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任务

    更新时间:2017-07-29 16:39:27本章字数:2014字

    二十一世纪,Z国首都A市。

    天空被油墨染了个透,已是凌晨的A市寂静得像座拥有现代文明却被抛弃的死城,柏油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发出的声响倒是成为这座繁华都市的最后一点声音。

    被称为“A市最大的私企”的雄阳公司总部后面停着一辆毫不起眼的黑色五菱宏光,车里坐着六个身穿黑色紧身皮衣的人。

    那一头金色长卷发的女人面无表情坐在驾驶座上,暗红色的双眸时不时地瞥向头顶上的后视镜,右手指尖轻轻敲打着方向盘。

    后视镜里映着的女人低着头,墨色的长发挡住了她的脸,刺眼的电脑屏幕的亮光使她的脸异常苍白,白皙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移动着,像是一个舞者在舞台上跳着舞,竟是那般的赏心悦目。

    她像海一般深蓝色的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的一堆乱码,手指敲下最后一个字符,看着突然跳转的页面,紧抿的红唇悄然勾起,微小而不失清脆的声音溢出。

    “十分钟,动作要快。”

    金发女人微扬眉梢,打了个手势,她和副驾驶上的女人拉开车门,从雄阳公司的后门潜了进去。

    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响彻在空无一人的楼道里,她身边的栗发女人观察着四周的情况,柳眉登时一皱。

    这种毫无遮挡物的场地还真是对她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放心,对猎物来说,这种狩猎现场也对他们没有一点好处。”两人在电梯口前站定,金发女人按了下按钮,轻笑着对她说着,走进电梯间里。

    栗发女人看着她毫无防备的将后背对向自己,无奈的跟了进去,靠着墙壁就开始吐槽她,“人家是大老虎,你一只小狐狸也不怕被他吃了。”

    真是,这女人对她一点儿警惕心都没有,虽然很开心,但是,万一有一天别人易容成她呢!?

    真叫她操心……

    “诶蝎子你这话就不对了。”金发女人挑了挑眉,将一直捏在手里的银色面具扣在脸上,唯有额头的赤红色彼岸花图纹还露在外面,她回头看向毒蝎,清冷的声音因此变得沉闷,“我俩虽然身材不同,但我是千年的狐狸,那头大老虎的道行可没我深呐。”

    毒蝎戴上她纯黑色的全脸面具,嗤笑一声,表示对她的话一点儿都不信。

    “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两人不再闲聊,一前一后的跑到董事长办公室前,后背紧贴在墙上,呼吸降到最低,侧耳细听里面的动静。

    “董事长……你好坏哦……嗯啊……轻点儿……”

    暧昧的声音传来,毒蝎嘴角抽搐,突然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妈的为什么每次出任务都遇到这样的事,这些人都是泰迪吗?整天就知道干干干的!

    “嘿嘿……美人儿……”

    忽然一声闷哼伴随着刀没入血肉独有的声音响起,那董事长的说话声霎时消失,魅狐心里一沉,心道坏了!

    她和毒蝎对视一眼,直接踹开上锁的门闯了进去,就见到雄阳公司董事长倒在地上,面容狰狞,双眼惊恐的瞪着,似是在死前最后一刻还不相信他自己是这美人儿的猎物,那胸口的一大块鲜红异常刺眼,插在上面的匕首经灯光的照射,刀刃闪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而那个女人却悠闲自得的坐在办公桌上,墨色长发杂乱的散着,几缕青丝从肩上滑落到身前,酒红色低胸长裙勾勒出她妙曼的身材,双腿交叠,看到她们两人后,面上不见惊慌之色,反而微微扬起嘴角,黑眸中闪过一丝兴味,似乎早就知道她们会来到这里。

    靠,来晚一步!

    魅狐心里暗骂一声,抬眸看向那个翘着腿坐在办公桌上的女人,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狠狠地咬牙骂道:“妈的!咫娆!怎么是你!?”

    咫娆?正在检查尸体的毒蝎动作一顿,目光落在那女人的身上,站了起来,光明正大的打量着她,这就是咫娆么?倒是跟狐狸以前说的相差无几。

    听到她的骂声,咫娆把玩着她手上指尖大小的SD卡,笑得妖娆,理所应当的说道:“是我又怎么样,这家伙有组织的人员名单,我当然要拿回来咯。”

    组织的名单?

    魅狐瞳孔微缩,瞥了一眼那董事长的尸体,又看向她,语气已经恢复平静,“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黑蔷薇的人员名单。”

    她并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双手撑在桌面从上面跳下,迈过地上的尸体,悠悠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绚烂夜景,打开窗户,晚风徐徐吹在她的脸上,这才侧头看着魅狐,抬手指了指尸体,“他,确实只是一个小小的董事长,只不过偶然间被他拿到了名单,实属卧底的失误。”

    她耸耸肩,这种失误在她看来简直是天理不容的事情,这次回去一定要跟那位好好说道说道了。

    “好了,我该走了,那玩意儿就交给你们了,拜拜~”

    俏皮的眨了眨眼,纵身跳了下去,消失在二人面前。

    “就这么放过她了?”毒蝎一直在旁边站着没有插话,此刻双手环胸,扭头看着魅狐的侧脸,问道。

    “嗯。”她点了点头,“反正老虎也死了,黑蔷薇的事能不掺和就不掺和。”

    确实啊,黑蔷薇和赤炼不对付好久了,这事儿要是再掺和进去,他们又该借题发挥了。

    自找麻烦的事情她们可不干。

    毒蝎这般想着,就听到门外纷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磨了磨牙,“我就知道,照她这样的性子一定会送个礼物给咱们。”

    “行了,赶紧打,打完好走,不然回去竹子该训咱们的话了。”魅狐转身拍了拍她的肩,抽出腰间的匕首,神色蓦地一变。

    那种对鲜血的渴望和兴奋。

    她舔了舔嘴唇,主动走在了前面。

    毒蝎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轻笑了一下,兴许咫娆知道狐狸的习性,才特意把这些烂摊子留给了她们。

    毕竟这只狐狸,可是喝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