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关于分手

    更新时间:2017-07-31 14:36:56本章字数:2068字

    六个月前,我自以为可以陪我走进婚姻殿堂的女人在一场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分手。

    至于分手的原因,至今我还是一无所知。

    分天前的夜晚,她说:肖宇,我们结婚吧,再给你生一个孩子,对于25岁的我,父母也常埋怨,该结婚了。

    沉默许久后,我终于说道:“能和你相守一生是我莫大的荣幸。”

    等我出差去上海跟公司交接下文件,回来以后选一个合适的日子,我们就结婚。

    “这一夜,我们在床上疯狂的激吻……”

    送雪梅去机场的那天,我们相拥,相吻,她在我耳边轻声说道:等我回来……

    雪梅走后,每天晚上通电话都在讲述着回来以后的生活。时常讲着讲着她就睡着了……

    分手那天,刮起了大风,我和往常一样,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听见手机“嗡嗡”的声音,看了下,是雪梅打过来,我便接通电话,沉默了大概五秒之后,雪梅哭泣的说:肖宇,我们分手吧!

    听到雪梅说分手,身体好像一瞬间被抽空了一样,

    沉默许久,才问道: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

    她的哭泣声越来越大,声音缠绕哭泣声,久久不再言语。

    我再一次说道:我去找你行吗?

    肖宇,你要照顾好自己,说完便传来电话“嘟嘟”的挂断声。

    我一遍又一遍打着。传来的都是,您拨打的电话以关机……

    我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在车上我立刻定了一张D市飞往上海的机票。

    次日凌晨一点,我抵达了上海,坐车到雪梅租的小区,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我用力的敲打着门,迟迟没有人回应我,由于长徒奔波,最后无力的靠着门躺了下来。

    我从口袋里掏出烟,大口吸着,慢慢的靠着门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一点了,我拨打着公司的电话,请了三天年假。

    接下来两天,我除了到小区门外买了几个包子,几包烟,便没有离开过。

    离开的那天,天空下着大雨,我的心在这座城市彻底死了……

    和雪梅分手后的前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无心上班,最后递交了一份辞职报告。

    之后的三个月,酒吧,KTV,各种娱乐场所中渡过,三天一大醉,两天一小醉……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给雪梅打过电话,也没有勇气拨打。

    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走在D市繁华市井的街头,看着灯红酒绿的街头,电话总在不经意之间响起,李峰打来的,标准的富二代,大学同学四年没少蹭他的,被公司辞退后的三个月便是和他天天烂醉如泥,接通之后没等他说话,我便先说道:房子卖了没?

    你要我一富二代去给你卖房子,别人还以为我家破产了,先别提房子,我跟你说今天MOMO酒吧来了几个模特,要不要咱哥俩去瞧瞧?

    我苦笑的说道:你都没去怎么知道有模特?

    酒吧经理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说今天有模特,你个白痴……

    李峰再一次问道:到底去不去?

    不去了,今晚风景不错,想独自走走,你去吧没等他说话,我便挂了电话。

    ……

    房子是我和雪梅一起买的,当初花了五十万,她出了二十万,我出了二十万,找父母拿了十万。

    在这个没有雪梅的夜晚,走到哪里都是孤独,点上一根烟,走在人群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有情侣间的暧昧,孩子欢乐的叫着爸爸,婴儿的哭声。如果雪梅没离开的话,我想很多年以后,也会有个孩子,吵着闹着……

    回家的路,比以往走的更快,看着家里的一成不变的装饰和衣柜里留下的衣服,这一刻我多想给她打个电话,询问她吃饭没有,今天过得怎么样,什么时候回来?

    挥霍的几个月,花光了我所有积蓄,面对现在的自己,确实没有心情继续找工作,也没有把心思全部投入工作的状态。

    这一夜,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失眠,也许是没有酒精的缘故,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被手机铃声吵醒,我有气无气的接通电话之后传来韵寒的骂街声……

    肖宇你是不是在要死,姑奶奶我昨天晚上到现在已经给你打了四个电话了。

    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问我要不要死?那你该多无聊……

    懒得和你臭贫,说正经的,我听说你准备把房子卖了?

    嗯,房子有二十万是雪梅的钱,既然分手了,当然要把钱还给她,

    那到也是,不过你把房子卖了你睡哪里?

    我调侃道:要不你收留我也行,就睡在你花店门口,你看怎怎么样?

    韵寒没有理会我的调侃,只是说了句让我等下去找她便挂了电话。

    洗漱完,穿上衣服,下楼坐了辆出租车,20分钟便到了韵寒的花店,下车之后看见韵寒坐在椅子上,右手撑着下巴,她并没有发现我的到来,好像在思考什么, 看着熟悉的店名,“我家花店”这样的店还能盈利,心里默默地鄙视着,看着门面的这块地和来往的人群,我心里产生了个想法,摆地摊……

    看着韵寒发呆的样子,我决定吓一吓她,谁叫她刚才骂我来着,还想当我姑奶奶,我慢慢地放轻脚步,一步一步的走到她身边,“嗨”瞬间拍着她的肩膀,只见韵寒一声大叫:“啊”

    韵寒发现是我在吓她之后,瞬间暴走,说道:今天姑奶奶不打死你,我就不姓陈。说着就准备动手。

    我立刻双手举高,蹲在地上,说道:姑奶奶,我错了,别打我。

    心里想着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所为。今日奇耻大辱来日必当双倍俸还,当然这些话我是不敢说出来的。

    韵寒并没有真的打我,说道:你还是和大学时候一样无聊。~

    我并没有接韵寒说我无聊的话,大学时候我们就是这样打打闹闹过来的。

    停顿后,我问道:今天叫我过来干嘛?

    你不是说要睡我花店门口吗?我哥前几天出国了,房子空出来了,准备带你看房子,满意的话你就住下。

    我连忙说道:寒姐, 我可没钱交房租,穷的饭都吃不起。

    韵寒给了我一个白眼,说道:我就没见过比你脸皮还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