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悔恨当年

    更新时间:2017-08-01 17:05:12本章字数:2332字

    红色的宫墙错落层叠,漫漫而去望不见尽头。夕阳照耀之下,琉璃瓦金灿灿。尽管闪着如此光辉,我却看出夕阳的惨淡。这夕阳,就如我一般,看似娇美实则颓败。

    胸口又猛地绞痛,我忍不住用手抓着胸前的衣襟。

    从前,只要按时吃药便不疼,可最近胸口疼得越发频繁,越发厉害了,我知道我活不久了。倘若说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就是姬榛对叶家的处置。

    “娘娘,该回宫歇息了。”绿兰扶着我,很是担忧。

    我已经忘了是两年还是三年,只记得姬榛登基的那天,我失去了叶临殊。姬榛怕我逃走,不知道给我吃了什么毒药,自那之后我每天都必须吃下一颗解药,否则就会死掉。

    死?我并不怕,因为这是唯一能解脱的方式,况且我还要时常忍受心脏的剧痛。可是姬榛说,我要是敢死,叶家的人都会陪葬。临殊因为我而死,我又怎么可以让他家人遭罪?

    我从来不是听话的人,无论他有没有当上皇帝,我都不愿意按照他的意思去做。还记得上一次,我藏起来不吃药。就在胸口疼得就要昏阙的时候,姬榛一脸慌忙地抱着我回去。绿兰因此被罚进水牢,再出来的时候身体肿得可怕。她说,若不是我问了句“绿兰呢?”只恐怕,她就死在水牢里。

    日落时分,便是我服药的时辰。绿兰很害怕再被罚进水牢,又喊了一声“娘娘”催我回去。我深深地吸了几个气,缓了缓疼痛才起步。 

    才走到阑珊宫墙外,就听到姬榛龙颜大怒地责备阑珊宫里的下人。我进去的时候,伏在地上的人还战战兢兢。

    秦榛绷紧的脸松了松,想要拉我的手。我故意装作口渴,去拿杯子好避开他。

    他支开了其他人,拿出一颗药,朝我靠近,并温柔地送到我唇边。我却抿了抿唇,抬头盯着他。他如墨的眼里,是我皱着眉头的担忧。

    “姬榛。”想了很久,我还是忍不住想提起那件事。

    他带着一丝喜悦,抚着我的脸颊:“晚月,你已经很久没这么唤我的名字……”

    因为我,他杀了临殊。我想离开这可怕的地方,偏偏他不让。我一次次的逃离,却害死了身边一个个待我忠心的人。我很恨姬榛,更是排斥他这样亲密的动作。可是,我不得不求他。

    我紧紧抓着他的衣袖:“如果我死了,能不能不杀叶家的人?”

    我真的很害怕我死后,他会让叶家的人给我殉葬。所以明知道他不喜欢我提起叶家,却还是想争取。

    果然,他的手一滞,脸色沉下来。转身背对着我,而此刻我胸口又猛地绞痛。我也侧着身子,不让他看到我的表情。

    这时,绿兰在门口说道:“皇上,凤鸾宫来人了,说是皇后娘娘病了。”

    姬榛没再说什么,把药放在桌子上就离开了。我以为吃了那颗药,我就能好转,可是却疼得更厉害!等绿兰进来的时候,我已经疼得体力不支,扶着桌子就要倒下去,好在她扶住了。

    那晚上,我胸口如万蚁蚀骨,身子烫得像是能煮熟了般。不清醒间,听到有人在轻声说话。我想睡觉,可是他们好吵。我听到有人一直喊我,于是很努力地睁开眼,模模糊糊看到叶临殊,他很紧张,又带着一丝笑意地抚着我的脸。我也想抬手再摸摸他的脸,可是终究是无力。于是,我扯出一抹笑容,轻唤了一声:“临殊……”

    那句“对不起”还没来得及说,眼前的脸庞就由担忧变成微怒,随后我陷入了昏迷。

    再醒来的时候,是被绿兰的呜咽声吵醒的。见我醒了,她忙擦掉眼泪把我扶起来。她告诉我,我昨晚高烧,直至今早才退下来,如今已是午后了。她把早就温了好几次的粥端过来,送到我口里。

    吃完粥后,我虚弱地靠着床,呆呆地望着床上雕刻的图案。

    我想起临殊那时候说要娶我,因我喜欢菩提树,他说就让人在我们的婚床上刻上菩提叶的图案。其实,我那时候根本不喜欢他。后来,我喜欢他,可却不是男女的情谊。他真傻……

    “娘娘,您笑起来真好看。”绿兰不禁也高兴起来。

    绿兰打断了我的思绪。

    “娘娘,您不喜欢皇上吗?”她小心翼翼地问了句。

    不喜欢姬榛吗?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喜欢上他。如果不是喜欢他,或许我早就跟着叶临殊离开了京城,而临殊也不会因我而死。

    或许是我眼中的恨意太强烈,她连忙替姬榛说好话:“昨晚皇后娘娘病了,娘娘也病了,可皇上却是陪了娘娘一整晚,直至上朝才离开。皇上其实对娘娘很好!”

    大概是郁结于心,我的心又绞痛起来。就像是近秋的一棵树,我的身体渐渐枯荣。这一夜,我睡得极早,不知是什么时辰,因为脖子传来湿意而醒来。

    黑暗里,姬榛从身后搂着我,我想将腰间的手挪开,他却搂得更紧:“晚月,不要离开我……”

    以往的傲慢的声音里,竟带着一丝祈求。我甚至听到他极其忍耐却还是止不住的哽咽。我心底冷笑,不要死?若不是他不让我离开,若不是他喂我吃了毒药,我有怎么会快要死了?

    我含恨咬牙道:“姬榛,我真后悔救了你!如果能再选一次,我宁可死在那里!”

    我和姬榛的相识,是在五年前的一个冬夜。他昏倒在我屋子门口,胸口流着血。

    那阵子,临殊送了一本名为《本草纲目》的书。而我闲来无事正研究了好几个月,见有送上门病人,就喜出望外地把他拖进屋子。

    我花了三天才把姬榛救活了,还没来得及自夸一把,就被醒来的他扑倒在地上。他掐着我的脖子,怒怒问我是什么人。

    我何尝不想回答好让他松开,可他掐得用力,纵使心里骂了千百遍,却也吐不出半个字来。好在,他最后昏过去了,而我得救了。

    救了一个人没得到一声“谢”,却差点被这个人给杀了。我越想越是愤怒,就把他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典当了。当天,我买了一只鸡熬汤,还做了许多其他好吃的菜。午饭时分,姬榛醒了,我怕他因此生气,就招呼他也一道吃。

    起初,他非常警惕。大概是抵不住饥肠辘辘了,又见我豪爽地吃下去后,他才敢动筷子。

    饱饭后,他冷着长脸问我他身上的东西哪里去了,我自然是装傻。但姬榛哪里相信我?他把我逼到墙角,再次想要掐死我。还说,如果我说实话就放了我。我天真地相信了他的话,如实招来。最后还说了句:“那些饭菜你也有份吃!”

    姬榛听完二话不说,负伤拉着我要离开。我哪里肯?他把剑架在我脖子上,射来一道冷光:“跟我走还是死在这,选一个。”

    ……

    是的,如果能再选一次,我宁可死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