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约见叶倾心

    更新时间:2017-08-06 16:33:38本章字数:3093字

    “俗话说:剑是君子所佩,刀乃侠盗所使。不知道多少人因此抬剑抑刀。”一个长发过眼的壮年男子大声说道,他正是珈蓝学院的刀道老师——吴元霸。他身姿健壮,虎背熊腰,足足比施禾大了一号,说到这里,他不屑地冷哼一声。

    “刀,以雄浑、豪迈、挥如猛虎的风格而驰名的兵器,在十八般武器中排名第一”这时候,他手指头摸向须弥戒,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一样符合他身材一柄巨大剔骨刀。

    如镜般的刀身冷气森森映出了学生们一张张期待的脸,刃口上高高的烧刃中间凝结着一点寒光仿佛不停的流动,更增加了锋利的凉意。这无疑是把好刀,在刀柄上还刻有一个刀叉弯勾的标识。

    “此刀,名为悍将,乃魔族战争中奖励所得。”说到这里,吴元霸脸上涌现出一抹自得,由于珈蓝帝国与毗邻魔族的实力差距较大,战争死亡率奇高无比,能在魔族战争中活下来并且得到一柄奖励的刀,实属难得。

    吴元霸迈开弓步,剔骨刀紧贴左腰。

    “夺!”的一声,这把闪着刀芒的剔骨刀被吴元霸猛然抽出,刀口朝天,砍向向前方一柄精钢制成的铁锤。

    声驰惊白帝,光乱失青春!

    只听得嗤的一声轻响,铁锤的锤头中分为二,一半连在锤杆,另一半跌落在地。

    在场学生无不惊叹,眼中异彩连连,来不及学生感叹,吴元霸再度出刀,他脚步一撤,大开大合,如此沉重的剔骨刀在他手中犹如玩具一般,他大喝一声,丹田元气滚滚,提起一口真元,凝聚成一道实质的刀芒,抽身回斩。

    杀气腾幽朔,寒芒泣鬼神!

    咔擦一声,后边一块几十人大的一块大石头裂开了一个清晰可见的裂口。

    紧接着,吴元霸刀柄反握,再正握,手腕急速抖动,巨大的剔骨刀舞出阵阵刀芒,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刀墙,看起来威势无比。

    舞余回紫袖,萧飒满苍旻!

    “啪啪啪。”

    掌声如雷鸣,这些这些学生看到吴元霸手中的刀法如同猛虎下山,气势惊人,在场的气氛瞬间升到一个顶点,有的学生面色潮红,要是把这个刀法舞给心仪的姑娘看,肯定被自己威势所折服,想到这里,学生们更是激动。

    “吴老师,传授这部刀法给我们吧!”学生们大喊着。

    “刀法为一位刀道强者郑世元所创,只共三式,两攻一守,即便我现在也只是只得其形,未得其意。”吴元霸沉声说道。“接下来我再演示三遍,能否领悟便看你们自身悟性了。”

    这部刀法大气,强横,凌厉无比,越强横的武技所需要的元气呈几倍来翻倍,施禾手中的武技无一不是高深无比的武技,有的甚至连徐雍都不知道来历,即便以《凌霄仙经》来催动也有些勉强。

    当吴元霸演示到第二遍的时候,施禾转身走了出去,叶倾心那边也应该快下课了,自己理应早点过去,不然待会人满为患的话还真的是让人头疼。

    “那人是谁?怎么老师演示要一半就离开了?”

    “嘿,他是新生榜第一的施禾,一个十足的怪人,可能是因为看不懂吧”有人回答道。

    吴元霸看见施禾离开后也皱了一下眉头,心中暗想着这一届的新生水平还真是低,不仅低,连武道之心也如此不堪。

    施禾倒是不知道别人心中怎么评价他的,漫步走来,施禾还是估计错了剑道课堂的热门,或者说,施禾估计错了叶倾心受欢迎的程度。

    叶倾心气场十足,不愧为冷面女神,周围学生愣是离得她远远的,毫无一人敢上前去打声招呼或者是陪在身旁什么的。

    她今天穿着一身青色长裙,看起来鲜活无比,头上依旧扎了一个蟠桃式的发髻,倒是有点儿小家碧玉的味道,可惜冷漠的表情伤透了学生们的心。

    此时老师讲课刚刚结束,学生们开始离场,叶倾心身旁依旧跟着前些天遇见的那个丫鬟,此时的她也正打算离开此地,她晚上宫廷之内父皇说还有一场宴会需要到场。

    突然,她看到了之前在曜日客栈见过的那位神秘少年,他一身白袍,好像要融入这天地之间,身上的气息依旧是深不见底。

    心中突然想起,之前裁决司之子说他受伤了,也不知道现在好点了没,他来这里干什么呢,原来他也是珈蓝学院的新生。

    咦,他也好像在看着我。叶倾心发现了施禾好像正在望着她。

    “叶姑娘,在下有事相求,不知道姑娘现在是否有空呢?”

    叶倾心耳边传来一道声音,随即看向施禾,是他?

    叶倾心愣了一下,不知道眼前这位少年找自己是要干嘛,想到之前他帮忙自己逼退了武邪,而且现在自己身在学院,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更奇怪的是,自己对他,始终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力所能及的话就帮他一下吧。

    “嗯,跟我来吧。”叶倾心也传音答道。

    叶倾心突然改变了方向,转身向学院深处走去,而且,他背后好像跟着一个男的?

    这个男的是谁?在场的学生心中万马奔腾。

    学院景色艳丽,在临末的冬季,本来苍翠欲滴的树木如一列列军队披上了雪白色的军装,笔直地矗立在道路两旁。

    雪景,四处都是雪景,并没有漫天飞雪,但那些飘絮却仿佛比鹅毛大雪更有味道,暮日黄昏,施禾跟在叶倾心身后随意走着,内心也渐渐感到一股宁静的气息。

    太阳逐渐下沉,气温开始由中午的暖和逐渐下降,学院后山之中,学生稀少。

    半山道路两旁,叶倾心走进一座小小的亭子里面,丫鬟小依站在她身后,施禾则正对着坐下。

    一身青色长裙的叶倾心此时更有一股空灵的气息,她长袖一挥,凭空出现了一壶开水和一套茶具。

    水壶之上还散发着阵阵热气,水刚刚沸腾,白烟翻滚,在这寒冷的冬季令人感到了一丝温暖。

    茶叶嫩绿透亮,姿态极其动人,叶倾心捏一小撮茶放入杯中,冲入开水,隔着透明的白瓷杯看茶,看细小的茶叶如天女散花般悠悠坠落,涌起千姿百态。

    丫鬟小依看见叶倾心竟然给眼前这个陌生男子泡茶,不由得目瞪口呆,能让小姐泡茶的也只有宫里的一些长辈呢,这小子运气真好。

    小依心里闷闷想着。

    此时的叶倾心是高雅的,两支玉女臂在泡茶的时候露出来,欺冰赛雪,冰肌玉骨。

    施禾看着叶倾心泡茶的动作,心里无端冒出几句诗句:

    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延颈秀项,皓质呈露。

    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云髻峨峨,修眉联娟。

    叶倾心看着施禾淡淡地笑了一下,开口说道:

    “那日公子替倾心解围之后走得匆忙,倾心未能好好招待,实属不周,还望公子不要介意。”

    她说话间把装满茶水的白瓷杯递到施禾桌前,声音如空谷幽兰般。

    看到眼前佳人如此费心招待,哪有半分冰山女神的模样,施禾也不敢怠慢,收起了心中那份不正经,施禾道了声谢,轻轻抿了一口茶下去,茶水刚刚进入口中时,味道虽然涩,但当它在缓缓渗入喉咙时,施禾却感到一种清香的回味,一种香醇的甘甜。

    所谓齿颊留香,回味无穷。

    “好茶。”施禾情不自禁赞叹道。

    “不瞒叶公主,在下此次前来确有一事相求,家师书信一封令我前来寻找珈蓝学院的院长黄仲前辈,奈何院长大人身居高位毫无闲暇,自从入院之后,还未有机会能与其见上一面。”品茶之后,施禾也是说出了此行来的目的。

    他现在迫切需要和黄仲见上一面。

    叶倾心皓齿明眸,明亮的眼睛眨了几下,显然在想着一些事情。

    “这样吧,皇宫内部一个时辰后有一次晚宴,院长大人应会到场,如若公子不嫌弃的话,可随倾心一同前去皇宫,里面有住处让公子休息,晚宴之后,倾心再安排公子与院长见面,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施禾怔了一下,随之大喜,咧开嘴笑了一下,抱拳向叶倾心道谢。

    “如此就多谢叶公主了。”

    看到施禾笑,叶倾心嘴唇也扯出一抹弧度。

    “那公子随我来吧。”

    皇宫之内的夜晚相比于白天更是多了几分璀璨,灯火通明,金黄的琉璃瓦在月光下多了几分皎洁的光芒,飞檐上的两条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施禾竟在这里感应到了一丝古朴,玄奥的气息。

    施禾并没有与叶倾心共赴晚宴,而是在偏殿里面等候等待,施禾感知之中,这边的数道气息都要明显地强横于他,虽然现在的施禾在年轻一辈之中算是顶尖之人,但是距离真正的大陆高手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珈蓝皇宫之内底蕴肯定还是有的。

    晚宴之上,此时的叶倾心换了一身雪白长裙,明珠生晕、美玉莹光,说的就是她了,三千青丝洒在肩上,双耳则是挂着两个椭圆形的水晶状物,温润而优雅,散发着琥珀色的光芒,彰显其典雅的身份。

    只不过她的脸色此时有些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