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章——致二十年后遇到的你

    更新时间:2017-08-04 21:45:13本章字数:2791字

    “噫……”

    在落日的一声长叹里,暗红色的幕帘缓缓地降落于世,一片惨红蔓延开来,逐渐覆盖了整个天际。

    又一个令人窒息的穹顶!

    “咦?我怎么会想到‘又’?”在疲乏的双眼望向渐渐沉没的残阳时,我用左手摸了摸下巴剃得整齐的短须,似乎这样可以帮助我思考得更快一些。

    “哦,对了,多像啊,跟20年前的今日一模一样。”刚想到这儿,我无奈地朝着夕日的余晖笑了笑。它似乎也感应到了我的情绪,用那昏沉的光,斜斜地透过清晰的镜片回应着我。

    这是夏日的傍晚,天气有些闷热得烦人,热得似乎连公交车都懒得运营。但我毕竟是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二十五年的人,虽不算老,但好歹早也适应了这恼人的气候。

    正这样想着,远处的景象突然变得模糊起来,随后便出现了公交车晃人眼球的车灯。

    “哎!车来了!车来了!”

    不知道是谁激动地吼了一声,沉闷的人群刹那间像抢食的鱼儿一般,争先恐后地拥挤到了站台的边缘上,边缘上的人有些站不住脚的,还被挤了下去。

    我虽不太想加入这摩肩接踵的人群,却还是没办法不入大流。一没入这翻涌的人流,我便被“波涛”推上了拥挤的车箱。

    “终于可以回家享受天伦之乐了!”我全然无视着外界燥热的环境,纵情地微闭上眼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仿佛已经得到了将至的幸福一样。

    家,多么温馨的地方。

    “滴滴滴!”一阵手机的响铃打断了我的思路,我不得已松开了自己用于攀附的左手,勉强靠着人群站住脚跟,拿出了电话。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这倒令我颇有些惊讶。谁没事会给一个初中老师打电话呢?

    “多半是哪个学生的家长吧?”我喃喃自语道。

    “喂?”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你是新洸的班主任吧?”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粗犷男子的嗓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

    “嗯,是的,请问你……”我感到有些不太对劲,于是放低了些音量。

    “我是上清街派出所的,”他没等我说完便打断了我的话,不过在确认身份后语气到轻松了不少,“你的学生新洸在校外与人斗殴被我们抓到了,他说父母没在本地,所以麻烦你来一下,我们也好进行批评教育。”

    “好的,我马上来。”一听到这个消息,我立马侧身在拥挤的人群中费力移动。

    好不容易挤下了车,我便将怨声载道的人群丢在了脑后,然后马不停蹄地跑向了派出所的方向。

    顺道,我在路上给妻子打了个电话。

    “亲爱的,”我一边飞奔着,一边以尽量平静而又不失温暖的语气对着电话那头的妻子说话,以免让她担心,“抱歉啊,我的学生出了点状况,因此我今晚可能要晚点回来。”

    “没什么大问题吧?”看样子她仍然听得出来我正在飞快地跑路。不过,能够听得到她用温柔而又知性的声音关切我,那就是对我一天疲劳的最大慰藉了。

    “没事,我能够处理得了的。”我安慰着她,又笑着继续说道,“详细的情况你如果想知道的话,等我回来再跟你说。不过……”

    “不过什么?”看样子她悬着的心才刚落地,就又被我的话给吊起来了。但忽地,她又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笑着说道,“难不成你要我今天一个人做饭吗?”

    “哈!猜对了!”我一边笑着,一边陶醉于今生遇到了一个能与我如此心有灵犀的人的幸福之中。

    又如胶似漆地聊了几句之后,我才念念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一抬头,便发现了不远处的派出所。

    原来我已经跑了这么久了。

    等我赶到派出所门口的时候,新洸和一个身形魁梧的警察已经站在大厅里等候多时了。

    “你?”这个警察粗声粗气地问道,他的音色跟他的体型真是绝配,“你就是他的班主任?”不过他明显是在看到我之后有些吃惊。

    “嗯。”应答了警察一声后,我才感到有些疲惫,但这毕竟不是什么小事,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轻轻地走过去,蹲下来盯着眼前这个十三岁的少年,他黝黑的瞳孔就像是整个眼睛的顶梁柱一般,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倔强。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没等警察开口,我就先向这个孩子询问起来,因为我可不想让警察的责备吓到了孩子,或者先入为主地占据我的思想。

    “那群家伙想抢我的手机,我就狠狠地揍了他们一顿!”男孩依然愤愤不平地说着。

    “这就是你一个初中生敢打四个青年的理由吗?!出了事怎么办!”警察一听这话很不高兴,他急不可耐地吼了起来。边说着还边往前走了一两步。

    “抱歉,这件事请您交给我好了。”我看着他这副生气的样子,不免觉得有些好笑,当然,也表示理解。

    “你这一只手没了是怎么教书的?”警察极度不满地在胸前插起了双手,进而皱起眉头,上扬的嘴角透露出了“关切”的笑意。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照亮自己前路的灯塔,而当我就是他的时候,我自然也就能教他了。”我继续微微笑着,我知道,这微笑平静得就跟我的内心一样,毫无波澜。

    “你什么意……?”那警察正要发作,一只布满褶皱的手便从后面按住了他的肩膀。

    “警长?你怎么出来了?”这个魁梧的警察回过身去,满怀敬意地看着这个瘦削的老年人。

    “哎哎,你放心交给他就好了,他绝对可以处理好这件事的。”老警长眯着眼,笑容可掬地望着我说道。

    “哟,执着大叔,你还在岗位上呢?”我也回敬了他一个微笑,以示多年的交情。

    “可不是嘛,现在老龄化可比二十年前严重多了,我们这把老骨头也不知道还要干多久呢。”老警察摸了摸有些秃顶的脑门,笑着说。

    这老警长是我在新洸这个年纪的时候认识的,当然,离我俩之后的大故事还有两年的时间。哦,对了,他单名一个毅字。不得不说,这名字有点傻,不过跟他的性格也挺配的。

    “这小子你就领回去吧,好好教育下,他可比你那时勇敢的多,”说着,他背过身去,“不过没你聪明。”

    目送着老警长离开之后,我拍了拍新洸乱蓬蓬的头发,示意他跟我离开。

    前往车站的路上,他一直跟在我身后,但却始终保持着一小段距离。

    “呐,新洸,”我突然停下,开口说道,“你为什么不选择逃跑呢?”

    “我……我不能像个胆小鬼一样逃走,这多丢人啊!”男孩站在我的影子下,抬起了头,似乎想要让残阳的余晖照耀到他。

    “新洸,这不是逃跑,是你对爱的负责。”我转过身去,盯着他。

    “对爱?”小男孩有些迷茫了起来。

    “你要记住,不论你有多么强大,不论你有多么勇敢,你都不能再做这种危险的事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轻轻走进他,缓缓蹲下,“你有爱你的父母,老师,同学,你也有爱的人,没人希望你为了这种事情而受到伤害甚至丢掉性命。你要守护住这份爱,不仅要有实力,还要有在乎他人的内心。你要明白,他们爱你不是因为他们需要你,恰恰相反的是,之所以他们需要你,是因为他们爱你。”我一字一顿地慢慢解释,以便于他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和理解。

    “只有这样,你才算是对你,对所有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负起了责任。只有这样,你才能保护住你幸福而珍贵的家庭。”

    小男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最后一缕落日的余晖,照耀在了我们的身上,然后如昙花一般,猝然而逝。

    没有什么比家更好的地方了。

    “老师,你能给我讲讲你右手的事吗?”在前往车站的路上,新洸突然怯怯地问道。

    “呐,这个故事,可有点长呢。”我抬起头,望向了街边才亮起的路灯。

    不过我心里想着的,不是过去,不是未来,而是距离我几十分钟车程的家。

    温暖而幸福的家,以及,我深爱的她。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家更好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