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年1月14日星期四 晴

    更新时间:2017-07-31 21:22:12本章字数:1383字

    今天一整天我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

    为什么呢?因为自从我今天起床起,就觉得今天和往常不大一样。但是这种不一样是说不出来的,正如你每天经过但从未注意过的人家、商铺,你一定不记得它是什么样子。如果不是重新开张在马路边放几串炮仗,你也不会发现原来某家店已经改换了头面、换了老板。

    但感觉总是有的,我总觉得好些东西都不一样了,但是又分辨不出什么。因为凡是我能叫得出名字的地方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我觉得这种感觉跟梦挺像,但我不确定一个人在梦里是否会怀疑自己梦中的世界是不真实的。就这样走在上班的路上其实很困惑,我甚至在想,如果自己走在马路中间让车撞一下,我是不是就可以醒来了?但我终究没有做出这样的举动。

    就这样,到了公司,一切如常。我所见的依旧是我的那些同事,同样的工作,同样的位置。可是当我用一种怀疑的心去观察一切的时候,总觉得每个人又有些不一样。

    唯独对她,我不敢细细观察。说实话,对于她我已经观察的够多了,总会在工作的间隙装作不经意间将眼光瞟向她那里。她的一颦一笑都在我的脑中留下印记。我尤其喜欢她那思索的样子,微皱着眉头,手轻轻握拳放到嘴边要咬不咬的样子很是迷人。有时候我会以为我已然把她印在脑子里了,回到家的时候会铺开一张纸,想把她的样子描摹下来,却头疼的一笔也画不出来。

    我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情感,却从来不敢表达。办公室恋情公司虽没有明文禁止,但至少不鼓励。其实我更害怕的是对方的拒绝,求爱不成还在工作里多了一些尴尬。

    我打开电脑准备上班,发现今天的电脑没有网络。我并没有太当回事,毕竟,断网是常有的事,总会有人去想办法的。然而,整个办公室里人们也不时交流,却从没有人提没网的事。我转身问邻桌的同事:“你电脑有网么?”对方却回了一句:“还想上网?你没睡醒吧?”我明白他在开玩笑,意思就是没网,也就没说什么,只是想着那看到一半的电视今天是看不到更新了。

    工作的间隙,我依然会偷偷地看她。今天的她好像比之前的每一天都美,脸上的一颗痣不翼而飞,是化了妆么?虽然外面罩着工作服,可依然可见她今天穿了件很漂亮的衣服。她今天穿的衣服像覆了一身美丽的羽毛。我想,那身衣服一定很贵,在活动关节的时候连一丝褶皱都没有。我在想,休息的时候别的女孩一定会谈起她的这身衣服,一定会赞不绝口。然而这些并没有发生。直到中午要吃饭了,我恰与她走在一处,没忍住说了一句:“你今天的衣服好美。”没想到她红着脸瞪了我一眼,便气呼呼地走开了。看着她这个样子,我却莫名其妙地觉得心里痒痒的。

    极不情愿的回到自己租住的小窝。这个屋子没有网络,也没有闭路电视,平时也就靠着公司的网下载的电视打发时间。我自己都经常觉得自己过的简直是苦行僧过的生活。

    这个晚上真长,只得自己到外面溜了好大的一个圈,回来之后,时间还早,然后就发现自己满脑子想的全是那个人。回想起少年时的相思总觉得那是一种美,而现在的相思对我真的是一种折磨。我在自己的脑中导演着我和她之间的戏剧,导来导去,总是一种悲剧。

    突然好孤独,想给家里打个电话,然后那种莫名其妙的对电话的恐惧又开始作祟。我心里一个声音说:“给家里打个电话,随便说点什么,有什么好担心的?”之后另一个声音说:“没事打什么电话?徒让家里人担心。”我终究是把电话放下了。出门在外,有什么苦也不愿家里人知道。确实,有些事,一个人担心就好了,干嘛让家里人跟着担心?

    不想了,睡吧,到真正的梦里去放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