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断头书生

    更新时间:2017-08-03 10:40:19本章字数:2176字

    沉沉海雾弥漫,上不见天,下不见尘,前后也看不见任何东西,这便是黄泉路上。

    晚月的一生算是结束了,我为冥仙的记忆瞬间涌回到脑海里。

    这黄泉路我并陌生,可我担心的是还留在阳间的真身被坏了。

    虽说师傅当初信誓旦旦承诺过,既然抹去我的记忆和修为,就会好好护着我。但一想到师傅酒后,常举着剑要把小白鹿当母鸡宰了吃,就觉得他甚是不可靠。桃止山上最可靠的是师叔,但此刻的他却大地狱中受罪。

    已经经过土地庙,黄泉路也快走到尽头,师傅还是没出现,我又怎么不担忧?

    想了想,忍不住对身边的鬼差说:“这位大哥,其实我本是冥界中的小冥仙,能否帮我拖个信道桃止山?”

    鬼差不应,我以为他没听见,又重复了一次。他淡淡看了我一眼,语重心长教导道:“祸从口出,下一世,别再那么多话了,也好活长一点!”

    “……”若不是我的修为被师傅封印住,早就自己回桃止山了!

    这时,我听到背后一位男子对他旁边的鬼差,眉飞色舞道:“本公子真的是阎王的表弟!冥王曾托梦说我死后,就给我赐个冥官。今日你偌替我报个信,在下一定铭记在心,提拔提拔你?”

    身边的鬼差冷冷道:“考秀才考傻的!总以为自己能当官,他要是阎王的亲戚,那我还不是长君神尊呢!”

    听到这话,前后几个鬼差哈哈笑起来,我本也觉得那书生蠢萌得可爱,但听到“长君神尊”二字就笑不起来了。

    背后的书生突然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被他吓了一跳。

    他的脑袋被砍了一半,此刻有些移位。断头书生见我被吓了一天,忙把脑袋扶好,彬彬有礼地朝我作揖:“在下方秀,因为写了首诗被砍了头,不知姑娘是怎么死的?”

    这搭讪的词,说得还真是清心脱俗啊!

    但我还没来得说话,旁边的鬼差就呵斥他保持安静。

    黄泉路上是不能回头的,好在我是冥仙,倒也无碍。鬼差们也没注意到我回头的事,聊得有些起劲。

    鬼差甲:“说到长君神尊,闭关修炼也有两百年了,也不知和五殿的三公子比起来,谁更本事。”

    鬼差乙:“什么修炼!那都是幌子,听说是去阳间历练了!”

    鬼差丙:“非也!非也!哪里是历练,是和柔奴上仙修缘去了!如今已经历了三生了吧?”

    ……

    提及长君之事,心中如万蚁蚀骨。

    “姑娘,怎哭了?”书生方秀给我递了帕子,我这才发现自己竟哭了。

    “我曾在书中看过,说鬼是不会流泪的。在下也想哭一会,怎么也流不出泪来,怎么姑娘……”我连忙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说出口。

    我是冥仙,自然能流泪。若是普通的鬼,能流泪那必定是恶鬼。这些鬼差不信我是冥仙,若是被发现,定当我把当成恶鬼,直接押送到十八层地狱。届时,我那糊涂师傅也不知何时才会发现我已经回冥界。

    我低声道:“我相公娶了别人当正妻,还把我毒死了。我想来就觉得伤心……”

    “哎!不想姑娘竟比在下还可怜。”断头书生怜悯又暗自伤心一把:“在下还没考取功名,风风光光迎娶阿花就被砍头了。”

    我怕他不小心就提及眼泪的事,忙问:“你因何事被砍头?”

    他幽恨:“国君沉浸于美色之中,在下实在不忍见姬殷国就这么亡了,于是写了一首讽谏诗,哪只那暴君不但不思过,还龙颜大怒把我砍头了!”

    我:“……”

    姬殷国的国君便是姬榛,他口中的美色大概就是我吧?我定了定神道:“姬殷国的国君,不是明君么?”

    “从前倒是个明君,自从立了晚妃那狐媚子,皇上就变了!原本,狐媚子死了也是件好事,但皇上竟然因此三天不去上朝。听闻他把晚妃的尸体放在冰室里,要找道士给她还魂!我便写了首诗,痛痛快快地将晚妃骂了个遍!没想到就被砍头了,昏君当道啊!昏君当道啊!”

    他满口狐媚子,最还不停赞扬皇后。我心里忍不住骂了句:放你娘的狗屁!

    但一想到晚月与姬榛这一段缘分,原本就与我无关,我的心才算稍稍冷静下来了。

    十年前,师叔说他在阳间收服厉鬼之时,不小心错手杀了一个名为晚月的姑娘。这姑娘与姬榛有一段奇缘,将会影响到整个姬殷国的命运。而一个国家的命运会影响到阳间多数人的寿命,如果不想办法弥补,极可能会造成阴间大乱。

    师傅说,问我愿不愿意替师叔挽回阳间的局面,我哪里会拒绝?

    师叔这么好的人,却落到要在大地狱里受罪的下场。

    关于大地狱,这冥界之中,估计没人比我更清楚了!曾在大地狱里被折磨了近两百年。那里的水冰冷如针,刺入身上的每一寸皮肉,何止是万蚁蚀骨的疼痛程度?那里的鬼哭狼嚎最乱人心,随时都会让人走火入魔。

    师叔温文儒雅,站在师傅旁边总比女子还赢弱的模样,又怎么能受到了这样的折磨呢?想及此事,我的心就疼得厉害。

    黄泉路上之后是望乡台,在这儿,死去的人能再看一眼故乡。一想到许久没有回桃止山, 我不免有些愉悦地踏上去。

    站在望乡台上,我瞭望着桃止山的郁郁葱葱,竟有种说不出的感动。那是师傅师叔带着我长大的地方,不过我才离开几年,那一片凤凰树怎么全变成菩提树?

    我正琢磨着这个问题,鬼差就催促我赶紧下台。而这时,师傅总算来了!他身上果然还带着酒气,面无表情的立在那儿。师傅背地里是什么模样,也就我和师叔见过。

    此刻的他,如挺拔的松柏,气韵不凡。

    鬼差们吓得扑通下跪:“不知上神大驾光临有何指示?”

    师傅虽是上古的老神,却远居桃止山。小小鬼差也不过听闻过这位老神仙,却不认得师傅是那张脸。只是师傅身上的冥息把他们震慑住了。

    “就说,是桃止山的把她带走了!”师傅淡淡一句,便把我带走了。

    我开心得恨不得扑到师傅怀里,只是师傅向来爱在外界装作一副高冷的模样,我也只好窃喜而不敢激动,紧跟在他身后。

    待走到没其他人的地方,师傅突然说道:“那姬榛也是痴情的种,把你的真身藏了起来,可让为师好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