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乾坤剑重出江湖

    更新时间:2017-09-15 20:39:00本章字数:4328字

    玄引显然也没有明白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逍遥子却已经猜到了大半,这遭遇正是被人背后下手打进了墓室之中。逍遥子虽然明白这一点,可他却不明白这深林之中仅有一块墓碑的坟墓居然有着如此深的墓室。

    两人只觉得被人一掌袭来,身体便是凌空拂过,随即撞击在墓碑之上发出一声闷响掉到地上,地面便开了一道口子,这转眼之间又掉了下来——二人只感觉重重一摔,心想半条命恐怕没了,不想一段时间后虽然感觉此刻地面冰凉阴冷至极,却还听得到对方的呼吸。逍遥子却看不一丝光芒,周身漆黑一片,头顶那道口子已经合上,身边玄引还在呻吟。逍遥子心中一紧——

    “你受伤了?”

    玄引“哎哟”一声惨叫:“这是什么地方啊!我半身都没了知觉!”

    逍遥子一惊,赶紧掏出身上的火折子点燃。随着火光慢慢燃起,这才看到玄引一张痛苦的脸,玄引揉着肩膀道:“这是什么鬼地方!我们是不是还活着!”

    逍遥子却摇摇头道:“我看你摔得不轻,是伤哪儿了?”

    说着逍遥子就要伸手过来,玄引一把拦住,惶恐道:“别!千万别碰我!说不定我这骨头都碎了!”

    逍遥子只好站起来,见玄引还瘫坐在地上,道:“你能站起来吗?”

    玄引自然知道逍遥子的意思,倘若这身上果真断了骨头,想要站起来恐怕比登天还难,逍遥子是想让自己试一试,看看究竟伤了哪里。玄引也不敢大意,双手撑地借力缓缓起身,不料刚起身身上骨骼确实噼里啪啦响,玄引听到这声音依然以为自己碎了骨头,叫唤道:“不行!不行!我看我是摔坏了!”

    逍遥子举高火折子,道:“你再坚持坚持!”

    玄引只得伸手抓住逍遥子,又努力起身,没一阵功夫已经满头是汗。一番尝试之后,腰虽然站直可这左脚膝却一直弯曲,玄引不安道:“师傅,我是不是要成瘸子了?江湖上有没有哪个武林高手是瘸子的?”

    逍遥子听到此处面色苍白,焦急道:“能走路吗?”

    玄引摇摇头,道:“恐怕连一步也走不了!”

    逍遥子将火折子递给玄引,自己躬下身子,突然一把抓住玄引左脚,双手闪电般找准了伤处从上而下划过,两手猛然一扯,竟然“嚓”的一声响,玄引猛然惨叫出一声,汗如雨下。

    逍遥子却起身道:“叫什么叫!骨头没断,只是挫了位,我已经投回原位!你走几步试试!”

    玄引这一声惨叫自是忍受了巨大疼痛,此刻也依旧双拳紧握,逍遥子使劲抽出他拳心的火折子道:“你要决定习武这点痛恐怕不值一提!”

    玄引咬紧腮帮,轻轻移动脚步,起初还有些不舒服,走了几步后便也觉得好了许多。逍遥子这才点头道:“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玄引跳了跳,果真都没问题,这才喜笑颜开:“师傅!我没事!你呢?”

    逍遥子道:“我没事,如果没有你就算是再高我也丝毫不会畏惧——刚才掉下来时,你紧紧抱住我,让我无法施展轻功,所以还是重重摔了下来!好在最后关头我推了你一掌,我便是用了轻功,原本打算我先落地然后救你,不想漆黑一片声音回荡分不清位置,所以没能接住你!”

    玄引白眼一翻,生气道:“要死一起死!你却推我一掌!”

    逍遥子摇摇头道:“身为武林中人,自然时时刻刻都面临生死,倘若不抓住一线生机活命,何苦走这条路!我这一生经历太多危险,如果如你所说要等死,恐怕早已经死了一千回!”

    “哦!”

    玄引算是消了气,朝四周扫了一圈,这才发现这个空间确实宽大,高有数丈,四面青砖墙壁却没有任何装饰,仿佛是个枯井一般。

    逍遥子举着火折子朝四周照了一圈,发现这里竟然是个方形的空间,而且四周都是死角。抬头一看,才发现头顶是两块巨大的石板,刚才正是那两块石板裂开才掉了下来,可此时这石板已经合上,连一点光线也没投下来。

    逍遥子也颇为苦恼,这四壁宽大,就算轻功无敌却也不能凭空飞跃到顶上,就算到了顶上却也没有任何物体可以攀附,而且也不知如何打开这两块石板。正在思忖之间,玄引道:“师傅,这是什么地方,我怎感觉好冷!”

    逍遥子这才想起之前撞在一块石碑上的事情来,脑海之中恍然闪过石碑上出现的几个文字,虽然没有看全,却把最后两个字记住了“之墓”——“是座墓!”

    “啊——这是死人——死人住的啊?”玄引一阵毛骨悚然,跳过来抓住逍遥子一直肩膀道,“师傅,你看见死人了吗?”

    逍遥子突然眉头一展:对啊!既然是坟墓为什么不见尸骨,莫非这内中还有机关暗层?

    玄引这些年被有钱人家买了去,虽然吃了不少苦,却从来没有独自经历过黑暗,此刻突然进入一座漆黑的坟墓,确实让他毛骨悚然,把逍遥子都快抓出血来。

    逍遥子使劲掰开玄引的手指道:“松开你的手,别弄脏了我衣服!哼!凭你这点胆量还相当大侠,说出去恐怕连芸儿也要鄙视你!”

    玄引只好收手,沮丧道:“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一回事呢,哪里还管得着面子问题!”

    逍遥子却骂道:“没骨气的小子!”

    玄引道:“倘若真要死,我却不想要这骨气,我要抓住你,至少我死的时候不害怕!”

    逍遥子道:“别浪费力气!快找找出口!”

    玄引也不再凭嘴,取下身上的菊花刀朝四面墙壁上敲了半天,逍遥子却只是四下里观察。这便是有经验的人用智力,没经验的人卖苦力,可这一次逍遥子却错了,因为这青砖襄成的四壁没有任何突兀的地方,找不出机关所在的痕迹。

    玄引却一丝一毫也没放过,四面墙壁他都敲了个遍,下至地板,上至刀尖所及的墙面,突然刀尖之处的声音有异,玄引皱眉道:“不对!”

    逍遥子转过身来,看到玄引自言自语,问道:“什么不对!”

    玄引又敲了敲头顶的一块砖道:“这声音不对!好像是空的!”

    逍遥子突然面色一紧,惊呼:“小心!”

    说话之间已经一把将玄引扯了过来并按到在地,不想就在他说话之间,玄引刀尖所及的那块砖突然退进了墙体之中,接着墙体传来一阵轰隆之声,像是机关运作的声音。没等二人听明白,四面墙壁的砖块也都陆续退进了墙体之中,可是退进去之后却马上射出了无数暗器来。这四面的砖块何其多,几乎每块退进去的砖孔都能射出暗器,四面暗器对射,火星四射铁器飞打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暗器持续飞打了一阵却还未停下,如此密集的暗器就算是绝顶高手不中一两枚恐怕是一件奇事,逍遥子虽然躺在了地上,却也不敢掉以轻心,抡起手中剑击退那些迎朝自己的暗器。这些暗器拇指长短似如月牙二指来宽,无比锋利,刀体冷寒,如此构造就连逍遥子也无比诧异。

    暗器之中最难抵挡的便是刀和球形暗器,此间这暗器却几乎同时具备了这两点,可见设计者之狠毒。这些砖块间隔退回后射出暗器然后余下砖块再循环退回射出暗器,似乎连绵不绝,不降闯入者粉碎誓不罢休的态势,逍遥子无奈之间突然狠狠一掌将自己的剑推进一块正退回的砖块之中。

    突然,砖体之后的墙内轰隆隆一阵响,随即传来几声碎裂声,暗器竟然停了下来,看起来逍遥子的剑卡住了机关。玄引正欣喜,突然感觉地动山摇,头顶落下无数灰尘,惶恐心生,面前的砖墙又突然裂开,透过裂缝之间洒下的尘埃却看到前方竟然出现了一个燃着灯火的石室大厅。

    这大厅燃起数十盏长明灯,明亮无比,其内中装潢也颇为奢华,大厅看起来十余丈宽,四壁都是大理石,正中是一座宝座,宝座两边有两头石狮蹲坐,俨然一副王者议事大堂的气派。逍遥子瞪了瞪,自顾走了进去,玄引也赶紧起身追了进去,走到门口却退了回来,将逍遥子的剑取了下来才跟了进去。

    逍遥子也被这堂中的气派折服,却是不知这是何方神圣的巢穴,毕竟这内中不但拥有巨大的宝座还有数十级汉白玉台阶分列宝座而下,阶梯之下的厅内八张楠木椅子分裂两旁,而这一切都是权力和威望的象征——目光到了那高高的座位上,玄引突然惊道:“师傅!你看!”

    逍遥子自然也是看到了,那高高的座位上正坐着一个人,不!那不是一个而是一副尸骨!

    此刻这副尸骨依旧稳坐座位上,不过只剩下了一副骨架,一手放在石狮子头上,一手却握着一把剑,剑身已经布满灰尘。虽然已是一副白骨,可那身上的衣服却还完好,看来质地非同一般,竟然一点没有损坏。这衣服装饰华丽却鲜有金银饰物,倒有几分武林王者的气息,只是此间难以从这副尸骨推测这人的真实身份。

    玄引道:“这人是谁啊?未免也太孤苦了!就连死在座位上也无人处理!实在是——”

    逍遥子却摇摇头道:“不然!武林之中的许多高人却不追究这些,常有人死在山洞宝库墓穴之中!无需掩埋!这人虽然在座位上死去,却没有人将他移下来,可见地位独尊,人人尊敬,再说方才林中我们撞到的也正是此人的墓碑!”

    玄引点点头道:“说得也是。可是这石室大厅看起来就是一个山寨王发号施令的大堂,完全没有墓室的样子啊!

    逍遥子点点头道:“也许这里原本是他的巢穴,死后猴孙散便也把这里作为了他的墓穴!”

    玄引朝大厅扫了一圈,除了宽大,却也觉得冷清空荡,能看见的就只有十六把椅子和那个宝座,沮丧道:“看来这山大王以前也是穷得很!咦——一身衣服不错,我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金啊银啊什么的!”

    说着玄引大步朝着那宝座走去,正要走完十六把椅子相夹的过道,逍遥子突然面色仓惶道:“站住!”

    玄引毛骨悚然一惊,不单是听到逍遥子这一声突如其来,更因为他的脚下已经踩到了活动的石板。这大厅之中有活动的石板大多是暗器机关,玄引自然知道刚才的凶险,此间再不敢动弹,只好傻傻站着:“师傅救我!”

    逍遥子脚尖轻点,燕子一般跃过来,一把抓住他胳膊猛然往后一扯。只看到玄引脚尖刚起,三面墙壁突然射出数枚短箭,这些剑粗大无比却也力量非凡,刹那之间已经将那块石板前的一片地面穿透粉碎。

    见状玄引吓得冒出一身冷汗来,好半天才痴痴道:“好险!师傅您是怎么知道有危险的?!”

    逍遥子道:“这内中摆设已然能看出这个人极为看重权威,恐怕容不得任何人轻易靠近他——你看这十六把椅子,距离这汉白玉石阶如此远!想必这十六把椅子上坐的人是他最信得过得人,可是也只能距离这么近,就更别说一个外人!”

    “所以师傅断定倘若靠近他便会触发机关惹来杀身之祸?”

    “不错!”

    说到这里玄引仿佛感觉到冒犯了这里的死者,当即面朝宝座上那副尸骨跪下,口中道:“前辈,我与师父绝非有意闯入,此番打扰多有冒犯,还请前辈见谅!”

    话说完玄引便磕了三个响头,没想到磕到第三个的时候,那座位上的那副尸骨竟然动了起来。玄引吓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却看到那一只骷髅手竟然将手里的剑抛了出来,那剑被一抛便落到了玄引面前,随即剑身上的灰尘便震落开来。而那具骷髅似乎也是失去了最后的气息,瞬间垮塌,四散分离,骷髅头却沿着阶梯滚下到了玄引面前才停下。

    玄引哪里见过骷髅拔剑,此刻魂都快吓没了,哪里会留意到那把剑。逍遥子虽然也惊诧万分,可他总是注意到了那把剑。这把剑五尺来长,剑身宽大,剑柄粗状纹有金色波浪纹,剑身却纹龙纹,腰身有二字。

    逍遥子两眼突然放光,大步过来,却没敢去捡这柄剑,嘴上却喃喃说出了二字:“乾坤!”

    “师傅你说什么?”

    逍遥子惊异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剑?”

    玄引此时却没预料凶险,一把就将剑抓到了手里,只感觉十分顺手,不知道要比那菊花刀好了几十倍不止,心中一阵狂喜,马上拔出剑来。可就在这刹那之间一道强光迸射而出,逍遥子手中的剑突然气息萌动,就连逍遥子也有些掌控不住,大惊道:“快收回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