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傲慢与偏见

    更新时间:2017-08-09 15:59:27本章字数:3758字

    “老师,影响您的到底是您的家人,还是您自己呢?”新洸听到这里,已经按耐不住了。

    “你这么问,我猜你的家长也一定对你说过这类的话吧?”我尽可能温和地向他笑了笑,以减缓他惊慌的情绪。

    其实我岔开话题的原因是在于我和父母之间的感情难以用只言片语叙述出来,我需要时间好好想想再跟他说。

    “我也有一个哥哥。”新洸说到这里,低下了头。

    “父母的出发点是好的,他们可能口气上是把你与你的哥哥去比较,”我又一次蹲下来,看着他心事重重的眼睛,“但本质上他们是希望你学习你哥哥的优点。每个人都不是完整的,你只需要将你哥哥的优缺点分开,学习优点,缺点方面则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并非要你把哥哥当成对手。”

    “可我觉得他们就是在拿我与他进行比较,这甚至会让我有时嫉恨于他。”新洸忧愁地望向我,渴望找到称心的答案。

    “新洸,你要明白,孩子并非是父母的附属品或者延续品,而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压住他的肩膀,以此表示对他的鼓励,“不论你的父母能否明白这个道理,他们的最终目的肯定都是希望你能够有个完美而幸福的人生。所以,你只需要做我先前告诉你的,并且能够分析父母的每次唠叨是否帮你挑出了你还没看到的优点或者缺点,然后率由旧章,长久下来,你的父母最终也会因为你的进步而高兴的。”

    “我懂了,老师,孔子不是也说过嘛‘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车站旁的路灯是越来越亮,远方的天幕却是越来越黑。

    2009年4月8日,周二,上清街,怀瑾小学。

    年难留,时易损。

    如今,已是到了三年级的下半期。

    这一学期,寻的班上来了个新的数学老师,单姓一个字公,是个年轻的女老师。

    随着年级的升高,班里成绩的两极分化越发的严重,毕竟学的东西也越发的难懂。当然,像寻这样严重的“瘸子”也不少——寻的语文还不错,毕竟有个爱看书的父亲,多多少少也有点耳濡目染;数学嘛,就有点难以启齿了。

    用手抚摸数学书上枯燥的数字这种事,在寻看来,就像是用手指接触着冰冷的机器表面,冷得甚至已经在手指与书的接触面周围出现了雾气。

    单调乏味的数字怎么能跟内涵丰富的汉字相比较呢?

    毋庸赘述,寻的数学差的不止在于成绩,更在于兴趣与态度上。

    但好在之前的数学老师很有耐心,所以之前简单的算术他还能够保持在中后的位置。

    保持在有人抓牢的情况下,双手勉强搭在悬崖边上。

    而现在,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才下车伊始的向老师自然想要迅速提高大部分学生的数学成绩,特别是找出出类拔萃的学生并给予特殊重视,这样她才能够在同批老师里名列前茅,毕竟,怀瑾小学可是有教师淘汰机制的。

    至于差的很的嘛,随他们自生自灭吧。

    于是,满怀热情的公老师立即焚膏继晷,一丝不苟地将所有同学自一年级开始的数学成绩进行逐一分析,并兴致勃勃地按照自己的方式,将四十七个人分成了三六九等。

    “夏原,姜瑶……”她不厌其烦地念着排头的人的名字,并且十指交叉成网状,似乎目标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窗间过马,转眼间半期的成绩便已经发下来了。

    没了那双帮助的手,寻自然而然地掉落了下去。

    掉到了及格的边缘上。

    在公老师评讲完之后,她要求学生们改错后将卷子拿上,由她亲自过目检查后才行。但有个前提,上台的顺序得按她划分的几条成绩线来排。

    但总有人改的慢,为了节约时间,一个区域的大部分人通过后,下个区域的人便上来,没改完的就只好自己随着后面的一起了。

    首个区域的人上台时总是那么的风光无限,台下仰望的人也自愿作为崇拜者,延颈鹤望着自己也有那么一天,那么风光的一天。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每一轮在自己之前的人上去,都在加重着内心的渴望与挣扎。

    但对于寻来说,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存在。

    没兴趣的事情,他根本就不在乎。他在意的是,感兴趣的科目可以炉火纯青即可。

    这才是,他在意的,想要变强的重点。

    但他的家长可不这么想,所以才会不停地拿着他的表哥跟他进行数学上的比较,而他表哥的母亲也不停地拿表姐的语文和寻进行比较。

    没办法,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终于,轮到寻上台了,他刚刚起身排在了长龙的尾巴尖儿上,一个女生便忽地挤进了他身前的位置。

    “哎哎,别插队啊。”寻立即开口制止道。

    “谁插队了?明明是我快些!”女生立即道貌岸然地回了一句,目光直直地撞在了寻的瞳孔上。

    “那边在吵什么?”公老师听到了下面的吵闹,抬起头张望着,想要弄清是什么事。

    “老师,她插队。”寻有些急躁地说着。

    向老师站起来,望向了当事的两个孩子,哦不,是分数。

    一个80,一个62。

    “美婧,你别理这种‘乖人’,继续站你该站的位置。”说罢,她冠冕堂皇地坐了下去。

    “好的!老师!”故意将音调加重的女生仿佛是在炫耀一般,笑着回答道。这振聋发聩的声音令所有的人都轻笑了起来,只有寻例外。

    “可恶!又是一个令人憎恶的谎言!”寻才开始憎恶起谎言的时候,围绕在他四周的孩童们的笑声却渐渐地在他的耳朵里扭曲起来。

    “不管你在不在乎,你的弱小又一次重伤了你!”一个不容置疑的声音又一次回荡在他的耳边。

    这是那个黑影的声音。

    “拿出你的实力,狠狠地给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黑影又接着说着,那声音感觉有厚厚的好几层。

    “让他们看清自己的愚蠢!”寻随着黑影的声音一同在心底里尖啸起来。

    他毫不迟疑地践踏着脚底的灰尘,稳步随着队伍走向了讲台。

    下午在去上体育课的路上,寻忽地听到了后面有人说了他的名字。

    “嘿!那是向老师说的‘乖人’!”一个男生嬉笑着说道。寻听得出来,这是他妈妈的朋友的孩子,虽然交情不深,但寻依旧在自己的强项上帮助过他。

    “对啊,对啊!”另一个男生笑着说。

    “这家伙太过分了!”寻真想转身冲上去给那个正在狂笑的家伙一拳,将他那脆弱的尊严打出他的驱壳。

    回到家后,寻利用轮到自己写班级日记的机会,极尽所能地将这件事记录了下了来。

    第二天,他看到了信老师给他的批语:“这才叫‘日记’。”

    数学课后,公老师将寻和美婧一起留了下了来。

    稍加询问之后,美婧承认了自己插队的行为。

    然后,公老师便示意寻离开。

    寻本想过偷偷在门口偷听接下来的谈话,可是,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无异于浪费时间。

    毫无意义的偏见,他已经受够了。

    那天的事情又一次冲破了寻紧绷的底线。来自心底的尖啸不断地在他的脑子里冲流激荡,将他的理智卷进了狂怒的风中。那天之后的他,一头埋进了数学的算术中,专心致志地研究了起来,那对学习数学渴求的样子,简直与以前的寻判若两人。

    父母注意到了他的改变,不仅为他感到高兴,更是充满信心地松了口气。

    “我们的儿子,终于是长大了啊!”两人远远地望着孩子明亮的书房,笑着说道。

    而对于寻来说,他也注意到了他的改变。但他知道,他在乎的不是成绩。他渴求的是拿回之前那来之不易的尊严。

    小小的书房,就是小小的围墙。

    孤独的小孩慌张地躲在里面,抱着手里寥寥可数的玩具——他人奖赏的玩具。他惊恐地望着墙外的人,煞白着脸用沙哑的嗓子吼道“别进来!这是我的东西!”

    终于,来到了这一天——进行首次期末算术模拟测试的日子。

    “让那些无知的家伙为他们愚蠢的言行跪下!”尖啸着的影子在寻的身下越拉越长,直至吞噬了它所有能够触及到的地方。

    这也是寻在考试前听到的最后的声音,直到他盖上了笔盖,那个神秘的声音才逐渐散去。

    发成绩的那天,寻第一次高傲地抬头,等待着名次的公布,因为他有足够的信心去夺得这次算术考试的成功。那摇头摆尾的模样,就跟当年会试结束后的唐伯虎一样。

    毕竟是小学数学,寻的过分努力自然也有了过分的回报——所有的人都惊讶无比——这个上次数学还是为人齿冷的家伙,这次竟然一飞冲天,取得了和夏原并列第一的成绩?!

    总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的寻,在晃人眼球的聚光灯下——那是由众人怀疑,羡慕和嫉妒的目光所凝聚而成的光线,在这色彩纷杂的光线的照射下,寻挺起脊梁,大步走上了讲台。

    公老师眯着眼,死死盯着寻自信满溢的眼睛,似乎想要窥探出什么端倪来,接着她单手将卷子扔到了寻的手上。

    这异样的眼光,照在了风光无限的虚荣者身上,照在了那华丽丽的外衣上,闪花了他的眼。

    “我拿回了属于我的尊严,看清我在意的高尚的目标吧!”寻一边想着,一边细细地记下了向老师的眼光,单手接下了卷子,回到了座位上。

    他的身后传来了双手递接卷子的声响。

    接下来的两天,依旧是算术的考核,而寻都依然保持着执牛耳者的地位,公老师和同学们看他的眼神也越发的客气。

    甚至夏原还和寻搭上了话。

    接二连三的成功令寻的自尊心无比的膨胀,直至有些疯狂,疯狂得任何人都瞧不上,甚至于对自己现今所获得的成绩也是如此。

    第四日是对于画图的考核,当天早上的时候,寻还和夏原谈论着要考多少分。

    尽管他明白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白有关图形的知识, 但极具信心的他根本就不在意这点。

    “毫无疑问,今天我也会如往常一样成功的。”踌躇满志的寻想道。

    毫无疑问,他已经将自己的成功当做习惯了。

    毫无疑问,他这次将为自己过度的自负付出极大的代价——他的成绩完完全全又掉回了及格的边缘。

    刹那间,那地基不稳的自尊轰然倒塌了。

    等寻战战兢兢地走到了讲台上拿取卷子时,公老师忽地将要递到寻手里的卷子往上一提,漫不经心地说了句话。

    “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

    这句话如冰冷的锁链一般,将寻低垂着的头颅给硬生生地扯了起来。

    映入眼帘的,又是那日异样的眼光。

    单薄的卷子又被她,单手扔给了他。

    寻高尚的自尊彻底倒塌了。

    惊慌失措的小孩捂着屈辱的伤痕,灰溜溜地溜回了自己的围墙。不一会儿,墙内升起了滚滚的黑烟,黑烟里夹杂着抽泣的声音。

    被傲慢侵蚀的尊严,他已经受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