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新仇旧恨

    更新时间:2017-08-05 22:07:43本章字数:2054字

    冥界之中,处理亡灵转籍为鬼,又对鬼魂生前判定,或是放入地狱里惩罚,或到六道轮回,是由十殿阎王各司其职,这冥界才得以维持好秩序。 这十殿阎王以第五殿为首,而宴请的正是这位五殿阎王天子上神。

    天子上神与师傅都是上古遗留下来的老臣了,听闻酆都大帝君也给面子来赴宴。可我怎都没想到,在殿里坐了大半天,也没等到长君上神。

    也不知是不是我多心,好几回都觉得大帝君在望我这边瞧。我忍不住偷偷瞥回一眼,竟见到大帝君果然在瞅我。那眼神虽带着饶有趣味的神韵,但却又像是要把我看穿了般,看得我后背冷汗直冒。

    “师傅,大帝君好像盯着我看。”我瞧瞧对旁边的师傅说,他老人家也望了一眼大帝君,然后才压低声问我:“看你怎么了?”

    “大帝君不近女色几千年,你说他会不会突然就突然看上我了?”

    师傅放下酒杯,幽幽道:“大帝君不瞎,看不上你。”

    “……”

    这师傅,果然很亲!

    我埋着头,又偷偷往上瞧。大帝君一袭玄色衣裳,墨发也如瀑布一泻而下。他的模样和长君上神有的一比,只是大帝君双眼深不可测,长君上神却更加淡漠。

    我默默在心中对比一番,然后打定主意,最后坚定不移地选择长君。我开始担忧,大帝君位高权大,会不会逼我就范?越想越是抵不住他炽热的目光,我便同师傅说去后院逛逛。

    五殿阎王的府邸,奢华夺目。后院里的植被,棵棵金贵。才拐出竹林,便瞧见一对男女站在小石桥上。一抹黛蓝的身影,那随意被绑在脑后的墨发,还有那举止,于我来说都再熟悉不过了!

    这让我近乎窒息,我虽见不着他们的面容,却认得那便是长君!难怪在殿内坐了那么久,也没等到他,原不想竟是在后院与女子私会了。

    至于那女子……

    我还没来得及偷听,长君便淡漠地转身离开。

    “谁在那里?”

    那穿着藕粉的衣裳的女子怒怒呵了一声,听语气,怕是又被长君给拒了。我忍不住心里偷乐一笑,才大大方方地走出来。

    “许久不见。”在她微微震惊的目光中,我隐着内心的滚滚巨浪淡然一笑。 

    我与柔奴之间,还得从五百年前说起。

    柔奴排行第三,天子上神最宠爱的女儿。五百年前,也是天子上神的生辰里,我跟着师傅来赴宴。

    彼时,宴会里有一道名为糯米枣的点心,是将糯米酿进去壳的红枣里,香香甜甜,还很柔软,我很爱吃。就连师傅那碟子里的也被我一扫而光,正当我还想多吃却没有多一个时,柔奴把她的半盘端过来,与我一起吃。

    宴会里的老神仙们觥筹交错,在吃完仅剩不多的红枣糕后,柔奴偷偷告诉我,厨房里还有许多。宴会的后半部分,我同柔奴一起到厨房里偷吃红枣糕了。后来,被逮个正着。

    柔奴说,我是客人,若是认了错她阿爹不会责怪。

    倘若说两个人都偷吃,那便是罚我们俩,倘若说我自己偷吃,那便罚我一人。既然如此,又何必让柔奴也一同挨罚呢?

    于是,我自己承担了所有的罪状。彼时并不知,那厨房里剩下的红枣糕却不是给客人吃的,而是要给大帝君带回酆都的。好在,大帝君并未责怪,师傅倒是恨铁不成钢,责备我没见过市面,丢了他老脸。回去被罚抄了三遍《弟子规》,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那之后,柔奴与我便成了朋友。可如今想来,从柔奴端来那半盘红枣糕来,其实我便进了她的拳套。她想要吃厨房里的红枣糕,却担心被她阿爹责骂,用那仅剩半盘诱我去偷,再诱我背下所有黑锅。其实后来,我同她闹得两不相见,却也不是出奇之事。

    ……

    柔奴那张俏脸煞白,这让我心里生出些许快感,禁不住冷笑。

    柔奴怒得上前一步:“晚知,以往的种种,便当是我的错。看在多年的情分上,你扰了我与长君的三世情缘,我也不计较。但如果,你若再坏我和长君的婚事,我定不会留情!”

    情分?我同她的情分,在她陷我于不义之时就殆尽!从来便是她愧对于我,又何谈留情?

    是她让我知晓这世间还有一种情感,叫恨!是她让我知晓这世间有种态度,叫嘲讽!

    “柔奴,你变了。昔日,你可不会这么‘提醒我’!”

    意有所指的话让她脸色一沉,但我却看出她强作镇定之下的慌张。

    “长君上神若真的选择你,你又何必如此焦虑?还是……你怕……我告诉长君,到底是谁救了他?”

    “怕?”她也勾起嘴角冷笑:“你私自去阳间,扰乱了司明君编纂好的命理。导致姬殷国生灵涂炭,死伤众多。本仙倒要看看,神荼上神能护你多久!”

    回想起夏玲珑的阴里使诈的种种,倒也像她的作风。她这番话,用脚趾头想我也猜得出:夏玲珑便是柔奴。

    “没有我师傅护着,不是还有你吗?大不了,你再跪上百来天。这不是让众冥仙知你何其善良的好机会吗?”我冷嘲热风道。

    “你!——”她气得蠢蠢欲战,我也不躲。强压着怒意,露出一脸挑衅。

    这冥间,谁不知道她柔奴与我的情谊深厚?

    当年紫狐被放走了,我被逮个正着。私闯地藏神殿已是大罪,加上放出紫狐,大帝君怒得判我死罪。柔奴为了让她阿爹替我求情,跪了七十六日。最后,天子帝君和师傅讨得些情分,我才免于一死。

    然而,死罪虽免,活罪难逃。自此,我被关进了大地狱,受了两百年折磨!整整两百年,海狱里的水如针般,时时刻刻刺进肌肤,深入骨髓……

    她柔奴博得冥界的称赞,可又有谁知晓,就如偷红枣糕,错的却不止我一人!不!紫狐之事,从一开始便是她柔奴的一个计谋!我不过再一次进了她的圈套罢了!

    我在她身后,重重一句:“阳间有句话说得极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