜便走了,苏辰默默跟在后面不说话。

    等出了夜王府,苏辰神秘兮兮的对苏陌说:“小妹,夜王是不是喜欢你哇,我看他完全不像传闻中的那样。”

    “三哥,传闻都是假的,你不要随便就信了好吧。”苏陌加快了脚步,她表示不想理这个傻哥哥。

    “小妹,等等我呀小妹。”

    “你自己回去吧,我先走一步了。”苏陌瞬间就跑得没影了。留下苏辰一个人慢悠悠的散步回家。

    苏陌回到相府,看见下人一阵严肃,觉得莫名其妙。

    “爹,发生了什么事吗?”苏陌走过去毫不留情的拍了苏林一下。

    苏林明显被吓了一跳,“陌陌,你终于回来了,我都要去夜王府找你了。”

    苏陌现在有点小糊涂了,不是让自家傻三哥传了信吗,“爹,我不是让三哥传了信的吗,我在夜王府很好,夜王也没有对我怎么样,我觉得什么时候你帮我去登门拜谢吧。”

    “那就好,此事包在我身上了。”苏林松了一口气,接着又想那个小兔崽子都忘记给自家传信,我要揍死他。

    “爹,其实我还有一件事要说,我准备去红枫林寻找药材,明日就准备出发。”

    “陌陌,你先别着急去吧,爹知道以后想要见你肯定很难了,你就先在家修炼,对了,这枚玉佩给你,这是你娘留下的,说是她师姐的信物,让你去拜师。”苏林突然想起自家娘子临走前交代的事情。

    “好的,那我先回房间修炼了。”

    “这不是碧天宗的信物吗,你娘不简单哇。”天机老人突然出声。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就我自家那个傻爹爹一直在等她。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苏陌这真的是很不懂了,自家爹爹不续弦的原因她也知道,就是不太明白他们之间的感情。

    “你还小,总会像你爹一样遇到一个意中人的,我记得天赐之人有一命中注定的人。算了,还早还早,你还是好好修炼吧。”

    “好吧( 。・-・。 )”苏陌回到房间后就开始默默修炼,除了修炼就是吃饭。

    夜王府

    “什么,一直在修炼。”宫流夜听着属下人的报告,有点无奈,估计过不了多久自己都要被超越了,不行,看来自己也要多加修炼了,被超了那什么资本去追自家娘子。

    “对了,罗刹之都的叛徒揪出来没有。”宫流夜可没忘记第一次见到苏陌的狼狈,让自己在自家媳妇面前失了面子,那个叛徒死定了。

    “属下已经找出叛徒了,是二长老派来的。”南辰逸觉得二长老在作死,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自家主子的手段吗,唉,碧天宗估计又要少一个长老了。

    “他是有多想要宗主之位,告诉师父,我不当这宗主了,总是有暗杀,如果他不把碧天宗清理干净,我就把宗主之位还给他。”宫流夜一点也不想要这个位子,自从自家师父云游把位子传给他后,忙上加忙,有一个罗刹之都就已经够忙的了,接管位子后就更忙了。

    “是,但是,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师父的性格,我也无能为力呀。”没错,南辰逸其实是宫流夜的师弟,觉得好玩就来当宫流夜的侍卫,其实不是什么好玩,是因为他打赌输了。

    “师弟,我知道你有办法的,我还要追妻,最近这些事务就交给你了。”宫流夜决定坑自家师弟一把。谁叫他是有喜欢的人了呢。

    “师兄,我帮了你有什么好处?”

    “晋级的天玄丹。”其实宫流夜在熟悉的人面前,可不是很冷,就是有点面瘫而已,在喜欢的人面前什么都不是问题了。

    “好。”南辰逸想要这个丹药很久了,奈何自家师兄不同意。

    “给你,我先去修炼了。”

    丞相府

    “师父,我现在发现一个问题,如果我要拜我母亲的师姐为师父,那不就是忽略了你吗。”苏陌现在才想起这个严肃的问题。

    “徒儿啊,你思想太为迂腐了,上一个天赐之人一共有九位师父,师父可以很多的。”天机老人想到上一任徒弟现在都有点点怕,那个徒弟后来凭借一己之力,成为了位面之主,掌控了整个世界,后来也不知怎么了,毕竟他在那时还不是一个灵魂,自己连她的师父都没见完过。

    “好吧,对了,师父,我最近又练出很多丹药,我准备拿到拍卖会去卖了。”

    “你去吧。”

    拍卖会

    “您是来卖丹药的吗?”

    这次苏陌直接就被放了进来。“是的,家师不在意钱财,而我有点急用,所以又来把这些多余的丹药卖了。”

    锦娘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那下次您什么时候来呢?”接着她又暗自后悔,虽然这是个小姑娘,但是这么问着实在是有些不好。

    “下一次,我过几天要去红枫林收集药材,接着便要去云游四海,归期未定。”苏陌倒没有生气,因为啊,问一句很正常,毕竟没有哪一个炼丹师出售丹药像她一样多,再者,她也不讨厌锦娘。

    “归期未定,小骗子。”宫流夜一听到苏陌来拍卖会就赶紧赶了过来,没想到听到的却是这一番话,看来自己有必要去一趟皇宫了。

    皇宫

    “父皇,儿臣最近喜欢上了一个人,希望您能为我们赐婚。”

    “你也有喜欢的人了,是哪家的姑娘啊,但是我要告诉你,你必须找到天赐之人,要不然这婚事没门。”

    “儿臣定会找到天赐之人,父皇,她是丞相府的千金苏陌。”宫流夜急忙答应了自家父皇的条件,小陌儿就要走了,如果此时不定下婚约,那么以后自己是否还能和她在一起,就是未知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