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险陷牢笼

    更新时间:2017-08-15 21:02:33本章字数:5183字

    第十一章——抖去旧尘,照亮阴霾【上】

    “老师,怎么听起来上了初一之后的您与小学时候的您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呢?”新洸摇着头说道,“比起上了初一之后太过自卑的您,我倒觉得小学时候的您更像是个正常一点的小孩子。”

    “新洸,我才上初一的时候是有自卑的情绪,因为从入学那天起,我们这些一小部分从怀瑾小学毕业的孩子便是被看成了优等教育后所淘汰的残次品。家长们的不满以及对于其他前往好学校读书的同龄人的嫉妒,让我们意识到了我们自己是多么的无能与幼小,这才构成了我们丧失了信心的源头。”我叹着气解释道,“并且小学的时候,我以满怀的信心去竞争续任清洁委员,最终却一败涂地的事情是我难以忘怀的痛,也是我难以理解的失败,而这些困惑我的东西,直到我解开它们的那一天,它们才算是从我人生的绊脚石,变成了我人生的垫脚石——我的人生经验之一。”

    “那时我身上的‘旧尘’,是由认为自己一无是处的自卑,对自己无能为力的痛苦,以及对未来的迷茫所构成的,它们让我丧失了敢于直面生活,担当责任的信心与勇气,让我丧失了对于自己和人生的乐观与自信。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选择的是遗忘过去,而不是正视它们。因此只有当我自己能够有勇气,抬起头正视自己与自己走过的路时,我才算是真正地抖去了身上的旧尘,照亮了心中的阴霾。现在的我并非是遗忘了过去,而是正视了过去。这根因为暂时的成功而自负,进而暂时遗忘过去的失败的情况是不一样的。”

    “新洸,人非圣贤孰能无惑。”我看着他,逐渐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继续说道,“我们不应当遗忘过去的失败,那是对过去受苦时的自己的背叛,我们也无法遗忘过去,因为只要有相应的情况出现,我们便会轻而易举地触景生情,接着我们便会再度回忆起那些我们与其说是尽力遗忘,倒不如说是尽力逃避的失败。”

    “而当我们正视自己过去的失败,自己过去的幼稚时,我们才会从自身的故事中收获经验与教训,进而提高我们的人生境界, 以帮助我们能够更好地在这个充斥着粉墨的社会大舞台上,保持初心,并且顺利地融入进去。”

    2013年10月18日,周五,X中不大不小的操场上。

    今天寻的打扮可不一般!不信你看:一套帅气的黑西服笔直地紧紧贴在寻的身上,甚至就连寻脚上的黑皮鞋也闪闪发亮地反射着秋日暖暖的阳光。

    忽地,学校里老旧的音响竟然如同焕发了新生一般,播出了语速如飞的广告词“正宗好凉茶正宗好声音欢迎收看由凉茶领导品牌加多宝为您冠名的加多宝凉茶中国好声音喝启力添动力娃哈哈启力精神保健品为中国好声音加油……”

    与此同时,身着一套帅气黑西装的寻也开始拿着拿着话筒,像模像样地念起了广告词,这一下,瞬间引起了全场的轰动。

    这是怎么回事呢?事情还要从大概两周前说起。

    大概两周前,也就是距离运动会开幕式那天还有两个星期的时候,班主任老师便早早地通知了这些将要参加运动会的初一新生们一件事——寻所在的班级将承包运动会开幕式的一个节目。 

    而当谈到节目的内容时,班主任老师便胸有成竹地说道,他打算模仿一次最近热播的一个电视节目——中国好声音,他将找一些同学来分别饰演四个导师,主持人华少,以及负责伴奏的人员等等。最后,他还要找两个同学来饰演歌手,唱的歌曲他也选好了——就选X中的校歌来当作歌曲。

    当然所有的台词【当然这个台词肯定是关于赞美X中,以及X中的同学们是有理想的好同学嘛】,歌曲等等,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录音,小孩子们上台时只要对对口型就好了。

    介绍完这些,班主任老师便开始招募演员了,然而同学们想要参加的欲望似乎并不如他想象中的一般强烈。

    “也许是家长们跟他们说过少参加活动,多省些时间学习之类的话吧?又或许是他们害怕于上台表演?或者……”班主任老师细细思索着,想要找出原因,但他都不能很肯定就是其中某一个原因在作祟,或者都在起着一定的影响。

    要知道,他最擅长的除了教语文之外,他的演讲功底在学校里也可是数一数二的。以前还有同事开玩笑地跟他说,要是从他那里毕业的学生到最后连台都不敢上,都不好意思去说自己的老师是谁。

    班主任老师挺直了腰杆,显现出了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然后,他开口了,声音沉稳而又潜伏着些许激昂:“各位,不要对参加活动有所顾虑,这可是难得的上台经历啊!你们好好想想,你们的人生舞台难道仅仅只属于这个狭小得只足够容纳四十几个人的教室吗?又或者说,你们的一生难道只存在于这个还没有隔壁小学大的区重点中学吗?这个世界现在是我们的,但迟早是你们的!”刹那间,结尾的这句话如同一道由狂风卷起的巨浪一般,拍打在了同学们的心崖上,而后又冲流激荡于这个长方形教室的每一个角落里。

    然后,他又忽地压回情感,音量也随之放低,显得更加稳重和可靠,“你们现在趁着年轻,多参加这类活动,积累一些舞台经验,不仅仅是有助于你们以后踏入社会之时,梦想的翅膀能够放的更开,更重要的是,你们在活动中所积累的经验教训,比如承担责任时是一种什么感觉?应该怎么做才能承担起这份责任?又或者说被他人期许是一种什么感觉?又应该怎样做,才能对得起他人的期许,还有团队的意义等等。而这些人生经验,都是可以通过参加这些活动从而得到的。你们大可以放手参与到这次的活动中来,我也允许你们能够犯错,那是因为你们足够年轻,那是因为你们还是不谙世事的学生。可当你们踏入社会的那一刹那,就没有这么多的包容去原谅你们的错误了。”说到这里,他将十指交叉,握成了一团,坦然地放在讲桌上。

    “你们也不要担心这种事情会影响你们的成绩,毕竟这根‘少玩两个小时电脑不等于多学习两个小时是一个道理,’”听到这里,台下传来了一些忍俊不禁的声音,但他的情绪却又带着大家的情绪在不知不觉中又再一次高昂了起来,“我们过分强调应试的教育模式有着一定的问题,况且,上面的人也在强调着要求学校注重素质教育,所以,在座的各位,我希望当你们走出家门,走出学校,走出国门的那一刻,是一个有灵魂的,能够挺起脊梁的,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这才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人应当得到的教育,应该有的教育,只有这样,我们中国人,才能在站在国际舞台上时,骄傲地说出那句话‘我骄傲,因为我是中国人!’!”

    如同闪电般点燃了同学们激情的话音刚落,教室里的安静便持续了好几秒,忽地,台下又爆发起了雷鸣般的热烈掌声。

    这是同学们心的回应,也是一个个年轻生命燃起热血的回应。他们感受到了他对于他们的期许,不,不仅仅是他,更是这个民族,这个国家,这个世界对他们的期许!以及,予以他们的责任。

    终于,有几个平时比较开朗好动的男生举起了手,紧接着又是几双稚嫩的小手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从沉默里破土而出。最终,几乎全班都举起了手,想要参与到这次的活动中来。

    班主任老师紧缩的眉头终于松开了一些,他暗地里看了看半举手的寻——那个满怀心事,犹豫不决的男孩子。

    突然,他再次开口了。

    “寻,你来扮演华少,没问题吧?”班主任老师向前探了探身子,望向了身前的这个脸上写满吃惊和担忧的小男孩。

    寻低下了头,沉默了好几秒,随即忽地抬起头来,有些激动地回答了他身前的老师,“好……好的。”

    尽管寻的声音里有些颤抖,但他已经听出来了,这个声音里的担忧和害怕已经几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那咱们就说定了!好的,接下来,有谁想要当歌手?”班主任大声地说着,语气里充满了欣喜。

    “我!我!”坐在寻右边的纪律委员兴奋地大吼起来,但随后,又被班里大家的笑声,以及毛遂自荐的声音给淹没了。

    “哈哈哈……”孩子们应该有的笑声又一次融进了寻的心里,随后便绵延开来,似乎源源不绝……

    “哈哈哈!爸爸,跟你说个事,咱们学校两周之后要开运动会了!”寻坐在餐桌上,兴奋地说着。

    尽管寻的父母已经买了房子,但由于要工作,不能做晚餐,只好和寻还有寻的姐姐一起晚上到奶奶家吃晚餐,吃完了之后,再把寻带回去。

    “得了,得了,你小学时又不是没开过运动会。”忙了一整天的父亲哪里有闲心听小孩子幼稚地吵闹?这次没有跟寻吹胡子瞪眼睛已经算是好的了。

    “你们开运动会我不反对,可你千万别分心在上面,多花点心思在你的学习上面,”母亲继续吃着饭,头也不转地对他说道。

    忽地,她停了下来,似乎要说什么。“特别是你那个数学!” 一提到数学,她的眉头也皱的像乱麻一般,“哦,我的天!”她径直放下了碗筷,转过头来对着她深爱的儿子说道,语气里充满了无尽的担忧与抱怨,“你的数学!你一定要学好这个科目,不管你喜不喜欢,现实就是这个情况,中国就是这个情况。”她说着,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应试,应试才是最重要的。这是你我都无法改变的。”

    “什么叫现实就是这样的?!现实不应该是这样的!”寻真想对着他有些白发的妈妈大声吼出来。

    他望了望他的姐姐,指望她能够帮自己说些什么,可她至始至终都如同一个事外人一般,没有说一句话。最终寻还是把心里充满激情的话给压了回去,化作了一滩苦水,留给自己慢慢分解。

    “我前些天给你又换个地方报了个数学补习班,周末咱们去……”

    寻的母亲一边正准备喋喋不休地说起周末的安排,一边往寻的碗里夹菜,但却被寻给打断了——寻都觉得惊讶,他竟然打断了母亲的话。

    “可是,妈妈,您听我说,”寻盯着他母亲的眼睛,希望他的母亲能够明白他一次,可她母亲的眼睛却盯着手里夹的菜,希望能准确地放到寻的碗里,“我自愿参加了开幕式的排练,而且您的儿子我可是主角哦!”寻兴奋地说着,希望他的母亲能够看他一眼,能够看他的心一眼。

    他的母亲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向他了,不,不光是他的母亲,他的父亲,奶奶,爷爷,还有他的姐姐,都看向他了。

    寂静。

    最先吼起来的是他的奶奶。

    “什么?你居然去参加什么运动会?摔倒了怎么办?而且肯定还要耽误你的学习!不准去!”奶奶用颤抖的手拿着筷子,指着寻吼道,“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你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这才能改变你的命运!而且,这也是我年轻时最大的愿望,我当年没做到的,你一定要去做到!只有这样,我才能在亲戚面前抬起一辈子都没能抬起过的头来!”

    他的奶奶越说越来劲,苍老的脸也随之紧绷得开始有些抽搐。她又没好气地接着说道:“你的奶奶,我,从小就是吃了没读书亏!从来都不受人待见!你看看你的姐姐,她的成绩这么好!你为什么不学学人家?成天就知道搞这些有的没的!你一定要为我争这口气!你……”寻的奶奶越说越激动,甚至拍着桌子想要站起来。 

    “妈!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快别说了!”寻的婆婆正准备继续说什么,却被寻的父亲拦了下来,“下个班还不清净!”寻的父亲一边抱怨着,一边挺了挺腰,然后,他望向了寻。

    寻父亲的腰有些问题,原因是寻在小学时因为作文写的很好,他的老师从他一学期的作文中挑了十七篇出来,让寻在一天之内弄成打印本,然后在班级里的墙壁上挂出来。可以寻的打字速度怎么可能做得到呢?这自然得落到他的父亲身上。

    平均六百字一篇的小学作文就算乘上十七,合起来也不过是一万多字的事情,可是寻的父亲要求很高,他把字体和字形翻来覆去地调整,再加上那天他还要处理一些单位上的文件,结果从早上八点,一直坐到了晚上九点,一天下来就坐了十三个小时。第二天他又去单位继续坐着工作,结果腰就出毛病了,为此还做了一次手术。直到现在,他仍是一但弯腰久了就痛得不行,因此他吃饭时,只能坐一个大概15厘米高的小板凳。

    自那以后,寻每次吃饭时看到父亲的样子,心里都会觉得流过了一波暖流——那是由幸福的感动和难过的酸楚汇聚而成的情感。

    人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情感,是因为自己的幸福是别人通过无私的付出换来的。而对于这种情感,人们通常把它叫做感恩。

    “寻,你是已经确定了嘛?你们打算表演什么样的节目?谁组织的?”寻的父亲慢慢地问道,但眼睛却始终盯着寻的目光。

    “我们打算模仿中国好声音,”寻看到事情有转机,他立马抓住了机会,极尽详细地说了起来,“我演华少,内容是……”

    “嗯嗯。”寻的父亲一边细细听着,一边摸了摸下巴的胡子。

    听完后,他又继续说道“既然决定了,而且又是你自己答应老师的,那就去吧。”

    “好的,谢谢爸爸!我一定会尽力表演好的!”寻听到这里,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可还没等他笑够,他的父亲又补充了一句:“别高兴太早!我还没说完,”他的父亲严肃地说道,“你去是可以去,但我希望你别在上面分心,反正都是对口型,随便应付一下得了,服装什么的,你妈去帮你随便租一件就好了。反正肯定大家都这样,也不缺你一个糊弄人的。”

    “毕竟要以学习为重!你要懂得你妈妈和我的良苦用心。”父亲在说着,站了起来。

    “走吧。”母亲听到父亲的话后,也站了起来,准备着离开。

    寻的姐姐缓缓地走到了寻的身边,抿了抿嘴唇,似乎要说什么,但仍然没有开口。随后,她轻轻地拍了拍寻的肩膀,似乎在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对当事者表达了同情。

    寻的奶奶一脸的不快,也起身离去。“砰!”的一声,摔上了卧室的门。

    寻的爷爷默默地收起了碗,随后走进了厨房。

    整个餐桌上,只剩下了一个形单影只的男孩。

    不,在这个空旷的屋子里,似乎只剩下了一个形单影只的灵魂。

    嘘!那个灵魂似乎在呢喃着什么……

    “我真的……是一个没必要有梦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