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她哭了

    更新时间:2017-07-31 20:45:56本章字数:2011字

    “入夏的天气,让我在草地上丝毫感觉不到冰冷。当我睁开双眼,便看见丁瑶四十五度弯腰注视着我。”

    “我从草地上坐了起来,丁瑶坐在我身旁双手抱着膝盖。沉默了许久……”

    我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儿真是个散心的好地方。枯黄的树叶飘落在河水上,带着忧伤飘向远方!

    丁瑶将头侧偏,脸颊靠在膝盖上,望着我,思考了片刻才说道:你又不是它,怎么知道它是的忧伤。难道你会读心术?

    我笑了笑,说道;“树叶的使命就是成全了树,人们只会记得是树美化了城市。却将树叶遗忘。落在街道上的树叶,往往被人焚烧,或埋葬在地上。”

    丁瑶沉默了半刻,说道:是啊,往往都是成全了别人,自己的却躲在角落里哭泣!

    我站了起来,将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丁瑶肩上。

    丁瑶望着我说道:“你是不是经常将外套搭在女孩子身上?”

    “不是,怕你冷。”

    谢谢。

    我将丁瑶拉了起来,说道:我们走吧。

    ”嗯。“

    天空突然下起了蒙蒙细雨,本是无雨的季节连续几天一直下不停。

    我从丁瑶手中接过画板,画架。说道:我们快点走吧!这雨应该不会停。

    丁瑶望着天空,任由雨滴落在脸上。随后说道:我们淋雨慢步走吧!

    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有淋雨的想法,看似活的她。背着画板忽悠无虑的行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我又想起昨晚她一个深夜出现在街头。难道她失恋了?我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真是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女人……

    走了接近十分钟左右,丁瑶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我这才发现她身体是并不是那么好!

    “看着雨根本没有停的迹象,我将她拉到一个亭子下,找来没有被雨水淋湿的树叶,和木头。将火点燃……”

    我满身泥土,手在刚刚拾木头的时候划伤,我艰难的从口袋里将烟拿出来,给自己点上,丁瑶将我的外套放在火堆旁。

    我询问道: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天黑拿着画板出来绘画,还要淋雨。

    丁瑶好像做出了一个决定,看着我许久后,才说道:我爸爸在我十二岁的时候,被一辆大客车就在我们昨天的那个路上,被撞了……司机酒驾,要不是我非要吃冰糖葫芦,也不会发生……

    “我很气愤,为什么喝酒非要开车,将一个完整的家,毁的支离破碎。毁了别人,又害了自己。”

    沉默片刻后,我说道:你妈妈呢?.

    爸爸去世以后,我和妈妈回到了武汉,高中的时候就跟妈妈去了英国。

    那怎么会突然回来了?

    “今天是爸爸的忌日!”

    刚我还是思考她为什么会独自出现在街头,为何还要淋雨,还误会她失恋了,我责怪自己,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片刻之后我对丁瑶说道:“这个世界太无情,每天都在让人体会着生离死别,而活下来的人,比死更加难受,每一天都在思恋一个已经离我们远去的人。”

    丁瑶搂着腿,好似听不见我说话一样。

    雨慢慢的停了下来,我又将木头丢进火堆,让我们在深夜不会寒冷。

    “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感同身受,而我能做的只能是在一旁默默的陪着她!”

    看着她眼角流出来泪,我离她进了些,说道:“生活就是这样,总是在要我们去接受一些不能接受的事实。”

    丁瑶突然将我抱住,哭泣声在我耳边环绕,我拍了拍她的后背,发现她的衣服早已淋湿。

    片刻后,我说道:“丁瑶,虽然你爸爸离开了你,给了你一个不完整的童年,可是你要相信他是爱你得。如果他在天上看着你,你说他该有多自责。”

    丁瑶在我胸口点了点头。

    我看着这个支离破碎的世界,它对我也没有产生过同情。

    我对怀里的丁瑶说道:明天我们去看看你爸爸吧!

    丁瑶将头离开我的胸口,擦了擦眼泪,说道:嗯,我们回去吧。

    我将丁瑶扶起来,问道:“你住哪里?”

    丁瑶低着头说道:“丽景花园。”

    我背着画板,顺其自然的拉着她的手,一路上相谈甚少。

    我看着眼前的别墅区,心里一下凉了。我一直以为她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却没想到,她过着我不从来不沉体会过的生活。我松开了她的手,我自卑,她像挂在天上的月亮,而我只能仰望着她。

    丁瑶看了看我,说道:怎么了?

    可能是我刚才松开她的手,让她反应了过来。我连忙开口说道:“没事,我们走吧!”

    这房子是我妈很早以前买的,以前我和爸妈都不住在这里,爸爸走后,每年我们都回来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今年妈妈因为临时有事,没回来,所以我一个人回来了。

    我没想到她会跟我解释一番,恐怕她猜出来我刚刚为什么松开她的手。

    走了接近10分钟后,丁瑶将们打开后,对我说道:你先坐会。

    我先去洗澡,你随便看一下。

    我突然向丁瑶问道:“”你不怕我是坏人?

    怕,你是吗?

    “我不是。”

    丁瑶转身走向卫生间,我打量起她的房间,很普通,一张床,在床头看见一个相框。三个人的合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丁瑶的爸妈。我看见相框里面的男人。抱着丁瑶,笑的那么慈祥……

    走到衣柜旁边的桌子旁,看见到她描绘我的画像,只是她真得没有将我说的车和地上的烟头描绘进去。

    我将窗户打开,一股凉风袭来,我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用力的吸着,一根烟吸完后,我还保持着原有的姿势,望着漆黑的夜,快乐,对我来说,越来越远,我能体会得全都是被这个世界遗弃的感受,我双手捏着脸,作出一个笑脸,我看不见自己的表情。却感觉笑也是自己做来的抽象表情。

    许久之后,我听见吹风机“呼呼”的声音,她应该在吹头发,我关上窗户,走向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