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当众求婚

    更新时间:2017-08-07 15:54:01本章字数:3320字

    殿内的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一位睥睨天下的中年男人,他,就是珈蓝国的皇帝——叶君,底下,歌舞升平,衣袖飘荡;鸣钟击磬,乐声悠扬。台基上点起的檀香,烟雾缭绕。

    叶倾心坐在自己母后旁边,叶皇后叶素婉,身姿比叶倾心多了几分丰腴,几分妩媚,作为叶倾心的母亲,她的外貌丝毫不减半分老去,两人如同姐妹般,此时她正坐于上,金钗玉凤,雍容华贵。

    此次晚宴盛大无比,方家之主方太平,方家大公子方恬,丞相大人黄玄宗,黄家之主黄金铠,帝都学院院长黄仲,屠魔大将军屠夫等等,汇集了众多年轻一辈与掌权一代的人。

    叶君,珈蓝帝国的皇帝,他长着一副普普通通的面孔,身上的气息平易近人,丝毫没有令人感到不适,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但眉宇之间还是有着几分隐藏不去的尊贵与杀伐果断的气质,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一只五爪金龙好似要从里面飞跃出来一样。

    叶君平淡地望着下面众人,没有任何表示,他自然不会去举办什么毫无意义的晚宴,现在珈蓝帝国岌岌可危,他可没有这么多的闲工夫,他也很清楚,接下去,才是真正的考验。

    想到这里,叶君深不见底的黑色瞳孔之中闪过一丝冷芒,即便是他,也隐隐无法控制接下去局势的走向。

    “报,天武帝国前来赴宴!”一位宫廷侍卫快步向前朗声报道。

    “砰!”

    宫廷侍卫的声音犹如犹如一块重重的石头突然敲在人们心头,皇宫之内歌舞升平的气氛都为此沉寂下来,大家都是聪明人,此次晚宴醉翁之意不在酒,现在,正戏终于是要开始了么?

    “有请。”叶皇抬头,淡淡说道,他的声音不大,但却清晰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面。

    “哈哈哈哈哈。”人未到,声先至,张狂的笑声如同人们身边无时不在的元气一样瞬间布满整座宫殿,令德叶皇后不禁蹙了蹙眉。“叶皇在上,晚辈初临珈蓝,今日有幸与各位天骄共赴晚宴,品珈蓝之荣华,赏珈蓝之美景,真乃不胜荣幸。”

    武邪的脚步声声作响,他大步向前,一头烈焰一般的头发与一身红色大衣瞩目无比,而此时,赴宴的,竟然只有他一人。

    天武帝国这是何态度,欺他珈蓝式微吗?

    叶倾心握了握腰上的冰魄剑,俏脸上泛着冷意。

    正在打坐修炼的施禾无端被几声刺耳的笑声打扰到,清醒过来,清秀的脸庞之上,涌现出几分恼怒。

    “像鸭子似的,笑的真难听。”

    此时皇宫之内众人脸色各异,大家没想到的是天武帝国真的是只派了裁决司之子过来与他们商讨帝落皇城的事情。

    “来人,赐坐。”叶皇如同湖水般古井无波的声音把人们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

    武邪坐下,无视桌前的仙琼玉液,山珍海馐,直接开口朗声说道:

    “此次帝落皇城重现世间,堪称万年来人类的最大机遇之一,然而皇城之中尚有九天之雷残留世间,圣人之境因此不敢涉足其中,况且皇城之内禁制无穷,无论是遁一大能,还是封王级别的强者基本都是十死无生。”

    “作为魔尊留下的传承,上次我们圣人之境的强者欲窥其秘,结果死伤殆尽,三国共同商榷,此次便按照魔尊的意愿来,视作他们的机遇,武皇认为,年轻者,潜力不尽,机缘无穷,魔族魔神宫这几百年来人才辈出,实乃大势,又为大世,我人族虽尚能抵抗,但是能撑起人类的年轻强者,实在太少!”

    说道这里,武邪的瞳孔之中燃烧起了一种称为欲望的火焰。

    “而到了我们这一代,北有武无尽,冥宗圣子冥千岁,南有姬玄,剑宗李慕白,光明圣女林锦情等人,我们人类的天才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放在几千年前,都可以说是未来可以称霸天下的强者!因此,如上所说,何不将帝落皇城作为培养人类年轻一代的机遇呢?”

    “叶皇前辈,请看。”武邪呈上来了一支玉简。

    叶皇神识探入阅查,半柱香后,叶皇开口:

    “朕,允了。”

    武邪闻言,抱拳恭声说道:

    “多谢叶皇前辈。”

    “此次晚辈前来,还有一事相求。”

    武邪勾唇,他的语气虽然平淡,可是他接下去的话,却让在场的人如同炸开了锅一样。

    “晚辈对倾心公主倾心已久,倾心公主也是人中之凤,晚辈若是娶到倾心公主,定然不辜芳心,不知叶皇前辈能否把倾心公主许配给晚辈呢?”

    叶倾心冷面寒霜,听到这句话立马要站起来拔剑相向,却被身旁的叶皇后死死摁住,见到如此,叶倾心脸色多了几分苍白,还有一丝以往未曾见到过的,委屈。

    “母后,你们这是要干嘛?”

    叶素婉没有解释什么,衣袍之下的大手伸出来,摸了摸叶倾心的脑袋。

    “孩子,你先冷静一下,相信你父皇。”

    “我……我冷静不了。”叶倾心小声地抗议道,一双明眸的大眼睛此时已经有了水汽弥漫。

    她无法想象,或者说从来不敢去想,父皇母后,是否会把她交易出去。

    叶皇此时态度不明,却并没有出声拒绝。

    看到这里,武邪心中一喜,是时候下娉礼了。

    “众所周知,帝落山脉作为珈蓝与天武的边界,常年发生战乱,为保卫我国安全,武皇特地令白起大将军镇守边疆,随禁军十万,以达万无一失,然而珈蓝帝国却因此人人自危,叶皇放心不下,使得镇国大将军数十年未能回过家一次,一直偏居一偶,实属不幸。”

    皇宫之内无数人听到这段话不禁嗤之以鼻,杀神白起驻军帝落,犹如珈蓝头上的一柄利刃,随时都会斩落下来,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每年珈蓝至少都要花费三分之一的国力花费在帝落以护周全。若不是珈蓝有着镇国大将军方问天苦苦支撑,数十年不敢离开一寸脚下的土地,怕是杀神白起早已率军杀入帝都了吧。

    “近日魔族蠢蠢欲动,魔神宫狼烟四起,常有光柱升天,变化莫测,武皇身系人类,欲与珈蓝共抗魔族,武皇承诺,若叶皇前辈肯应允联盟此事,白起大将军以及手下的十万禁军将会与镇国大将军一起联手!为人类筑起一道无比安全的防线。”

    武邪看着叶皇后身边的叶倾心,眼中隐晦闪过一丝淫欲。

    这个美人,他等很久了。

    在场的人无不陷入了沉默,此事若是为真,珈蓝将能苟延残喘很长一段时间,到时候珈蓝年轻的孩子成长起来,又会是一代希望,现在的珈蓝如同大海之中的一页扁舟,一碰就沉,实在是经不起一点风浪了,但是在场的人那个不是血性之人,要让他们把如花似玉的小公主嫁入天武,这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啊!

    “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你们会下这么大的筹码?”叶皇在那刹那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心动了。

    武邪的脸上有着一抹尊敬与狂热。

    “因为,家师已经封王了。”

    此话一出,鸦雀无声。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天武国又多了一位封王强者,这代表着他们的实力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更加让人忌惮的是:一位封王强者的儿子来提亲,这怎么让人拒绝。

    “也是,不然怎么会让你一个小辈来此。”叶皇微微点头。

    “既然武明城封王,朕也不为难你了,你走吧。”

    叶倾心紧绷的身子终于放松了下来,还好,他的父皇,没有抛弃她,没有将她当做交易的筹码。

    叶素婉温和地笑了笑,宠溺地摸了摸她小巧的脑袋。

    什么?

    什么意思?

    武邪的本来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缓缓凝固,他无法相信叶皇竟然会因为一个女子放弃如此大好机会。

    然而他也深知像叶皇这种人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绝不会再改变。

    武邪心中有着一股叫做愤怒的火焰在燃烧,他从九天之来,带着一个肉包子,不,杀神白起怎么是肉包子?应该是带着山珍海味,施舍给一群快要饿死的乞丐,结果这群乞丐,竟然拒绝了他,而且好像还很是不屑。

    武邪眯上了眼睛,他的理智尚在,要是自己敢在这里翻脸的话,也许他老子能保他一命,然而在太岁爷上动土,不死也得脱层皮。

    “既然如此,我一人,挑战全你们所有珈蓝二十岁以下的天才,赌注便是,帝落皇城的十个名额,!”

    武邪的嘴角噙着一抹毫不顾忌的狂妄,一个人挑战一个国家,这是何等壮举。

    十个名额……

    在场的人虽不知道此次珈蓝共获得了几个名额,但是他们清楚,武邪所说的赌注,绝不会只是开胃小菜而已。

    在场的人听到武邪这番话脸色全部难看下来,气氛阴沉的像是要拧出水一般。

    “放肆!”

    “狂妄!”

    不只是黄啟霖,连一向低调行事的方家之子方恬也站了起来,他们准备一人接下挑战,身上元气涌动,珈蓝国威岂能如此被辱!

    突然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传来,在场的人全部为之一震,坐在王座上的那个男人制止住了众人。

    叶皇的眸子深深地看了武邪一眼。

    武邪被叶皇的一记眼光心中一颤,他知道这一次自己的挑战珈蓝是把叶皇彻底得罪死了,然而一个将要灭亡的暮日帝国,与一群软脚虾,又能翻出什么风浪呢。

    “三天之后紫山之巅破晓之时见吧。。”

    叶皇平淡的语气再次传来。

    “好。”他无声地笑了笑,嘴角充满不屑,环顾看了四下众人,好像是无声的嘲讽。

    “晚辈先行告退。”他转身跨步走出了皇宫,一头红发即便是在光芒璀璨的皇宫之下也显得如此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