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暗藏玄机

    更新时间:2017-09-15 20:40:32本章字数:3391字

    玄引得到一把剑心里虽喜,却还是有些怀疑,不过若这把剑真是孔兆言生前的兵器,想必也不会差。逍遥子也陷入了忧虑中,自然是想到这乾坤剑突然重现江湖,难免又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可他更愿意相信玄引就是这把剑真正的主人。

    就在这时玄引突然道:“师傅,我觉得这地儿有点怪,不像是坟墓!”

    逍遥子经这一提醒,转头扫了一圈这莫大空间,也发现这确实不像是一座坟墓,至少没有一丁点陪葬品。若非遭遇追杀,一代枭雄如此丧葬实在寒酸,恐怕有损九道山庄威名。这其中必有蹊跷!

    玄引在厅内徘徊一阵,也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回来道:“这应该是个密室!只有入口却没有出口!”

    逍遥子道:“那入口必然是出口了!”

    玄引却摇摇头,索性瘫坐在地上,逍遥子见状不解道:“怎么回事?”

    玄引深深叹息道:“师傅,这下可惨了!如果入口就是出口我们恐怕要在这里陪孔兆言了!”

    “什么意思?”

    “您忘了?刚才我们可是摔下来的!摔下来已经险些要了我们的命,如此高的出口我们又如何出得去!”

    逍遥子眉头一紧这才吓出一身冷汗来,如果入口真是出口,那这里自然也是他们师徒的葬身之地。毕竟那入口是个竖井,四壁光滑,根本无法借力,纵然轻功了得也是白搭。正在这绝望气息威逼之时,逍遥子鼻子突然灵敏起来,竟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玄引见状担忧道:“师傅您着凉了吧?”

    这深林自然是比外面要凉爽,然而此刻却是在深林地下,自然是更加冷寒,此间就连长居冷寒地牢的玄引也有些吃不消。逍遥子却没有回答,整个人双目迟滞傻傻站着,仿佛根本没有听到玄引的话。玄引更为担忧,凝视着逍遥子提示道:“师傅?”

    因为这些尸骨实在离奇,这样的坟墓要说杀人于无形一点也不夸张,玄引真担心逍遥子已经中毒或者出现了状况。玄引发现不妙缓缓站起来,正要伸手去试探逍遥子鼻息,却在瞬间被逍遥子扣住手腕,吓了玄引一跳:“师傅你怎么了?”

    逍遥子这才松开他的手道:“我似乎吸进了灰尘,所以才会喷嚏!这坟墓如此之深,如果只有一个出口应该潮湿才对,可是你看这里却无比干燥就连地上也印出了你我的脚印,这就说明这里应该有极好的通风系统——一定还有其他出口!”

    玄引听到这里,喜出望外,却也是满腹怀疑:“可是刚才我已经找过了,没有任何踪迹!”

    逍遥子依旧抱有一丝希望,四下里扫了一圈:“再找一遍!”

    二人又手忙脚乱一番,最后玄引沮丧地停了下来,竟走到孔兆言尸骨前自语道:“孔老庄主,在下呢与您无冤无仇,我也不折损你威严。不过你儿子确实不是个好玩意儿,这些年坏事做绝,有朝一日说不定我也要和他拼命,今天我与师傅被困于此并非有意闯入,您若肯为我们指条明路,日后遇到您儿子说不定我们还会放他一马!当然,虎父无犬子嘛,就算是我杀了不了他也不能保证其他武林人士杀不了他,您若是肯帮我说不定日后我还能为他求个情,给他留个全尸!”

    逍遥子听到玄引这番话竟然也不再找寻线索,走过来冷冷道:“孔老庄主倘若还活着,听到你这番话想必第一个就要杀了你!”

    玄引摆摆手道:“我说的可是真话!羽公子是一定要死的!但留个全尸总比五马分尸强吧!”

    逍遥子哈哈一笑,摇摇头道:“你当真想要杀了羽公子?”

    “那是自然!此人危害江湖,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我要是杀了他自然也是一个英雄!”玄引正说得豪气万丈,只可惜满腹的侠肝义胆却被现实掐住了喉咙,“不过,我这三脚猫功夫恐怕没到九道山庄门口就被他养的那些饿狗咬死了!”

    逍遥子愣愣瞥了他一眼,道:“有自知之名就好!万不可像上次进王城那样莽撞了!”

    听逍遥子责怪自己王城杀了人,心里不服气:“刘一山就是该死!说起来我也是替天行道!留他在世上还不知道会依仗九道山庄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呢!”

    “你还说?”逍遥子倒是来了火,“要不是你鲁莽行事我们会被追杀至此?现在被困在这里你满意了?我们凭空掉下来雷鹏不会不知道,等他喘息过来我们可就成瓮中之鳖了!”

    “师傅!你别急!我想了想,你说得有道理这里一定有通风系统,这俨然不像墓室却又有这么好的通风系统一定是个非常重要的地方,而且连孔兆言的尸体都在这里,我想他应该是在守护什么,说不定这是一个藏宝库什么的!”

    “藏宝库?九道山庄固若金汤就算有宝也应该藏在九道山庄,怎么会藏在这深林墓穴之中?”

    “可是怎么解释孔兆言会和这十六大护法悄无声息死在这里呢?”玄引自言自语着,抱手走了一圈又一圈,突然他停了下来,“孔兆言一定在等人!”

    这稀奇古怪的想法倒是让逍遥子也很诧异:“等人?”

    “嗯。您想啊,孔兆言此时的状态和十六大护法的状态像是一个组织在开会,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在九道山庄开会,而开会的人却又都是孔兆言的护卫——这场景看起来极为严肃。孔兆言十九年前突然消失,此后杳无踪迹,可我们却发现他聚集十六大护法在身边死在这里,他应该另有意图。这个目的比瞒着羽公子还重要,甚至超过他自己的性命,唯一能解释的恐怕就是九道山庄的存亡了!”

    “你越说越矛盾!孔兆言好好活着九道山庄就是一头悍虎,他为何要藏起来悄悄死掉?”

    “如果说这头虎已经精疲力竭,你觉得他会在敌人面前倒下去吗?”

    逍遥子眼前一亮:“你是说孔兆言是想掩盖自己暮年乏力的真相,试图瞒天过海让自己的敌人不敢轻易进犯九道山庄?”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他确实已经竭尽全力,因为无人知晓他已经死亡所以这么多年没有谁敢进犯九道山庄!若非如此,羽公子恐怕不会享受到这样安宁的日子!”玄引此时拿起了手中的剑,凝视一阵又道,“这把剑应该是孔兆言留给羽公子的!”

    “留给羽公子的?”

    “没错!这世上肯真心跪拜孔兆言的人恐怕只有羽公子了,我想一定是孔兆言的精心安排设计,好让羽公子发现自己的尸体然后一切水到渠成——您不是说这机关就是九道山庄机关消息的特点吗,这就说明只有九道山庄的人才能平安进来,而且愿意跪拜他的人这世上除了羽公子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人!而这把剑也是我跪拜之后才弹了出来!这剑就是为羽公子准备的!只不过被我误打误撞赶上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谁要是敢上前去私自取剑,必死无疑!”

    逍遥子听到这里,人却突然飞身而起又燕子般落在了孔兆言尸体左侧,这时玄引突然将手里的剑抛了出去,剑正回到最先发现孔兆言尸体的状态,逍遥子迟滞一阵小心翼翼伸手去拿这把乾坤剑,不想微微用力便听到了周身墙体内中传来细微的机关运作之声,待他正要用更大的力气时,玄引仓惶叫道:“师傅别动!”

    逍遥子瞬间停了下来,虽然没说话,可两双眼睛的神情似乎在问原因,玄引道:“如果拔出剑,恐怕这里面的所有暗器都会射向您!”

    逍遥子手突然一松手,人瞬间从上面弹了下来,在玄引面前停下,凝视着这副尸骨道:“没想到真如你所说!要是别人看到这剑定是心血澎湃上去就取,那时候哪还顾得了什么机关暗器,定是必死无疑!”

    玄引缓缓跪下,磕了三个响头,逍遥子只感觉脚下也有机簧运作之声,就在这瞬间,尸骨左手上的剑却突然弹向了空中,玄引跳将起来顺势接住,这乾坤剑又回到了他手里。这时他才笑道:“师傅,你现在相信孔兆言是在等人了吧?”

    逍遥子无言以对,却依旧满腹疑问:“可还有很多事都解释不通!比如说孔兆言凭什么能断定羽公子终有一日能找到自己的尸体!再就是一把剑需要这么煞费苦心留给羽公子?”

    “师傅,十九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当时武林时局和九道山庄又是什么情况?”

    “和你一样我当时也是个毛头小子!哪知道这些!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我想应该和当时九道山庄的处境有关!”

    逍遥子点点头,突然道:“我听说那些年江湖上要除掉九道山庄的呼声很高,就连朝廷也对九道山庄用过几次兵,可以说九道山庄那时候危机重重!”

    玄引却冷冷一笑摇摇头道:“可我却听说那是因为九道山庄有半张藏宝图。”

    “藏宝图?”

    “嗯。我记得刘一刀受王府之命到九道山庄买我的时候和胡威说过什么‘没找到藏宝图’之类的话,我想他们当时到九道山庄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千里迢迢买一批奴隶,而是为了找那半张藏宝图!”

    逍遥子似乎从未听过关于藏宝图的只言片语。玄引此刻却笑了,道:“如果我没猜错,那半张图就在这里面!”

    逍遥子却万万不信,玄引却道:“想象一下羽公子发现孔兆言的尸体后会怎么做?”

    “你不是说跪拜吗?”

    “我是说怎么处理这副尸骨?”

    “孔兆言在羽公子眼里是何等位置,自然是厚葬!”

    玄引点点头,却双手抱怀笑道:“如果这差事让您来干,您愿不愿意?”

    逍遥子却严肃道:“此等恶魔,我为什么要埋葬他?”

    “如果我说只要师傅肯埋葬他,就会得到那半张藏宝图呢?”

    逍遥子两眼痴呆,半天才问道:“你究竟什么意思?”

    “那半张藏宝图就在他屁股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