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开门

    更新时间:2017-08-08 16:08:28本章字数:3108字

    武邪走出去后,晚宴之上,再次骚动了起来。

    “陛下,不知此次帝落皇城,我珈蓝公共有几个名额?”帝都院长黄仲首先问道。

    这个问题问到了大家的心坎里面进去,万年一遇的机缘,每个名额都是至关重要的。

    “十个,光明天武各二十个。”

    “什么?!”丞相黄玄宗苍老的脸上满是怒意

    “武邪那小辈竟然如此歹毒!”

    但是他们清楚,武邪并没有什么做错的。

    错的是我们自己,我们,太弱了。

    这件事情狠狠地刺激到了叶倾心、黄啟霖、方恬三人。

    他们三人问鼎珈蓝,毫无敌手,而今被天武一个裁决司之子挑战全国,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丝毫把握赢下来。

    这是何等耻辱?

    黄啟霖眼中似乎还残留着武邪刚才在晚宴之上的狂妄模样。

    “今日之辱,他日,我必百倍还之!”

    赌注竟然是全部的名额,如果珈蓝真的一个名额都没有,毫无疑问,他们的天才与另外两大强国的差距将会被再次拉大!

    老一辈打不过,如果连小一辈也输了,那么就真的没希望了。

    “他这次是站在弱势的地位发起的挑战,我无法拒绝。”叶皇站了起来,望着下面众人沉声说道,此事重大,他此刻的脸上也有了压迫性。

    “所以,此战,必须赢!”

    他的语气,不容反对!

    “赢者,帝国宝库宝物,随意挑选一件。”

    帝国几千年的积蓄,随便挑一件。

    这个奖励,何止是动人啊。

    “陛下,三天之后,臣黄啟霖,可与之一战!”黄啟霖再一次站了起来,他两道剑眉直冲云霄,暗金色的瞳孔更加深邃,像是在表明着此战的决心。

    “臣,也可与之一战。”方恬恭手平淡说道,他双耳略显狭长,本来慈眉善目的双眼此时也隐隐有怒意闪现,此时他看着叶皇,也表明着他的决心。

    “父皇,还有我!”叶倾心脸上也有着坚定之色。

    看到如此,叶皇眼中闪过一抹欣慰,同时,还有着担忧。

    “你们三个是珈蓝国仅存的希望了,如果你们都赢不了,也就没有比试的必要了。”

    “朕,相信你们”

    施禾眼中有着思索之色,自从武邪到皇宫之后施禾都一直注意着晚宴那边的情况,奈何施禾境界太低,只能确定那边有着武邪的气息。

    正在这时,施禾看到前方叶倾心缓缓走来,她穿着一身白色长裙,如同冰山之中的截然独立的雪白莲花。

    远看,如瞎似雪;近看,似画如诗。

    她看了一眼施禾,发现施禾也正在看她,双目在空中轻轻一碰,随即各自又不露痕迹地撇开。

    “公子请等一会,院长正在与父皇议事。”

    “嗯。”

    顿了一顿,施禾发现自己好像还没跟对方说自己的名字,不禁有些尴尬,于是开口说道:

    “叶公主以后叫我施禾便好。”

    “好的施禾。”叶倾心爽快答道,眉梢绽开,有着一抹掩饰不掉的笑意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叶倾心赶紧调整自身,甚至连倾城倾国的面孔都有些令人看不清了。

    呃……

    自己刚才好像看到了什么?

    气氛陡然陷入了冷场。

    “那个……”

    “你……”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你先说。”

    “你先说。”

    气氛再一次陷入了冷场。

    正在这时,叶倾心身后突然出现一个老人,老人一出现就盯着施禾,带着疑惑。

    施禾全身一紧,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掠过一股淡淡的气息,所有的秘密全部被看光,毫无遁形。

    施禾脸上不禁苍白几分,因为他感觉到了眼前这个老人,开始释放出了威压。

    叶倾心有些担忧地看了施禾一眼,不明白师傅这是要干嘛

    所幸的是威压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老人又变成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

    “你找我所为何事?”黄仲淡淡开口。

    施禾有些尴尬。

    他现在有些不懂描述。

    “那个,晚辈自极北而来,奉家师之命,携信一封,不畏艰辛,特意来此,交予院长一观。”

    “嗯。”

    ……

    “嗯?”

    “信呢?”虽然基本已经确认,但是黄仲还是想看一下。

    “不小心弄丢了。”施禾讪讪说道。

    叶倾心和黄仲脸上同时飘过几缕黑线。

    “得了,你跟我来。”懒得和施禾扯淡,黄仲一把拉着施禾,左手伸出,拉开空间,直接消失不见。

    叶倾心怔怔地看着已经闭合的空间,有些好奇。

    这是哪里?

    长安街,要追朔它的名字怕是要回到几百年前,街道空无一人,道路两旁房门紧闭,尽是风雪,走在街上,施禾甚至能感受的到凛冽寒风的刺骨,好像是独立出这个世界的存在。

    施禾看着眼前这扇门,不是很大却满满的历史味道,门上刻画着一个巨大的奇怪头颅张着腥喷血口,门的两旁屹立着两座不知名的妖兽雕像,奇怪的是本该放着匾额的位置却空空如也。

    门口一位伛偻白袍老人,老人腰环长剑,手持一壶浊酒,壶口撒着点点热气,弯腰傍在门旁一座小亭里面,满脸的胡渣和未经修饰的灰白长发,眼神迷离,一看,就知道是个有故事的老头。

    施禾知道国家首都之地定是卧虎藏龙,虽然珈蓝式微,但也不可小觑,何况是个看起来深不见底的老者。

    白袍老者就注意到了施禾,沧桑的眼眸中甚至流露出了一丝异彩,他看向黄仲,等待着黄仲的解释。

    “我想试试。”

    老者轻轻颔首,右手空抓,化成一道晶莹剔透的光芒向院内飘去,示意施禾可以进去,而后慢悠悠说道:“打开这扇门。”

    “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啊。”施禾心里腹诽着,脸上却不敢露出一丝不耐,道了声是后便走了进去。

    老人和黄仲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其实施禾之前看来若只是测试力道推开一扇门那还不简单,以施禾的实力根本不需要什么技巧,双手一推还不是小菜一碟?

    然而当施禾的双手刚刚触摸到这扇门时,感觉到是他面前的不是一扇门,是一座山,一座大山,一座巍峨无比的巨大山脉在施禾头上压了下来,又突然变成一头恐怖血腥的史前巨兽,张着血盆大口一瞬间对着施禾咬了过去。

    施禾在那一刹那差点心神失守,他急速运转凌霄仙经,黑衣飘扬,元气涌动,在承受着刚开始时的巨大冲击过后终于也是坚持了下来,不过却像是万里大海的一叶扁舟那样摇摇欲坠。

    在施禾的眼中就只有那一张嘴,巨大无比且沾满鲜血的一张嘴,施禾瞳孔中映放着两排血腥牙齿,施禾甚至看不出这头怪物的全部本体,在施禾的认识中也没有这种奇怪的东西。

    施禾无法,只能施展出自己的全身绝技与之对抗,马上就掏出了小黑,刀在手,天下我有!

    小黑刀身泛着黑色的光芒,施禾把元气尽数灌了进去,瞬间黑色的光芒便成了黑色的气体弥漫在施禾周围,以施禾为半径散发十米开外形成一股枯寂,死亡的领域,随后便是:

    噬日!吞月!

    时间短促,施禾直接拿出了自己最大的底牌!对着这头怪物就是连续劈了两刀!

    在施禾的刀法斩到怪物嘴中时,原本暴虐冷酷的双眼突然浮现出极具人性化的表情,那是惧怕吗!强大的视觉反差使这一切都充满着怪异的感觉。

    白袍老者看到这里霍然站了起来,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的,充满了惊骇,之前风度早已不在,这一刻,街上风雪大作,渐渐酿成一股巨大风暴,头发随风飞舞,看起来就像个疯子,口中喃喃道:“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砰!

    仿佛有什么破碎一般,施禾的精神世界突然出现了一段短暂的空白。

    当施禾再睁开眼时,还是在这座门上,手还是放在门上,门上还是那个头颅,仿佛要冲出来一般,不同的是这次。

    施禾把手轻轻一推,便走了进去。

    门外,风雪不在。

    施禾并没能推开那道门。

    准确的说是施禾并没有机会推开,在门即将要打开的那瞬间黄仲阻止了他,跟他说是时机未到。

    施禾只是感觉莫名其妙,不让我推开叫我开门干嘛?

    带着万分的无语施禾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两个老实人还在那边,司徒昊不知道去哪里了。

    对于这些施禾没有丝毫在意,自己无论是出身还是自己的眼界,境界,都不是这些人可以比的。

    所谓云泥之别,便是如此。

    黄仲向他叫他好生歇息,明日会有人来找他,这才让施禾感到些许兴趣了。

    翌日,当施禾修炼完毕,嘴中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双眼,敲门声也是适时响起,施禾整理一下身体,走出去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灰衣小生,看见施禾出来,他热情地说道:

    “请师兄随我来。”

    施禾很想告诉他我是师弟。

    后山向西继续走去,这是一个施禾未曾来过的地方,这里不同于外面的寒冷,越靠近越觉得暖和,树木都慢慢张开了苍翠欲滴的树叶,两旁小花小草也泛起了新生的味道。

    春风轻轻,绿草茵茵,正是如此。

    能强行改变四季状态的,又不知道是何种通天手段。

    正在这时,施禾眼前悬崖边处有着一片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