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目的与手段

    更新时间:2017-08-10 15:43:35本章字数:2541字

    “我觉得那个公老师很过分哎!”新洸不满地嚷嚷起来。

    “新洸,一个老师的功利心过重就是这个样子,这也是教育上的一个通病——以应试为重,这样不仅缺少了对于孩子们在学习素养上的培养,还有在兴趣上的培养,”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缓缓说道,“就好比语文来说,我们要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学习完一年的书,时间非常紧迫,担子很重。这逼得老师们是不得不只教与考试有关的古文篇目,学完古文就换下一本书,很多书根本就没怎么学习。其中也不乏缺少有些尝试教其他篇目的老师,但根本得不到家长和学校的欢心。时间久了,连孩子们也开始埋怨进度太慢,会影响考试成绩,最终也只好作罢。”

    教育,是让孩子在学习完之后能够体会到各个学科的独有的魅力,而不是只会背东西和做题。

    “那老师,就不能改改教育制度吗?这种‘一考定终生’也存在着偶然性,片面性。有时候感觉人的一生是从高考那三天之后才算是开始。我想,比如,不再以考试的固定科目去选拔人才,而是让同学们根据自己的喜好去学习专业。再参加相应的考试,这样才能‘术业有专攻’嘛。”新洸在探讨这个问题时显得有些兴奋,毕竟自己也是属于这口温水锅里的一只青蛙。

    “新洸,不瞒你说,老师小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想法,”我耸耸肩,同情地苦笑了一下,“但你想过没有,各个地区,家庭所得到的教育资源是不平衡的,如果没了全国统一的大考,这些人怎么可能有机会跟其他的人在同一个时间去跨越自己的阶层呢?这只是其一;其二,教育资源的匮乏导致优胜劣汰的激烈化,而我国的人数也是相当的过多,国家需要有一个高效率的筛选机制,因此高考是符合我们国家情况的制度,也是我们无奈且仅有的选择——当然,这种话只适用于在更好的办法出来之前。”

    “那按这么来说,我觉得老师您是夹在功利与责任心之间的人吧?”新洸摸了摸头,笑着说道。

    “嗯,我也算是处于这么一个进退维谷的地步吧。”

    “所以老师,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他们都是‘社会’这个层面对您小时候的影响吧?”新洸眨着眼睛,继续问道,“那您觉得家人的层面呢?”

    “我认为,家人对于孩子的教诲才是最重要的。”看样子不能再拖下去了,不过正好我也想好怎么跟他说了,“他们的言谈举止往往影响着孩子的一生。”

    2006年,?月?日,春华区,寻的家。

    在银行辛劳了一天的父亲,摇摇晃晃地来到了家门口,缓缓地掏出了钥匙,打开了沉重的防盗门。堂堂七尺男儿本来应该在而立之年时有气宇轩昂的风采,寻的父亲也不过才三十六岁而已,但是每日的案牍之劳与生活的压力让寻的父亲有些精疲力竭了。

    小时候没觉得钱多么可贵,因为自己的零花钱只给自己用,甚至有时候还可以做到无欲无求,现在可大不相同了。不仅生活琐事上要有不小的开支,还要存钱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随着年轻时一个个梦想化为泡影,那难得的少年锐气也随着时之砂的打磨而越发的平滑了。

    想到曾经的种种青云之志现在已不得不沦为茶余饭后的笑话,他也感到有些黯然神伤。

    丈夫贫贱应未足,今日相逢无酒钱!

    但是这种神伤绝不能在拉开门之后继续存在,毕竟,他明白自己不能将成年人的烦恼带给安度晚年的老人与不谙世事的孩子。

    那个只有我膝盖高的,圆头圆脑的,正拍着皮球的小男孩真可爱啊。

    今天是个星期五,孩子放学得早,下午四点半应该就到家了。

    “他应该在做作业,他最好也应该在做作业。”有些白发的父亲这么想着,他静悄悄地摸进了书房。

    满怀信心的他被一阵荧光刺痛了眼睛,也被刺痛了心。

    这孩子,又再偷偷玩游戏!他怎么就能这么轻易地忘记我教导他的话呢?

    “咳!”父亲用声音重重地敲打了寻的脑袋,示意寻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这里来。

    “啊!爸……爸爸,你,那个……”寻发现自己暴露之后,开始慌张得语无伦次地应答起来。

    “到底是个孩子,贪玩,”寻的父亲无奈地想着,但看到眼前这个因为这点小事就会手无足惜的小孩子,又差点忍不住笑起来,“算了,比起凶他,还不如给他培养一个兴趣爱好,这样他才能丢掉电子毒品。”

    想到这些,寻的父亲马上又想到了寻爱看三国演义,于是他灵机一动——去叫他学古筝!这不仅符合他爱看历史的特性,也能培养艺术气息,真是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寻,我敢打赌,你肯定喜欢诸葛亮!”父亲先入为主地给这次谈话奠定了一个感情基础。

    “嗯!我岂止喜欢,简直是对他的神机妙算佩服的五体投地!像那个火烧博望坡啊,借东风啊,草船借箭啊,空……”寻每次谈论起他喜欢的东西是,总是滔滔不绝。

    “对嘛!鲁迅先生不是也说过‘状诸葛之多而近妖’嘛!”父亲知道这话的真实含义是鲁迅说三国演义里有些故事不真实,但自己孩子这么小,哪里会想这么多呢?反正我小时候不也单纯得很嘛。随便附和几句过去就好。

    目的达到了,手法也就无所谓了。况且我是为了他好,只要是目的是正义的,手段不管怎么的不堪入目,也会被原谅的吧?

    “你一定觉得诸葛亮唱空城计时的样子帅吧!”父亲又接着说道,毕竟,小孩子不会想太多,他的情感很容易被自己掌控。

    “那是!兵临城下之时,城内那可叫一个兵荒马乱,幸好有他在,足以稳定军心,而且……”寻越说越兴奋,喋喋不休起来。

    “你一定想跟他一样,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对吧!”寻的父亲当即打断寻的话,抢着说道,“我给你报个古筝班,怎么样?这样你就可以有诸葛孔明一般的气质了!”尽管,寻的父亲清楚诸葛亮弹的是古琴不是古筝,但如今学古琴的人不如古筝的多,况且古琴要有一定的内涵才可以演奏得出神入化,还不如古筝来得快呢!

    骗一骗没关系的,反正是为了他好!

    “好啊!谢谢爸爸!”不到六岁的寻,一想到可以和料事如神的诸葛亮一样了,别提有多兴奋了,他立即丢开了手里的电脑,兴奋地去客厅里又唱又跳了。

    目的达到后的父亲站在三步高的台阶上——反正也只有三步,兴奋地望着手舞足蹈的寻,笑了。

    “他今后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他今后也必须成为一个多才多艺的人!”

    “即使他以后会发现我今天骗了他,但是那个功成名就的他一定会原谅我今天小小的谎言,并且明白我的良苦用心的!”寻的父亲坚定地想着,又一次笑了起来。

    “哦,对了,我从小就是因为没学好英语所以现在才不能升职,一定要让他完成我没完成的夙愿。等他大一点,再送他去个英语补习班就完美了!”寻的父亲望着窗外血红的残阳,脸上的神情却感觉像是在眺望着金黄的初阳。

    嗯,没错,只要目的是正义的,不管手段多么卑劣也会被原谅的。

    这,就是目的和手段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