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如影随形般的天真与担忧

    更新时间:2017-08-11 15:42:46本章字数:2679字

    “老师,虽然我感觉你父亲的话没有错,”新洸摸着脑袋,顿了顿说道,“但是总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是没错,这根成王败寇是同一个道理。”我立即接过话来说道,“但也就像我跟你谈过的一样,人们可以理解你,但绝不会支持你。”

    “这是什么意思呢?”新洸顺藤摸瓜地接着我给他的思路往下想着。

    “打个比方,一个士兵在打仗的时候被抓了,他选择投降,因为他想活下去,我们暂且不论他是否遵守了所谓的军人准则,只把这个事情当做是一个生物的本能来看——他想要活下去,所以才要投降。”我说到这里,又仔细地看了看新洸的瞳孔,以确定他是明白的,然后才接着说道,“所以我们能够理解他投降的原因,但我们不会支持。因为以我们中国人的‘气节精神’来看,大丈夫当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这是不会被社会大众所接受的。”

    “所以总的来说,为了达成目的而实行手段时,我们要考虑到这么做是否会伤害到身边的人或者是有违背社会的大观念对吧?”新洸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说道。

    “对的,这也就是我告诉你的,想变强可以,是对的,但你要先学会融入社会。如果不择手段的去变强,那么这样下去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伤害,而这些伤害所造成的是连时间都难以愈合的伤痕。”

    “正因如此,你才需要考虑到别人的感受,而不是一个劲地发表自己的感慨,做事情多以上帝视角【以第三人称视角观察和思考,以第一人称去处理问题】去考虑事情,并且记住他人的心理,才算得上能融入社会。”

    毕竟,天真也会有被人讨厌的时候。

    繁华的都市就像是一个礼物瓶子——稍稍摇动一下,喧嚣便如同瓶子里的金粉一样,会钻入每个角落。

    上学时的寻,总是盼望着过周末,因为他有机会随着父母一同外出玩耍,就像从狭小的瓶颈里钻了出去一样,能让他感到特别的自在。

    但是每次都不能够一帆风顺地过一天。

    最为常见的情况就是——本来一家三口能高高兴兴地出去逛逛自然公园,细细地感受一番最纯粹的世界。但寻的母亲总能在欢声笑语里忽然硬生生地插进一句担忧来:“儿子,回去你可要好好学数学啊!我是真的担心你数学考不好影响你的升学啊!”

    寻的母亲总是这样,有时候真的是让人觉得烦死了。

    寻和父亲也不止一次跟她提过意见,别在出去玩的时候说这些话,但她总是以“你那么多缺点怎么能让我不担忧呢?”为由,一次又一次地让用于调和家庭关系的外出游玩变成了面红耳赤的争吵与数不清的抱怨。

    她总是这么的不长心,不在乎他人在说什么,不去想他人在想什么,只管自己表达出自己的感受和意见就好了。

    她不仅是在社交上这么的不长心,在生活上也是如此,什么丢三落四的事情,那可都是家常便饭。天花板上的挂灯没有灯罩,就是因为寻的父亲在换灯泡的时候,玻璃灯罩被放在地上,然而路过的母亲因为没看到,结果把它一脚踢成了碎片。

    她总是这么的不长心,但寻的父亲却对她的粗心大意有着无边无际的包容。

    不过话说回来,她对儿子生活上的关照可谓是无微不至,一丝不苟,那作风,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天气的变化就像是她在掌控着一般,不论什么时候会变冷,又什么时候会变暖,她都能保证,每天在寻起床的时候寻能穿上最合适的衣服;寻因为上学,每天早上都要在六点二十起床,而她不愿意让孩子去外面吃,于是她总是在不到六点的时候就起床做饭,以保证孩子能够不用一边跑一边吃早饭;寻叫她买的书或者学习用具,她总能保证在最短的时间里交到寻的手上,从来不曾忘记过一次。

    然而,这“生活上的关照”也只是仅仅限于所谓的衣食住行上了。情感方面的事情,她也是一如既往地不长心。

    每每看一个电影的第二部时,她总是不记得自己看过第一部,不论那个电影是她曾经为之痛哭流涕过的,又或是哈哈大笑过的,甚至是她最爱的儿子曾叫她一起看过的,她都会忘得一干二净,她总是这么的不长心。

    她还喜欢拿寻的表姐来跟寻作比较,好家伙,那对比的可是叫一个无时无刻,面面俱到,不管是学习上,生活上,还是行为习惯上,她总能准确地抓到寻的不足,以及表哥的优秀,并总是不忘了在末尾加一句“你怎么不像你姐姐一样呢?”。

    她从来没注意过说这些话的场合与时间,想到了就会唠叨一遍,当然——她看到寻一次,就会想到一次。

    她对寻从来没有过十足的鼓励,十足的抱怨确是不容争辩的事实。这不仅让寻越发的厌烦着她的抱怨,甚至寻还将这种恨意转到了他的表姐身上。

    以下这封信,便是在一次英语考试后,寻怀着满心的苦涩,所写给他母亲的话。

    望着卷子上那血红色的3,我自嘲的笑了笑,哼,就算是第一又怎么样?我又不是没得过,再好的分数,结果仍是一样。想着昨天的夜晚,我心里满是酸楚。是啊,再怎么样,我都有一个比我理科好的姐姐。她的光环从小就笼罩着我。她就是一块好铁,人们拿她做成了两个东西,一个笼子,一根铁鞭。而我就是一只毫无地位的鸟。人们抓住我,把我关进笼子,当我显示我的长处时,人们会亮出他们充满鄙夷与不懈的表情,挥舞着那根代表攀比、嫌弃和伤害的铁鞭,抽打我。并告诉我:你那点破本事就别亮出来了。你有什么好的?你有本事的话就不会在笼子里了,我看,你还不如一个笼子,切。 

    我突然发现,我自己一直引以为豪的优点在人心中如此无用,我那双能在天空自由翱翔的翅膀,竟还不如笼子那冰冷的围栏。我愤怒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但我却迷茫了,因为我不知我是该恨那束缚我于三寸之地的铁笼,还是该恨那些向我挥鞭的人类。

    猛然,我惊醒于周围同学们的惊叹之中,我明白,那只是对我高于他们30多分的卷子而已。我笑了,但笑容里面的无奈与苦闷也只有自己明白罢了。我还故着周围的人群,我想,没错,这是如此熟悉的场景。我以前会享受于他人那震惊、疑惑的神情。但现在我却毫无感觉。我想,我的荣誉心可能早就随着一次次心的损伤而化作云烟了吧?猛然,上课铃响了,我努力抛开这些杂念。但我却仍能在脑海里隐约看见一个笼子,一根鞭子,和一只妄想出笼的鸟。

    她的母亲看完之后,还哭着打电话给寻,希望寻能原谅她,寻也被她声泪俱下的话语所感动,原谅了她无休止,无底线的对比,然而几个月后,当她又一次在比较寻和他的表姐时,她遭到了寻气愤地质问。

    她的回答也是极其干脆的三个字:“我忘了。”

    她与人打交道时的天真和对寻的担忧,如影随形地伴随着寻的成长,以及她的衰老,多少年来,从未变过。

    “老师,我妈也是这样,总喜欢拿着我和别人的孩子比,丝毫不顾及孩子的尊严。”新洸听到这里,感同身受地叹了口气,不过随即又笑了起来,“不过老师之前已经给我讲了处理对策了,我已经不会为此而和家人大动干戈地争吵了。”

    “但可惜的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孩子微乎其微啊!而可怕的是,有这个问题的家庭数不胜数啊!”我也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望着天边若隐若现的残月,想着“世界上又有多少这种合格却不优秀的父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