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7-07-30 11:38:35本章字数:2755字

    “兰兰,你在厕所里磨蹭什么呢,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墨迹的毛病”

    “我的母上大人,我这不是抓紧时间换衣服的吗,您什么时候能改改唠叨的毛病,哎呀,哥哥走了,就我一人听你唠叨,好心衰呀”我夸张的回答道。

    我叫苏汀兰,取自于与“岸芷汀兰,郁郁青青”.听母上大人讲,我的名字还有段来历。当时为了给我取个既文雅又别致的名字家里吵翻了天。外婆要给我取个“英”呀,“春”呀,俗不可耐的名字,妈妈想紧跟时尚韩流给我叫个“熙”“萱”……,外婆据理力争,妈妈当仁不让,外婆说妈妈不孝敬老人,妈妈讲我的孩子我做主,家里充斥着巨大的火药能量,仿佛一丝火星就能炸的天翻地覆,粉身碎骨。爸爸两边赔笑脸讲好话,外公捋着不太长的胡须直摇头。最后还是家里的大BOSS--外公一锤定音,“你们别争了,就要苏汀兰吧”。有次外公搂着我在葡萄架下看星星的时候讲起了我名字的来历,原来外公当时看外婆和妈妈争得不可开交,就随手翻开桌上的书,第一眼就看到了“汀兰”这两个字,不假思索的就定下了我的名字,当时的我感觉到几条黑线华丽的从我额头飞过,身后跟着一群乌鸦,外公呀,如果您第一眼看到的是苍耳,那我岂不成了小刺猬。再后来有人询问我名字来历的时候,外公总是眼睛眯起,透出兴奋的光芒,用倍儿骄傲的口气说“我取的名字,哎呀,当时我翻了很多的名典古书,多次斟酌后才定下的”“不错不错,好名字,将来肯定有出息”。“哈哈哈,哪里哪里”外公发出爽朗的笑声,顺理成章的接下了别人的恭维。

    言归正传,目前我芳龄16,即没有婀娜多姿的身姿,也没有天仙般的姣好面容,但是我也属于明眸皓齿的姑娘,有着栗子色自然卷曲的长发,圆圆的娃娃脸,红润透亮的皮肤,微胖界的标准身材。平时特别喜欢看小说,看动漫,喜欢天马行空的想象。我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温婉贤淑的妈妈,风华正茂的哥哥苏立。从我上小学起,妈妈的唠叨就一直萦绕在我的周围,我的哥哥是个又帅又暖又man的男孩,年龄比我大三岁,早已是万千少女心中的骑着白马的王子了,但是他非常宠爱我,会答应我的一切要求,我开心了会跟他一块分享,伤心了哥哥会哄我,安慰我,我和哥哥没有任何秘密,我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充满爱的家庭里。

    “汀兰,你给我快点,马上就到时间了,”妈妈在外面催促道,“就跟你段伯伯家吃顿饭,都是熟人,你穿干净点就行了,打扮那么好干吗,又不是走秀”

    “哎,妈妈,兰兰也长大了,也知道爱漂亮了,您就别管她了,咱们先到外面等她吧”我的哥哥拉了拉妈妈的衣袖说道,顺道敲了敲厕所的门“兰兰,你快点,我们在外面等你呦”“哥哥,我马上就弄好了”正当哥哥准备转身出去的时候,厕所门开了,我穿了一件白色的雪纺连衣裙,头上梳了一个时下流行的丸子头,脸上不施粉黛,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整个人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我特地在哥哥跟前转了一圈,询问的眼光征求哥哥的意见,直到哥哥竖起了大拇指,我开心的像只八爪鱼粘到了哥哥的身上。“兰兰,你下来,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都多大姑娘了”妈妈不合时宜的打断了我们,我顺势跳了下来,哥哥替我整理了一下稍有凌乱的头发,最后宠溺的用手揉了一下我的头。

    这时,出租车也停到了我们跟前,哥哥拉开了前门,让妈妈上车,继而拉开了后门,我和哥哥坐在了一起。“妈妈,这次段伯伯为什么请咱们吃饭呀”妈妈回过头扫了一眼说道“你段伯伯说是为了庆祝你哥哥考上上海的大学,顺道庆祝一下你们考上重点高中”“哎呀,原来我跟段一博是顺道呀,哥哥是主角,不过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么吊儿郎当的段一博居然能跟我考到一所学校”“苏汀兰,别抬高自己,贬低别人,有本事你给我考个全校第一试试”妈妈回呛到,妈妈一旦对我生气时就会喊我的全名,我识趣的闭上了嘴。

    我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的景色快速的从眼帘闪过。任思绪如脱缰的野马驰骋在那个风景秀丽的小村庄,我和一博相识的那个阳光明媚的小村庄。

    由于爸爸妈妈忙着工作,哥哥上学,自然而然照看我的活儿就光荣的落在了外公外婆身上。小时候的我剪着板寸,穿着裤衩背心,带领着一群“春呀,英呀”的小伙伴在村里乱窜。今儿带领大家撵鸭子,明天轰着鸡妈妈和小鸡四下逃窜,后儿玩警察捉小偷的游戏,用弹弓当枪,打碎了李大妈,赵大爷家的几块玻璃;外公佝偻着背,迈着不太矫健的步伐在前面走着,我低着头,边玩手指边在后面慢悠悠的跟着,外公看到我这样,转身用手拎起我脖子后边的衣服,往前一扔,我踉跄了几步,外公大声呵斥我“走快点”我吓得缩了缩脖子,小跑着赶到了前面。走到了赵大叔家,外公从兜里掏出平时不舍得抽的好烟,递给赵大叔,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给赵大叔点上烟,陪着笑脸说“老赵,孩子还小不懂事,我都批评过她了,给你家玻璃打碎了,我过两天就赔给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汀兰吧”转过头,声色俱厉的对我说"还不给赵大爷道歉,看你干的好事“赵大爷,对不起,我错了”我低着头,用细弱蚊蝇的声音回答道。“大点声,说梦话的声音都比这大”外公高声叱责我。我被怒吼的声音吓的一哆嗦,眼一闭头一横,拿出了上断头台的气势,90度弯腰哭着说“赵大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时,赵大爷才不紧不慢的说“哎呀,老沈,你这时干什么呀,看把孩子吓的……”就在外公和赵大爷彼此寒暄聊天的时候,我跑到墙角顺手拔掉了几根我不认识的蔬菜苗,心里愤愤的说,让你告状,让你告状。

    “李大妈对不起,我错了”李大妈的眼睛自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外公手中的一袋鸡蛋,外公笑呵呵的向李大妈解释,顺势把鸡蛋给她,李大妈眉开眼笑的接过鸡蛋,说“孩子吗,都小,哪有不调皮捣蛋的时候”。我一路小跑追随者外公,一家家的道歉,后来得到了“混世魔王”的“光荣”称号。回到家,外公罚我在院内反躬自省,我想向外婆撒个娇,让外婆求个情,“站到那个圈里去,我不批准不准出来”我张皇地回过头来,看到了外公怒目圆睁的脸。我收起了那点小心思,乖乖的站在了圈内,眼泪吧嗒吧嗒的落在了手背上,滑落到地上,然后消失不见。

    忽然,我被对面窸窸窣窣的声音吸引了,只见一双小手紧紧的攀着砖块,继而一个小脑袋露了出来,随后一条琵琶腿搭在墙上,稍一用力整个人铺在了羊肠小道般的墙面上,而后他坐直身子,两条琵琶腿不安分的荡来荡去。我被他的一连串的动作惊呆了,停止了哭泣,一路小跑过去,仰着头看他。忽然,他纵身一跃从墙上“摔”了下来,虽然墙头很低,但是我也着实吓了一跳。他起身拍拍身上的土,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递给我,并且用胖乎乎的小手拭去我眼角的泪,说“给你这个,很甜的,不哭了好吗”。以至于后来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也给自己买根棒棒糖,但是我尝遍了所有味道的棒棒糖,都不及那根那么香甜。

    后来的后来,村里的小伙伴都离我远去了,我的身后只有那个笑起来很阳光,对我不离不弃的跟屁虫————段一博。在后来,我们一起回到了父母的跟前,一起上幼儿园,一起上小学,中学,然后又一起上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