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之战

    更新时间:2017-08-01 11:29:49本章字数:2083字

    眼前还像以往一样一片黑暗,生机丹造成的效果正在快速修复身体,锤炼已经结束,生机涌现。

    果然又是这个地方,只是上次那到底是谁。

    感受着身体机能的回复,孤晨皱了皱眉。

    铁链的拖动声响起,紧接着是金属厚重的断裂声。没有防备的孤晨落入了一个温暖厚实的怀抱,令他愤怒的是贴着他后背的那胸膛是光裸的。

    “终于不用再等了。”富有磁性而暗哑的声音响起,四周逐渐明朗。

    想要唤出魂器的想法被契约上传来的温暖的感觉压下,莫名的觉得在这本只有一人的复仇中找到了依靠。

    “血刃,我的名字。”看着怀里柔软的一团。

    将目光转向对方,孤晨对上了那一对黝黑的眸子,像星辰璀璨,让他有一瞬间错愕:“衣服。”

    似乎才发觉到不对,血刃呆愣了,顾不得直接将孤晨转过来,额头贴向对方。

    四周白茫茫,几段锁链不知从哪延伸,末端断裂。近距离让孤晨关注到对方,除了那双黑眸,刚毅的脸庞,厚实的身躯,以及下身掩藏在黑丛林中的大的不似常人的物事。

    那饱满的额头贴向自己,黑色悬浮的眼球下落,磅礴的能量从契约源头泄出,两人部分记忆伴随着能量的提升重叠。

    孤晨知道了原来他与时空法则生灵缔结的契约居然是跟眼前这个男人,他们之间的契约并不是主从契约,却是类似伴侣,他们被契约牢牢绑在一起——不可解除,生命共享。

    蛮荒气息的上古战场,怨灵四布。人们为了反抗神明的压迫,拿起弱小的武器,为自由而奋战。终究实力相差太多,古时的智者在一位至高神遗留的洞府中找到了“致绝秘法”,此法集齐一些特殊材料再配上战士之躯即可炼成神体。

    这种神体显然享有致极的力量,但炼制条件却十分苛刻——人族最强战士、恒久之心、绝望深渊。

    首要条件不说,后面几种明显是人的情感甚至是生命的一部分,经那时的几大领导人商量,由他们或他们的后代承担。

    几大领导人束缚了血刃,不顾他的想法,强行将力量注入他的身体。绝望深渊是集聚死在战场上生灵的情感凝结,那是种永不止息的痛。

    最后由几人从“卜之书”里抽取后代命数,恒久之心,生生世世相守,来安抚战灵的心。孤晨便也就成了血刃命定的伴侣。

    费尽心思终于炼成,最终血刃答应下来,众神在他力量下逐渐湮灭,而忌惮他力量的领导人他却在成功之时妄图封印他。拼尽全力而战,此时他的力量很薄弱,魂器受损,逃入时空法则。

    前世他死了,死的苍凉,那时血刃耗力扭转命运,也导致了目前他的力量比以往受损了不少,甚至差点身陨。重生后为了防止自身抵制不住来自孤晨的吸引,召来星空之链锁住自身,等孤晨身体承受得住了再见面。

    同时,收到孤晨记忆的血刃把下巴磕在对方的肩上,用脸颊蹭着他的脸。

    推开对方的脸,孤晨犹豫了会儿,他感受到心中有一股暖流升起,轻轻在血刃嘴角留下一吻:“乖乖在里面等着,我很快回来。”

    “恩。”血刃嘴角微勾,不可置否。

    知道方法后孤晨打开裂缝,感受着自身精神力已经直接从初学者跨越到了中级低阶,悬浮眼球也笼罩了一层深红。

    前往魅影谷,将百炼阁存放的两枚对戒取来,一枚在血刃满足的目光下戴在他的中指上,一枚自己戴着。

    穿上了一身黑衣,血刃的气势有所遮掩,孤晨拽着他一起出了裂缝,又来到了实战场,庆幸的是没再遇到那帮胡搅蛮缠的人。

    测试开始了,一只绿眼白毛兔在一团数据中逐渐真实化。它张开嘴预备用它那长牙咬合,四肢也露出了藏于毛发中的利爪。

    孤晨立刻将精神力联通,释放眼球的三个技能之一,夜蚀。

    黑暗的精神力引导加强力量,暗色能量光球将可以与低级低阶精神力者媲美的契灵秒杀。

    绿眼白毛兔消失在一团数据中,一直灰色狼展现它的身姿。

    灰狼的力量不仅在于它的迅捷和利齿,更在于它野兽的敏锐,使它的力量提升了不止一个百分点。

    灰色的身影袭来,红雾笼罩的眼球来不及闪躲,瞬间释放“暗之门”,黑色的小漩涡阻隔了攻击。由防御转变为攻击,利用新技能“血色掌控”精确将“夜蚀”能量展开成网状,为了弥补力量分散加强了精神力输出和精准。集中后灰狼明显受到重创,接着又在几个技能下消散。

    看来能力足了,实战有待磨练。

    接着就是魂器了,在孤晨要呼唤魂器时,血刃制止了他:“休息会儿。”

    在对方不容拒绝的眼神下,孤晨只得做罢,盘膝而坐回复精神力。

    血刃从储物戒指中取出果脯,一点一点喂给孤晨。

    孤晨也不睁眼一口一口吃着,睁眼后发现血刃只顾给自己喂。直接从戒指中取出精美饭食,一同分享。

    是时候了,感应灵魂。

    这次没有启动虚拟实战场虚拟对手,直接测试能力。随着呼唤王者权杖精致展现,紫色荆棘唤出在地面,与此同时杖身紫色褪去。

    暗夜紫荆棘在精神力操纵下生长蔓延,收缩聚拢。

    忽而紫色的藤蔓遍布,忽而一切消散,只留下一个嫩紫色的小球。

    “不错。”血刃对王者权杖点评道。能收到他这样的评价证明多么不俗。

    收回魂器,在最对方诧异下孤晨用手指点了点对方的唇。

    “答应我,不要背叛。”孤晨收回眼中关注,说道。

    凝视着对方,血刃回道:“不论你想与不想,永远与你同在。”

    带着孤晨回了自己的居所,只有一人配置的房屋。

    “一起睡?”血刃一脸平静问。

    “随便。”孤晨一脸淡然回答。

    但两人心里却不向表面那么平静。

    看来得好好计划,这是单人配置的房屋,很好。怎么温水煮青蛙。

    两个人的日子,既然是命定另一半,和一个人的日子应该没什么不同。孤晨看着血刃,其实,两个人,也要比一个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