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为执念而活

    更新时间:2017-07-30 00:33:14本章字数:1580字

    报仇。

    夜颜在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字,垂在身侧的双手攥得发白。

    她违背了自己的原则,来到赤炼做个在刀尖上舔血的杀手。

    忍受着暗无天日的痛苦,经历着日复一日枯燥的训练。

    一双手沾满了鲜血,变得肮脏不堪。

    如果不是有这个执念支撑着她,现在她应该就是赤炼后山万千尸体的其中之一了吧。

    一旁的几人沉默的瞧着,心思却是千回百转,疑窦丛生。

    他们四个,除去竹子一直待在第二分部以外,都是出自同一家孤儿院。而她不同,比他们早两年来到赤炼。

    除了她的名字夜颜,其他的,他们一概不知。

    这报仇,又是什么意思?

    “好了,回去吧。”

    白离夜看她这个样子,终究是不忍继续责备她,毕竟他是知道这个女人背负着什么样的仇恨。

    当即就说了一句,转过身独自走进候机楼的大门。

    他这一走,这五个旁观的人一下子将夜颜围住,整得她嘴角一抽,暗叹一声。

    得,三堂会审的来了。

    “少主也太狠了,怎么说掐就掐呢。”云青竹看着君颜脖子两侧的红印皱了眉头,撇撇唇,咕哝一句,“早知道就不跟他汇报了……”

    夜颜敛去眸中的悲伤,勾了勾嘴角,抬起手轻拍着她的肩膀,“行了,这已经是最轻最轻的警告,不然我可早就在刑讯室里受折磨去了。”

    “这倒也是。”灵墨漪点点头,她倒是了解自家表哥的脾性,掐脖子在他的眼里,可能就是比平常的交谈稍微重了一点点的交谈方式。

    “只不过……”她顿了一下,话锋突然一转,轻幽幽的说着,眼睛里的情绪有些意味不明,“狐狸,咱们好歹也一块儿杀人近十年了,进蛇窟、闯雨林、过沙漠、经刑讯、做卧底等等这些事情可都是搭伙一起完成的。我的故事都掏心掏肺的跟你说了,你说你……怎么就什么都不跟我说呢……?莫非……你夜颜这名字也是假的?”

    夜颜心头一跳,眼里闪过慌乱,又很好的掩盖了去,却是被灵墨漪给捕捉到了。

    她心里暗自冷笑,好嘛,果然是假的。

    “真名。”她轻轻吐出两个字,话语间透着一丝冷意,“我总不能叫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的人的名字吧?”

    眼瞧着这人眼中的慌乱终于是藏不住了,她目光更冷。

    夜颜嗫嚅着,突然有种想要逃走的心理,心脏像是撕裂了一般的疼痛,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她脑海里闪过。

    那些被她锁住,沉寂了太久的记忆。

    脸色煞白,颤抖着嘴唇低声对灵墨漪说道:“我……我去冷静一下……一下就好……”

    然后,她完全不敢直视灵墨漪那双瞬间变冷的双眼,逃离了这里。

    “夜、颜。”灵墨漪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叫出这个名字的,眼里就像是有熊熊怒火在燃烧一般,“你他娘的走了就别他妈的回来!绝交!”

    她吼着,可惜夜颜的背影一点一点的在她眼前消失不见。

    “墨漪!”笙歌听着,赶紧叫了一声,柳眉紧紧皱着,“别说气话,兴许阿颜是有苦衷的。”

    “能有什么苦衷?!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有事不说,欲言又止的,这也就算了,偏生在我问她有什么事的时候来一句‘没事,我冷静一下就好。’,你说,这样三番五次的谁受得了?”她气得连额头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长吁了一口气,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不瞒你们说,每到这个时候我心里就百分之一百二的讨厌她,讨厌到想一枪把她崩了。”

    几人沉默着,确实,这么多年了,夜颜这个样子多多少少都让他们有些反感,只是没有办法,总不能去撬开她的嘴吧。

    “既然如此。”莫景炎淡淡的开口,“就让竹子去查,直到查出来为止。”

    “这样……不太好吧……?”笙歌犹豫的说着,终归是人家的隐私,这么突兀的去查……

    “那还能怎么办?你还想让她自己说么?”璟离无奈的摇摇头,捏了捏她微鼓的小脸,“也是为她好。”

    “OK,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云青竹打了个响指,爽快的应下了。

    此时,赤炼总部白离夜的房间里。

    “你这样从墨漪的质问下逃走,她会很生气。”白离夜坐在床边,手上端着一杯正冒热气的咖啡,瞥了一眼那蜷缩在床角打颤的女人,继续看着落地窗外的明媚阳光,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夜颜盯着眼前的黑色床单,痛苦的闭了闭眼,轻叹一声,沙哑的声音带着恐惧和无力。

    她自嘲的笑了一下,脑袋朝身后的墙壁靠去,“是我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