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身世

    更新时间:2017-08-11 17:58:13本章字数:1543字

    “你打算赖在这里不走了?”白离夜坐在纯黑色办公桌前,手里拿着资料,淡淡瞥了躺在他床上休憩的夜颜一眼,抬手看了看时间。

    嗯,下午三点。

    从上午八点一直睡到下午三点,没参加训练,就这些,足够给她记个大过了。

    不过看在她真的很累的份儿上,就饶了她这一回。

    “嗯~”只见那丫头眯着眼睛,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像只浑身漆黑的猫咪一般,暗红色的眸子朝他看了过来,娇艳欲滴的红唇就轻轻撇了撇,“着什么急嘛,凌晨一点的飞机,现在才几点,你让我加班还不让我补眠咯?”

    合着是他的不对?

    “哼。”他轻哼一声,左手撑着下巴,幽深的黑眸里弥漫着的情绪不明,嘴角微微勾起,浑身散发着邪魅慵懒的气息,低沉的声音从薄唇之间溢出,“我猜你是怕面对墨漪和他们吧。”

    “……”夜颜刚想说出口的话默默又咽了回去,咬了咬唇,心虚的咕哝着,“好吧……我承认确实是这样的……”

    与此同时。

    这间欧式风格的房间里,地板正中央铺着一张画着深绿竹林油画的圆形地毯。

    暗棕色的电脑桌上摆着三台台式电脑,云青竹坐在前面,眼眸紧紧盯着屏幕中显现的一堆代码,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移动着。

    “真不愧是BOSS和少主想藏起来的资料。”站在她身侧,背靠着墙的笙歌看着云青竹这套设备,不禁感叹一声,“都把这压箱底的东西拿出来了还是查不出来。”

    “竹,查查君家灭门的案件。”

    闻言,云青竹顿了一下,侧头不解的盯着莫景炎,“君家灭门?你是觉得阿颜和君家有关?”

    莫景炎点了一下头,眼底晃过深思,“君家灭门的时间是在1996年的2月8日晚,而夜颜恰巧也是那晚被少主带到赤炼的。这两者,或许有什么联系。”

    “……”她沉默片刻,手指又在键盘上敲敲打打起来。

    页面跳转,“案情报告”四个大字出现在她的眼前,云青竹一边看着一边呢喃出声,“一共一百一十四个人死亡,两人失踪。其中三十人的右手掌心纹有黑色桔梗花,君家主管家王成德死在离案发现场一千米左右的阳华道上,失踪的人为户主君昌胜的孙子君长卿、孙女君颜……”

    她读不下去了,心头那种预感越发强烈,尤其是看完这案情报告之后。

    Z国人都清楚,现在叶家大少叶倾妖是叶老爷子从家外头捡回来的,只不过谁都不敢说罢了。

    干她这一行的,更是清楚,叶老爷子是1996年2月9日上午捡到叶倾妖的。

    有传言称,叶倾妖就是当年君家灭门后失踪的长子君长卿。

    无风不起浪啊……

    如果这个传言是真的,那么那个失踪的小女儿君颜呢?

    会不会就是这个被少主在那晚‘恰巧’捡到的夜颜?

    君颜,夜颜,名字差的也只有一个姓。

    这么多巧合加起来,就不再是巧合了。

    “我记得……君颜和君长卿的父亲是叫夜墨胤对吧……?”灵墨漪嘴唇嗫嚅着,良久才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她好像明白了,为什么狐狸看她和表哥的眼神中总是透着一丝羡慕。

    可能……狐狸真的是有苦衷的。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

    “原来,她姓君啊……”璟离低声说着,延长的尾音似是叹息,似是感慨。

    谁能想得到呢。

    一个成天笑嘻嘻的少女身上会背负着如此的血仇。

    那个晚上她才几岁,四岁吧,就眼睁睁的看着君家大院的八十四个人倒在自己面前,至亲死在自己怀里。

    四岁能记住多少事?可她,依旧记得那么清楚。

    他自己和笙儿,算是幸运的了。

    璟离的目光转向抱着他,头埋在他怀里的笙歌,墨眸里氤氲着温柔,薄唇就在她头顶上吻了吻,大手覆在她的后脑勺,一下一下,轻柔的顺着那墨黑的长发。

    在如此炎热的夏天,笙歌突然觉得很冷很冷,兴许是房间里开的冷气太足了?

    她默默又往璟离的怀里凑了凑,感受着他一下下的轻抚,心里的寒意也被一下下的抚平。

    她什么也不想说,干杀手的,有几个不是被父母抛弃的,又有几个不是身负仇恨的。

    他们都是一群被光明遗忘了的人,品尝着这世界各种的黑暗和血腥。

    一点一点,将人性磨灭,成为所谓没有灵魂的躯壳。

    也是幸运,才让她,和他们进了赤炼。

    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只训练杀手,不训练杀人机器的杀手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