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墓园

    更新时间:2017-08-02 13:31:03本章字数:2006字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在黑夜来临之际我找了她,她蹲在草丛边上,双目无神。我慢慢地走到她身边,她偏着头看了看我,却没有开口说话,看着她眼圈通红,想必我没来之前她已经哭过。

    许久之后,我开口询问道:你还好吗?

    丁瑶勉为其难的笑了笑,挺好的,你朋友还在医院吗?

    她已经没事了,

    她点了点头,便不在说话。

    两人之间的沉默,对我来说,太折磨了。片刻之后我说道:今天失信于你真得很抱歉。

    丁瑶将头低下,用小木棍在地上画来画去,沉默几秒后说道:我今天也没有进去,在这周围胆怯了,我害怕,不知道如何跟爸爸讲这一年的快乐,也许,我根本就没有快乐过。

    我将她扶了起来,说道:是你内心有太多放不下的,才导致你做任何事都喜欢用冷漠来表达。

    我明天陪你来好吗?

    在车上,丁瑶没有答应让我明天陪她来墓园,也没有拒绝,也许是我今天失信的缘故吧!

    这条开往市中心的路上,红灯显得格外的多,我将车子停下,她已经睡着了。我将副驾驶的座位调低了些,让她睡的更舒服,我也想这个美丽的姑娘快乐,却不知道如何做,才能让她像普通人一样,拥有着快乐。失神中, 被汽车鸣笛唤醒,绿灯亮了,我行驶在并不算拥堵的街道上,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便到了。看着一排排别墅,对我这样的人简直像遥不可及的梦,我揉了揉脸,可是人活着,不就是在追寻所谓的房子、车子、和美丽的姑娘。对于男人来说这些是能保证爱情必需品。对于女人她们需要的又是什么?难道仅仅是安全感?我开始想雪梅的离开,又是什么给了她离开我的理由,不由自主的心情变的烦躁起来。我点上一根烟,吸了一口,用力的将烟雾吐了出去,可能是我吐出烟雾,让丁瑶醒了。

    丁瑶揉了揉眼睛,随后将车窗打开。

    我自觉将烟熄灭,两人的沉默让我能听到她的呼吸声,为了让沉默不再继续……丁瑶,明天我陪你去墓园。

    丁瑶将头偏过来,看着我,说道:你会来吗?

    “会,”我肯定的说道。

    告别丁瑶后,我驾驶车离开了这个让我窒息的地方,因为现在的我,还配不上这个地方。

    回到家,躺在床上,却意外的收到夕雅发来的短息,大哥哥明天放学来接我,徐妈妈明天要去外地两天。

    我回道:“好,保证准时到。”

    我突然想到丁瑶和夕雅都是相同命运的人,夕雅在一场火灾中失去双亲,却偶然被我救起,之后在孤儿院被徐阿姨领养。

    或许夕雅真的天真无邪真的能改变丁瑶。

    第二天,我早早便起床,一路慢行到了最初的爱恋,我坐在凳子上思考着,从大学出来之后,我天真的以为有着学历,就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然后赚钱,娶她。可是生活却改变了我们,社会的现实让我寸步难行,最终依靠家里,和雪梅这么多年赞下的钱,全款买了一套房子,我无数次幻想着给她戴上戒指,让她成为我的新娘。却没想到最后的离别显得这么匆忙,来不及说一声“我爱你”只留下留下一堆让我思恋衣物。

    整个上午都在幻想中渡过,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出门坐了辆车,来到丽景花园,下车之后,便拨通丁瑶的电,得知她昨晚失眠,现在刚起床。

    丁瑶给我开门后,我看了看她,今天与往常不一样,没有化妆,头发披着,与我认识的丁瑶有些不一样。

    短暂的等待让我有些不安,我有些担心她!昨天失眠难道也是因为她爸爸,我想点根烟,刚拿出烟,却被刚从房间出来的丁瑶阻止了。

    丁瑶转身去冰箱递给我一瓶酸奶,随后说道:吃饭了吗?

    我以为她会说让我少抽烟,或者说不喜欢烟草的气味,沉默几秒后,我回答道:没有。

    那我们去吃饭!你想吃什么?

    “都行,出门后,一阵阵微风把丁瑶的头发吹的有些凌乱,我走在她身后,淡淡的香水味,却让我有些痴迷。”

    肖宇,你说人为什么会孤独!

    丁瑶突如其来的话,让我有些措手不及,许久后,我说道:“恋旧。”或者说:人生下来本身就是孤独的。

    爱情是什么?会让人忘记孤独么?

    爱情是当有一个男人让你吃你最不喜欢菜,而你却觉得很好吃,她会让人忘记孤独,因为它很“甜。”

    “哦。”

    简单的找了一家餐馆后,丁瑶拿起菜单,看了许久后,向我问道:你想吃什么?

    “苦瓜。”

    点完单后,丁瑶轻声问我:你为什么喜欢吃苦瓜?

    “生活很苦,苦瓜很甜。”

    这顿饭吃了很久,好像两个不认识的人坐在一起吃饭,一直都在沉默,开始丁瑶并没有吃苦瓜,一直在吃青菜,中途夹了一片,后来苦瓜却被丁瑶吃了一大半,我很想问她:喜欢吃苦瓜吗?却到最后也没开口。

    出了餐厅后,买了一束“白菊花”便坐车来到墓园。

    下车后,我陪丁瑶进了墓园,我没有站在她父亲的墓碑前。离丁瑶很远,至于为什么?可能少了一种“身份。”我不知道自己该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我听不见丁瑶在说什么,只看见她抱着墓碑。我给自己点上一根烟,迅速的吸了一口,将烟雾吐了出去,心情有点糟糕,我想让丁瑶快速的走出现在的孤独,我相信孤独是可以改变的。

    等待总是漫长,一根烟抽完后,我又看了看丁瑶,她还保持着相同的姿势,眼泪已经流了出来,哭泣的声音很小。却让我有一种想跑上去抱着她的冲动。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我笑了笑自己,又点燃一根烟,比刚刚吸的更加用力。

    时间漫长的走着,我一根烟抽完后,又点燃一根,最后抽的有点想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