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插曲】弱小与暴力

    更新时间:2017-08-19 00:18:43本章字数:2757字

    第十三章——【插曲】弱小与暴力

    “听起来那时候的老师,很有成功人士的范儿呢!”新洸笑嘻嘻地说着,“正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月。想必老师当时也是满心的骄傲和信心吧?”

    “那可不,”我看着正摇头晃脑,吟诗作赋的新光,笑了笑,“为师也是有过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新洸没等我说完,便哈哈大笑着抢过来说道。

    “看样子你小子记得不错啊!”我轻轻点着头,双手叉在胸前,笑着对他说,“明天的默写可要全对哦!”

    “啊?!”新洸听到了这个特殊的要求后,被惊吓得张大了嘴巴,那样子,就像是突然接到了从头顶上丢下来的炸弹一样。

    “嘻嘻,叫你出风头!”我一边想着,一边坏笑着打起了心中的如意算盘。

    正当我们师徒二人其乐融融的时候,一只有力的手忽地按住了我的肩膀。

    “呦!执着大叔?”这只有力的老手一按上来,我就知道是何方神圣了。

    “好久不见!”老警长哈哈大笑着,“臭小子!你还是一如既往地敏锐啊!”说罢又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也一样,咱们彼此彼此。”我一边忍着肩膀传来的微痛,一边笑着回应着他。

    “老爷爷!”新洸笑着,朝着老警长问候道,“您今天下班这么早啊?”

    “是啊!”老警长一边眯起眼,朝着新洸笑道,一边又用力捏了捏我可怜的肩膀,“难得这么早下班。”

    “你说是吧?”说罢,他又回过头来,对着我挤眉弄眼地说道,那“狰狞”的表情,似乎是在问我“是不是你这臭小子教新洸这么称呼我的?”

    看着老顽童一般的他,我也放松地着跟着一起“呵呵”了几声。

    毕竟,我是见过这家伙认真办案起来时的模样的。

    如此轻松的笑容,是他在平时工作时绝对难以展示的情感。

    所以,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珍惜这种微笑呢?

    “老爷爷!”新洸继续笑着,“您上次说我没寻老师聪明,我一直对此很好奇,所以我想请您给我讲讲关于他的故事,好吗?”

    “有关于寻的嘛?”老警长转过头来,望向了我,看样子他是在征求我的意见。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他讲下去。

    2013年,9月22日,周日,晚上9:30,多云的阴天。

    这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周日,大多数人都在家里享受着最后的周末时光,但对于X中的学生们来说,则是又一个周末晚自习的结束。

    寻拖着疲惫的身躯,背着有他小半个人高的大书包,走向了寂静的车站。

    大多数的同学都被家长接走了,本来寻的父母也打算来接的,但寻为了不让他们太辛苦,便以有朋友陪伴为理由拒绝了。

    其实他和诚一出了校门便分开了。

    夜色彻底降临后,平日里喧嚣的车站便显得有些空空落落了,冷冷清清了。

    今夜因为多云,寻失去了星辰月色的陪伴,替代它们的是呼啸的晚风与昏暗的路灯。

    寻望着车站里的两三个人影,轻轻地叹了口气,便掏出了手机,自顾自地倚靠在车站旁边的路灯柱上。

    寻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新闻——这是他为了日后读文科而提前养成的好习惯。

    “在9月22日结束的德国联邦议会选举中,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成为最大赢家……”

    “Z市发生了多起学生下晚自习后被抢劫的案例,警方呼吁家长与学校注意孩子安全……”

    “Z市?不就是我所在的这个城市吗?”寻一遍念叨着新闻,一边抬起头来,想看看公交车来了没有。

    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高大的黑影。

    就在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四个黑影给围起来了。

    寻一边望着他正前方的男子,一边轻轻地把手机放回了有拉链的裤兜里,并环顾起了四周的环境。

    以他倚靠的灯柱为中心,一共有四个人,分别站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将他给围困了起来。

    其余的空间,都被漆黑的夜色和呼啸的晚风给填满了。

    “难不成我遇上了抢……”寻回想起了新闻上的警告,不免心里开始有些发慌。

    “小子!”还没等寻想完,站在他面前的黑影便是伸手就给了寻的头一下,“东西交出来!”说罢,又抬起沾满脏泥巴的鞋子,打算朝着寻的肚子踹过去。

    寻立马将腰向后靠去,并顺势伸手抓住了那条健壮的腿。尽管抵消了冲击力,但鞋底依然碰到了寻的衣服上。

    “你干什么?!”寻一边色厉内荏地怒吼着给自己壮胆,一边寻找着逃生路线。

    正前方是宽大的马路,左手边是回学校的路,途中有一个警察的巡逻站点,但是自己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跑得过这几个男子;右手边是仅仅只有几米远的车站,里面有几个大人,而且经过刚才的斗争,那边的大人似乎已经注意到了这边……

    怎么办?!

    寻在心底掐着自己大声地问着。

    最终,寻还是选择了车站的方向。

    他一边握着那个男子的脚缓缓向车站移动,一边跟他们搭着话。

    “你们别伤害我,我把东西拿出来给你们……”寻一边说着,一边将左手放开,假装去拿裤兜里的东西……

    他观察着那个被他握住腿部的男子的眼睛——那双慌张的眼睛正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的左手。

    寻缓缓地拿出手机,然后将它缓缓地递给了他面前的男子,与此同时,寻也缓缓地放开了握着男子腿部的右手。

    在这期间,寻一直观察着男子的眼神——那双慌张的眼睛仍然聚精会神地盯着被他左手死死捏住的手机。

    寻缓慢的动作似乎将时间的流逝都拖慢了一般,而那名男子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随之到了极高的限度。

    机会来了!

    寻忽地松开了左手,沾满冷汗的手机立即从半空中向下坠落,连同着男子的目光一起,划过凄冷的晚风,直接堕向地面……

    “啪!”迅疾如电!这个惊雷般的掌声响彻在了整个压抑而又寂静的夜空!

    原来寻趁着男子目光转移的一瞬间,拼尽全力地用双手在男子的面前拍了一次响亮的掌,这个威力巨大的炸响让精神高度集中的男子立马慌了神,再加上他的腿还没完全着地,一个趔趄,便径直摔倒在了地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可让其余的三人傻了眼,寻立马抓住这个机会,冲出了包围圈,跑进了车站里。

    “哇!老师好厉害!”新洸听到这里,兴奋地大叫了起来,“老爷爷,老师用的是什么神奇招数呢?”

    老警长轻松得就像是在讲笑话一样,他哈哈大笑着说道,“那叫‘猫骗’,说白了,就是趁人高度紧张时,利用拍掌去惊吓对手,从而获胜的手段。”

    “听起来就像是我们同学开玩笑吓人一样。”新洸饶有兴趣地点着头,然后又望了望正在回忆往事的我。

    “这可不一样哦!”老警长忽地认真起来,舒展的眉头一下子紧缩了不少,“猫骗这种技巧要想成功,必须要求使用者是一个对情感极其敏锐的人,否则难以成功,而且一旦把握不好对方情感的变化,那可能会就会导致火上浇油的!”

    “那这么说,我怕是以后再遇到上次的险情的话,就只能跑了……”新洸摸着脑袋,摇着头叹起气来,“毕竟我可不像老师一样对于情感极其敏锐……”

    “小子,我告诉你。”老警长挺直了腰杆,严肃地对着新洸说了起来,坚韧的眼神里透漏出了不可抗拒的威严,“你在危险中时一定要保持冷静,做到随机应变,这样才是最安全的,正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况且,对情感太敏锐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说着,他充满惋惜地望了望我,随后又拍了拍我的肩膀,“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

    说罢,他便独自一人扬长而去了。

    “我知道新洸有的地方像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在心底里默默地说着,“因此我会告诉他一切的。”

    暮色逐渐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