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单独的任务

    更新时间:2017-07-30 15:58:36本章字数:1453字

    “嗯。”白离夜迎合着她的话,就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咖啡放在床头柜上,“确实是你自作自受,憋在心里自己疼,还让他们担心,何必呢,说出来多好。”

    “说出来……”夜颜呢喃着,眼神飘得有些远,扯了扯嘴角,“我怕连累他们。”

    她不能再失去这几个人了。

    “连累?”白离夜挑了挑眉,轻笑着摇摇头,抬手就在她头上打了一下,“你是不相信他们的实力,还是不相信赤炼的实力?”

    “痛!”她痛呼一声,所有的悲伤情绪都被这个弹指打散,捂着脑袋恶狠狠的瞪着他,腮帮子鼓鼓的,哼哼了几下,“被你打傻了都要。”

    每次都打她头!就打她头!也不会换个其他的地方!

    “呵呵……”没成想这魂淡男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低沉的轻笑声带着愉悦,在空荡的房间里弥漫开来。

    竟是如此让人沉醉。

    白离夜瞧着眼前的丫头眯着眼睛一脸满足的样子勾了嘴角,哪里还有先前的冷意?

    “魅,如果过几年你还没有男朋友,咱俩就凑合凑合得了。”

    夜颜一听,依旧眯着眼睛,轻轻撇了撇嘴,果断的拒绝了他,“不要,你想老牛吃嫩草,门儿都没有。老男人。”

    老男人?

    他眉梢一挑,行,老男人就老男人,好歹大她十岁呢。

    “这可由不得你。你的BOSS一做了什么决定可就收不回来的。”白离夜说着,站起来走到自己纯黑的办公桌面前,捏住那上面摆着的一个牛皮纸袋,“档案袋”三个红色大字明晃晃的印在正中央,他看着,眯了眯眼睛。

    还真是BOSS坚持要把自己嫁给这个老男人?夜颜心里哀嚎一声,咕咚一下子趴在床上不动了,小脸埋在床单里,闷闷的说:“我还是少女,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

    “根据Z国律法,年满十六周岁的人皆是成年人。恭喜你,你已经成为成年人两年零四个月了。”他走过来,拿着档案袋就在她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起来,给你看个东西。”

    她不情不愿的翻身起来,接过那个档案袋,抽出里面薄薄的一沓印满字的白纸。

    略略的扫了一眼,目光定格在那张蓝底的证件照上,瞳孔微颤,呼吸顿时粗重了几分,张了张口,努力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这……这是什么……?”

    又或者说……这是谁……?

    “你哥,君长卿。”

    “不可能!”夜颜突然吼了一声,有种歇斯底里的意味,所有维持着的镇定全部破碎,“我哥姓君,不姓叶!他才不是什么叶家大少!他怎么可能是我哥……不可能是……”

    “你之前就知道的。”白离夜面色平静的说着,她抬头怔松的看着他,他那洞悉一切的眼神让她无法逃避。

    眼圈瞬间就红了。

    “从你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开始,你就知道了。”

    是,她早就知道了。

    只是不愿意相信,不愿意面对。

    夜颜蜷缩着坐在床上,双手抱着头,指尖轻颤,贝齿紧紧咬着下唇,终于是记起了那些令她痛苦的记忆。

    耳边重新响起小时候的她和她母亲的对话。

    “妈妈,为什么您老叫哥哥‘夜倾妖’啊?哥哥不是叫君长卿么?”

    依稀记得母亲当时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凝视着那个在夕阳下练防身术的父子二人,眼里尽是温柔。

    “那是妈妈给你哥取的第一个名字,结果啊你爸不同意,非要随我姓,就给改了,那个坏男人。”

    叶倾妖,夜倾妖。

    她父亲夜墨胤的“夜”。

    哥哥啊哥哥,你跟阿颜真的想到一起去了呢。

    她苦笑。

    “晚上去一趟M国,凌晨一点的机票。”

    白离夜的声音在她上方响起,夜颜垂着眸子,没有像往常一样抗议加班,而是皱了眉头,低声说着,“我哥在M国留学,你就不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吗。”

    “呵。”他笑了一声,抬手揉了揉她的长发,“要是怕,我就不会让你去的。”

    “到了那边会有人接你的。”他脸上的笑意微敛,“你要小心点,黑蔷薇刚发布了红色追杀令。黑蔷薇M国根据点的领头,可是那个疯子。”

    闻言,夜颜太阳穴突突的发疼,扯了扯嘴角,那个疯子啊……

    真怀疑这人是不是在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