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暮色森林

    更新时间:2017-08-03 08:24:07本章字数:2674字

    施禾一众随着那名为青易的国字脸男子走到了学院里头的一座大阵。

    阵外隐约可见插着几支阵旗,每一支旗子都有几十丈长,旗身充满着玄奥的符号,周围真元环绕,这座大阵名为“魂锁囚天阵。”

    事实上“魂锁囚天阵”前身为上古十大阵法,为当初囚天派的镇派大阵,共四十九支阵旗,每支阵旗都由遁一老祖所持,七七四十九个遁一老祖所发动的大阵,可是连天都可以把它囚禁住。

    上古到现在不知几万年,囚天派早已灭绝,而珈蓝学院的魂锁囚天阵只是残缺的一小部分,魂锁囚天阵本为杀阵,现在却用来历练学生,究其原因是残缺的魂锁囚天阵已被浮梦大师给改装过,现在的魂锁囚天阵则仅仅是用来一个历练学生的幻境而已。

    眼光一闪,施禾发现自己此时置身于一个周围尽是暮色的阴暗丛林,周围寂静的让人可怕,没错,现在施禾所处的位置,一条生物都没有。

    意识到这一点,施禾不仅没有放松下来,相反,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从他心头传来,没有生物并不是安全,更大的可能,是有一只实力完全超出普通妖兽限制的妖兽,统领了此地。

    施禾十二分戒备,悄声爬上了一课较高树木顶端,眺望远方。

    四周全部都是树木, 莽莽苍苍的树木覆盖了施禾的全部视野,可以说是古木参天,眼见如此,施禾落下树木,打算往前看看,而且,现在自己所处的位置,实在是太危险了。

    施禾手中摸向项链,取出小黑,左手握刀,俨然进入了战斗状态。

    正在这时,施禾眼前一凝,只见前方突然出现了三名男子。

    三名男子大概都十六七岁,在施禾这个世界,十六七岁已经可以娶老婆了,这三个男子身高七尺半左右,个个都是器宇轩昂,左摇右看,显然对这个幻境很感兴趣。

    这三名男子自然不是无名之辈,他们是一对三胞胎,老大肖战,老二肖破,老三肖飞。瓦罗行省的天骄,他们也都是有着大抱负与崇高理想的人,他们的肩上更是承载着瓦罗行省的骄傲与希望!

    他们的身世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据说和瓦罗行省的省长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有人说省长是他们的舅舅,也有人说省长是他们的叔父,更有甚者则是认为他们是省长的私生子。

    十六七岁,一个美好的年龄。

    十六七岁,也是一个有野心的年龄。

    正当施禾发现他们的时候,那三名男的也发现了他,为首那人看见施禾一身黑衣,手里握着一柄破刀,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

    “你,小子,过来,跟着我混,路上也有个照应。”

    小子?今天第二次被这样叫了,施禾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

    不过这三个人与施禾素不相识,对于施禾这样一个如此骄傲的人,会理会他们吗?

    答案是,没有。

    眼看施禾没理会他们而是从他们身旁穿过去,肖战的脸色那一刹那变得极为阴沉,对他们来说想要招募施禾来自己的队伍已经是对他极大的施舍了,虽然只是拿来当当炮灰,但在这个懦弱强食的世界里,他还有的选吗?

    然而这个不识抬举的臭傻逼竟然理都不理他们。

    “给我站住!”肖战冲着施禾吼了起来,声音中夹杂了一门武技,为“雷狮吼”,蕴含了精神攻击,若是境界偏低的人遭遇此招,轻则七窍出血,重则灵魂泯灭。

    听到后面的人竟然对他使出精神攻击,施禾眉头皱了一下,眼中有着不耐之色。

    一般来说,敢对施禾出招的施禾都会让对方付出代价,然而现在施禾右手受伤,状态尚未巅峰,况且此处诡异重重,施禾不想在此多逗留。

      施禾回头望月,控制自身力道,左手轻轻一撇,一道三尺刀芒闪出,刻在肖战三人前面三尺之地。

    “越过那条线,死。”施禾头也不回地说道。

    肖战三人对视了一眼,老二肖破狠狠说道:“大哥,把他杀了,连我们都不知道是谁,这肯定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这小子怕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刚好让他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肖飞阴声怪气嘲讽着。

    “哼,杀人,哪需要理由。”肖战看着施禾,舔了舔嘴唇,低声说道。

    “上!”

    兄弟三人纷纷取出武器,都为丈八蛇矛,八尺多长,对着施禾后心突袭过去。

    此时,他们似乎忘记观察施禾留下的那缕刀芒了。

    兄弟三人突然暴起突袭,施禾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要找死,我不拦你。

    待到三人的丈八蛇矛离施禾不足一米时,施禾身后仿佛长了眼睛,身子微躬,右脚猛然发力,整个人凌空飞了起来,一记漂亮的回旋踢!

    “唰!”

    三根丈八蛇矛像是磁铁般被施禾踢在一起,当他们武器与施禾接触那一刹那,个个脸色大变,他们感觉打到的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头洪荒巨兽。

    兄弟三人的武器整整齐齐地飞了出去,插在远处一棵树上,像极了帝都城门口士兵队列那样整齐。

    武器在战斗中脱手,乃是大忌!而此时竟然发生了,就只有一种情况——实力悬殊。

    是的,肖战三人当即知道踢到了铁板,他们顾不得手上出了血的虎口,老大肖战赶忙对着施禾抱拳恭声说道:

    “兄弟,今天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小心冒犯到了小兄弟,我们三人为瓦罗行省督察长之子,这次我们兄弟欠你一个人情,你也知道,在这边杀人也没有任何益处对吧。”

    肖战这番话虽然态度放得很低,但是猛虎会在意路边野狗的人情吗?

    施禾没有再说一句话,冷漠的脸色让兄弟三人都感觉眼前的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而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因为,随着施禾吞噬领域释放出来,杀气有如实质!这份压迫让他们都喘不过气来。

    肖战知道,没有商量的余地了,眼前这个少年,是要把他们全杀了。

    “拼了!”肖战大吼一声。

    “来!一起!”兄弟三人呈品字形战列,失去武器,肖战化拳为掌,主攻!肖破与肖飞两人真元不要命地往肖战身上传输过去,肖战身前,浮现出一记手印虚影。

    这是一门合击武技,一门可以越阶杀敌的强大神通!

    面对施禾,肖战没有选择防守,因为现在,只有攻击,才有一线生机。

    “浮屠大手印!”

    携带着无比威势,肖战一人弓步!冲杀!周围狂风大作,树叶簌簌而下。

    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招。

    至于肖破与肖飞,为了发出这一招,两人现在元气全无,坐在地上,连呼吸声都显得那样无力。

    眼见兄弟三人竟然能发出远超他们境界的实力,施禾眼中依旧淡漠。

    现在动静这么大,他必须尽快解决这场战斗,脚下的这片土地始终让他惴惴不安。

    基础刀法——第一式。

    第一式,拔刀式。

    施禾没动,施禾又好像动了。

    施禾的身影依旧停留在原地,但,这,只是残影。

    “噌。”

    一丝细小的声音传来,这是小黑的速度快到极致的体现,此时它的速度,已经超越了音速!

    施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肖战身前,而肖战甚至都看不清施禾是用什么招式挡住了他的必杀!

    一刀斩过,浮屠大手印直接被切成两半,小黑去势不减!

    肖战只觉得脖颈一股剧痛,接着他好像飞了起来。

    可是那下面的身体,又是谁的呢?

    一股血柱冲天而起,而后直接化为虚无,施禾看都没有,提着小黑,冲到了肖破,肖飞两人眼前。

    两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手起刀落,两颗人头应声倒地。

    不过,正当施禾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背上突然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一股让他非常不舒服的气息。

    施禾若有所感,转过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