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韵寒生病了

    更新时间:2017-07-31 21:08:01本章字数:2014字

    站在卫生间里面,我将点烟的烟,深吸着,掏出手机,却不知道如何给丁瑶打这个电话,我又将快灭了的香烟吸了一口,随后冲进下水道,许久之后给丁瑶发了条短信:对不起,丁瑶。今天临时有事,朋友急性肠胃炎,现在还在医院,走不开,晚点我再去找你。发完短信之后,我苦笑着……失信于人的感觉真不好受,可是又能如何呢?对我来说韵寒一样的重要,如果她今天出事,我可能会内疚一辈子……

    带着错中复杂的心情来到韵寒病床前,她还在熟睡,看着她脸色变的红润。心里的好受多了。我握着她的手,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失神中,我想起她给我说爱上一个不该爱上的人,这个人到底是谁呢?让她不愿意和她爸妈哥哥去国外生活。一个人忍受亲人在远方,自己却在这座城市无依无靠。抛开我们大学同学,我实在是想不出来……

    一阵失神中,被短信铃声拉回现实,丁瑶发来的:“嗯。”

    她到底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去回复我的短息,简简单单的一个“嗯。”我实在猜不透。

    我走出病房,拨打了周燕的电话。

    肖宇哥,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电话?

    燕子,寒姐急性肠胃炎,我和她在医院。你等下去去她家,我还有点事需要处理,韵寒的备用车钥匙放在收银台账本下,来的时候买点青菜,和水果。

    韵寒姐现在怎么样了?她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现在没事了,可能猜出店里忙吧!

    我等下直接去韵寒姐家,你一定要照顾好她。

    “嗯,放心吧。”

    电话断了以后,我回到病床前。韵寒已经醒了。

    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韵寒挤出笑容,说道:不是,是我睡眠不好。

    我有些心疼了,就这样看着着她沉默了几秒后,我坐她在身边,将她枕头抬高了些,又将她输液的手放在我我手掌上,许久之后轻声说道;寒姐,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在你身边,保护你。

    韵寒笑了笑,将小拇指弯曲做出拉钩的姿势。

    我配合的与她拉完勾,两人随后都笑了笑。

    我将矿泉水拧开后,喂给韵寒喝一口,自己又喝了一口。心里想着,反正是她先喝的,我是后面喝的,她应该不会说什么,我得意洋洋的笑着。

    我还要喝一口,刚刚没喝好。

    我连忙拒绝,我刚喝了的。

    韵寒作出生气的表情,快点!

    我呦不过她,给她喝一口。她才满意。

    我将大拇指竖起,做出她赢了的动作。

    输液完了之后,我扶着韵寒出了医院,做了辆出粗车回到家,周燕还没到,我将韵寒扶到床上躺着,自己坐在她身旁。

    许久之后我开口说道:我今天搬家了,搬去你哥那里了。

    韵寒吃惊的说道:房子卖了?

    还没有,交给李峰在办,不过也快了。

    那我以后找你就方便了。

    我好奇的问道:方便什么?

    方便找你吃饭呀!

    我:……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韵寒憋了憋嘴,还有事?

    我的奶茶店预计在下个月中旬就要营业了。你猜一下店名叫什么?

    “一个被情伤害的男人。”说完,韵寒便捂着嘴笑了起来。

    我有些无语,老揭人伤疤不好!

    韵寒调侃的说道:我就要揭你伤疤,反正你又不会骂我。还有你刚才还会保护我的。

    我将韵寒按倒在床上,我会打你。

    韵寒望着我,嘴唇咬着脸颊旁的头发,不再言语。

    我听着她的呼吸声,才发现这个姿势太过于“暧昧”我连忙起身。

    韵寒坐了起来,整理了头发,将脸庞多余的头绕在耳后。

    两人都沉默了……

    沉默中,被一阵阵敲门声,化解了这场尴尬,我猜想应该是周燕来了。

    我对韵寒说道;我去开门。

    “嗯。”

    周燕进来之后,将素菜和水果放在桌子上。便进了房间,我跟在周燕身后。

    韵寒姐,你怎么都不给我打个电话,要不是肖宇哥说你急性肠胃炎,我都不知道。

    韵寒嘟着嘴说道:我怕店里忙不过来,所以就没跟你打电话。

    周燕埋怨道:“你总是这样,总是考虑别人忙不忙,自己的难受谁知道。”

    好了,你这不是来了嘛?

    我先去给你们做饭,你们聊会。

    肖宇哥,今天麻烦你了。你不是说还有事吗?要不,你先去忙吧。

    没事,不耽搁这点时间,我也饿了。

    发生了刚才的暧昧,韵寒并没有追问我还有什么事情。

    出了房间,我将米清洗之后,放进电饭煲,又将青菜洗完。随后我又在冰箱找到一块肉,这才停手。

    半小时后,我将菜放在桌子上。韵寒和周燕,相继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饭后,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四十五了。我起身说道:寒姐,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韵寒充满关切的说道:路上注意安全。

    “嗯。”

    拜拜,肖宇哥。

    我挥舞着手臂告别。

    离开韵寒家之后,我迅速的点上一根烟,将车门打开,思考着,以后还是要避免这样的暧昧。一根烟抽完后,我拨打了丁瑶的手机,无人接听。我将车子启动。准备去她家看看她在不在家。路上我再一次拨打,还是没人接,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我将车速提高了些。

    下车之后,走的很快……按着门铃,又打了电话。家里没人开门。电话也没人接,这个时间,她能去哪里呢?我心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最后一个大吃一惊的想法在脑海中浮现。

    “墓园。”

    开着车,又到了下班高峰期。格外的拥堵,根本提不起车速,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等到了墓园,墓园已经关闭了。

    此时,天已经慢慢的暗了下来。我四处张望,希望能寻找到她的身影,我带着复杂的心情点上一根烟,在墓园周围走着。一根烟抽完后,我并没有放弃寻找的想法,直觉告诉我,她一定在这里。我将脚步加快了些,告诉自己在天黑前,一定要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