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奶茶店

    更新时间:2017-07-31 20:34:48本章字数:2032字

    我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我知道她说的漂亮女人是韵寒,尽管她说的很直白,而我确实是被生活击垮一蹶不振的男人。

    我将烟熄灭,说道:你观察的很正确。

    她微微一笑,在手机里找到一张图片,将手机递给我。

    画的是我蹲在地上,右手摸着脑后,地上摆满了拖鞋,韵寒将手放在我肩上,好似在安慰我一般。

    我将手机还给她,说道:这幅画确实很棒,但是缺少了灵魂。

    她难以置信的问道:少了什么?

    少了你说的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男人开着的宝马X5,和地上烟头,这样才能显现出一个落魄的男人,

    她想了想说道:如果将你说的描绘到画里,确实很不错。

    我笑了笑,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丁瑶。”

    说完她便起身,向前走着。

    而我却没有跟上她脚步,依旧坐在长椅上思考着……

    丁瑶突然转身对我说道:我不会将你说的描绘在画里。这个世界没有被生活击垮的人,只有对自己不自信的男人。

    看着她消失在街角的尽头,抽完一根烟后,我便相继离开。

    回到家,洗漱完之后,躺在床上我思考着丁瑶对我说的话,为何她不原意将我说的描绘出来,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在电话的叮铃声中被吵醒,我迷糊的找到手机,看到是租出店铺的王小姐打过来的。

    肖先生,今天有没有时间过来把同签了。

    我突然惊醒,昨天没有签合同便把打了一万块钱过去。

    肖先生,您在吗?

    在的,下午到您店铺把合同签了。

    电话挂断之后,我整个人都清醒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十二点了。

    穿好衣服以后,在卫生间洗漱,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用冰冷的水拍打着脸,又用牙齿咬着嘴唇,直到流出血,依然感觉不到疼,我恨这样的自己。出门后,意外接到李峰的电话,他让我去驱动台球室,说把韵寒的车钥匙给我。

    来到台球室已经十二点四十了。

    李峰望着我说道:要不要来一杆。

    不了,我等下还要去店铺。

    李峰又打了杆,说道:什么时候开业?我过去给你捧捧场。

    别,您这样的大人物,我请不起。我玩笑道。

    旁边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男人说道:李峰,这是朋友?

    李峰笑了笑说道:不是,这是我“弟弟。”

    黑色夹克男人向我走了过来,递给我一根烟,转手丢给李峰一根。然后给了我一张名片,将手搭在我的肩上,说道:有时间过来玩。

    李峰连忙将话接过去说道:我这弟弟只对女人感兴趣。说完对着我笑了笑,是不是?小宇子。

    峰哥,我开业的时候叫你行不行?

    你早就这样说不就好了,放心,到时候带妹子过去给你撑场子。

    说完便将车钥匙丢给我。

    我……

    告别李峰之后,在车上我看着黑色夹克男给我的名片,笑了笑,如果不是李峰,他并不会理睬我,更不会递给我烟,因为我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带着情绪我点燃他给的烟,深吸了一口,将情绪全部吐出车窗外,让它随风飘散。要想赢得尊重,必须先要有钱,也许我态度很消极,但事实就是这样……

    开着韵寒的车,来到店铺。

    王小姐将带好的合同,放在我面前。我仔细看了看,并没有什么问题。

    将剩余的钱转账给她之后,我便在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王小姐离开后,我便接到韵寒的电话。

    肖宇,你在哪里?

    华丽百货,你要过来吗?

    “嗯。”

    半小时后,我看见韵寒,她穿着橙色外套,格外显眼。

    我向韵寒问道:周燕一个人在店里忙的过来吗?

    韵寒摸了摸耳朵,说道:你猜?

    我猜她肯定趴在桌子上睡觉,哈哈……

    韵寒:……

    你来找我有事吗?

    “人家想你了嘛,”

    我结巴的说道:别别别,你你别这样说说话。

    韵寒向我走近了,说道:看把你吓的,说话都结巴了。

    我:……

    别闹了,我带你去看我租下的店铺。

    我找来两块擦拭桌子的碎布,丢给韵寒一块。说道:帮忙,等下请你吃饭。

    韵寒没好气的说道:这就是你说的带我参观?我来找你,你却把我当苦力。

    我接来一桶水,将碎布打湿,只见韵寒拿着碎布,憋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我连忙说道:姑奶奶,您到一旁坐着。看着我行吗?

    韵寒点了点头,顺势将板凳擦拭干净,坐了下来。

    我一阵无语……

    韵寒将碎布拿在手上旋转着,说道:肖宇,这店铺一年多少钱租金?

    我擦着桌子,见她玩的不亦乐乎,摇了摇头,说道:秘密。

    我并不想告诉他,这钱是找李峰借的。

    韵寒并没有继续问下去,将外套脱下,拿着碎布向我走了过来。弯下腰准备将碎布放在浑浊的水里。

    她没有必要帮我做这些,我将她手抬起,说道:你就在旁边陪我说话就好了。

    韵寒失神的望着我,片刻后才说道:你心疼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只见她已经将手放在浑浊的水里。又将碎布用手拧干。

    半小时后,将店铺打扫的一尘不染。

    出店铺后,韵寒将五指敞开,放在额头,睁开一只眼望着挂在天上的太阳。

    路上两个行走的女孩,看着韵寒,其中一个说道:她好美,像画里走出来的仙子。我要是长她这么美,该多好……

    我将矿泉水,拧开后,递给她。说道:刚刚两个小女生夸赞你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子。

    韵寒喝一口水,说道:小孩子说的话不作数。

    小孩子天真单纯,说的都是实话。

    韵寒笑了笑,说道:那你觉得我漂亮,还是雪梅漂亮?

    我:……

    两人沉默中,我先开口说道:还有件事没办。

    韵寒问道:什么事?

    招人啊,奶茶师,和服务员。

    我拉着韵寒的手,她却一动不动。

    我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我想吃冰淇淋,”

    ……来到便利店买了冰淇凌,我又买了包烟。随后找到一家打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