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血玫瑰的夜晚

    更新时间:2017-08-04 23:05:27本章字数:2712字

    “咦,竟然有美若天花的妹子自投罗网?”

    “根据我多年泡妞的经验,这还是个雏儿,这地方有雏儿?还是这么漂亮的?”

    “当然陈俊文也不是不振的男人,可那女的穿的裙子可不是一般材料,根本看不穿是医院做的鸽子膜还是天然无污染的……没办法人家都靠到身边来了总不可能放弃吧?”

    陈俊文开了个房间,不时的节奏声响了起来,就这样天亮了,陈俊文伴随着新一天的开始还有小鸟的叫声随性而醒,这时那个女的早已不知所踪,留着一沓钱和一个名片。

    这时陈俊文笑了,有上女的还给钱么,而且还是这么貌美如花的,美女把自己当丫子了?而且雏儿还叫丫子?虽然说如果自己是丫子也不是一般的丫子,这时陈俊文看着床上的血玫瑰久久深思,这时他打开名片看了看,嘴里念道着:李若雪?好名字。集团?这家集团可不小呢,可是在沈圳可是远近闻名的东凤集团,而且李若雪还是里面的总经理,可在名片除了名字还有集团地址照片以外电话都没有,这时候陈俊文郁闷了,这个集团规模这么大不可能随便给我进去吧,这不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刚走出酒店的陈俊文便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说:小子,给你个事情,早年间……”

    “电话里的人还没说完陈俊文就插嘴:靠,老头子,你能不能别墨迹能不能一次性给我说完?”

    “老头子说:呸,敢跟老子这样说话,马上去东凤集团,找李懿忠,你打个电话就可以了,要干什么问人家我也不知道什么事情。”

    哎,又可以见到那个美女了,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啊,陈俊文心里想道,也不管要多少钱了反正刚刚赚这么一大笔钱,直接毫不犹豫做的去东凤集团,直接给100也没有叫司机找钱。

    “刚走进去发现了前台都是美女哎,可是陈俊文没欣赏的功夫,因为老头子的语气可不是开玩笑的,于是陈俊文上去跟前台小姐打了个招呼,问:请问李懿忠在哪里?”

    “刚说完这句话前台小姐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慢慢恢复过来,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看法变了,便尊敬的问: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这下子是轮到陈俊文懵了,啊?什么预约啊?恢复过来后对前台说:对不起,我没有预约。”

    “前台小姐说:对不起哦先生,没有预约是不能去见我们的董事长的哦。”

    “陈俊文冷笑道:如果我硬闯呢?这时前台小姐已经有点着急了直接大喊:微笑哥,这里有个闹事的,快把他赶出去。”

    陈俊文看到一个体型魁梧的人走了过来,隔着衣服都可以看到雄壮的肌肉,而且还看到他身上有种特种兵的气息,帅气的脸,虽然没陈俊文帅气,也是华夏古武者的气息。

    能在这种地方看到古武者和特种兵已经不容易了,陈俊文冷笑心里想着,这时陈俊文轻声冷冷说道:隔行如隔山。这时陈俊文把古武者和军人的气质气息全部展示了出来,微笑看到了从刚开始的恐慌不已到惊讶万分再到了无惧色只用了几秒钟,可陈俊文却看的清清楚楚。

    微笑没有再走前一步,他知道陈俊文不是来干坏事的,而且他真的要上去找人那他也拦不住还会被打飞,凭他的修为和气质来看就知道,而且这是一个充满正义感的阳光少年,虽然从他眼睛里看出无限沧桑,此时微笑很想知道他经历过什么。

    “这时候微笑不急对陈俊文做了个手势,请!这个手势是给他过去的意思,此时微笑很冷静,可前台就冷静不下来了:我靠,微笑你不是特种兵吗上去啊!”

    “这时候陈俊文刚准备上去却看到一个气势磅礴的人从一个特质的电梯下来了,而且还跟着几个保镖,此时前台却笑了出来,陈俊文心里想道:那到底是谁?”

    “看清楚了,那是个中年人,这时前台大叫:不好了,董事长,有人强闯想去找你我怀疑他图谋不轨,您要小心安全”

    可前台大叫好像只是说悄悄话一样,根本发不出声音,此时微笑却震惊了,这可是只有练武者非常强的人才可以控制住别人说话的音量啊,此人年纪轻轻却如此厉害,将来一定是个奇才,而且还看的我是兵,而且想他这样的存在我记得是不存在的啊,莫非神秘组织真的存在?

    “这时候老人似乎在找什么人还是什么东西,而且还叫自己的保镖大喊陈俊文:你在哪里啊?”

    这时候大家的脸色都已经变了,因为他们的董事长从来没这么疯过,从来没这么着急过,虽然这段时间来闹事的人很多但也不至于这样子啊,根本不符合实际,而且董事长也把平时高高在上的保镖叫上他们一起喊,这时候微笑觉得董事长很有可能就是在找刚刚的那个年轻人的,应该是找年轻人帮忙的。

    “陈俊文先是无语,然后用一秒钟不少于十米的速度跑了过去,那几个保镖根本反应不过来陈俊文就到了中年人的身边,几个保镖刚发现后准备发作,陈俊文却快速的说大喊一声:老子是陈俊文!”

    “那个中年人都有点难以相信的看着陈俊文,好像没什么特别啊,不是说世外高人头发啊脸啊都是有皱纹啊穿中山服什么之类的吗,可还是出于礼貌而且怕得罪人就客套的说一句:你好你好啊。”

    “然后陈俊文说出了一些东西证明自己是陈俊文,那中年人激动地自我介绍:我是李懿忠,是这个集团的董事长,我请你来是有点忙想让您帮,当年先父和李春秋有一点交情,所以特别请了您来帮忙,请跟我来。”

    这时候是保镖和其他员工难以相信了,都擦擦自己眼睛有没有看错,平时的董事长都是高高在上虽然说也平易近人,可在这个年轻人面前看着好像是年轻人踩着董事长啊,董事长很少这么低声下气过,心里暗暗把他列举为不可得罪名单,前台也因为这个所以非常地后悔。

    坐上电梯看到了电梯里面才知道,这个电梯外壳可坚固,如果外面爆炸未必可以炸到里面,而且还有应急门,这时候他想到这个人肯定遇到了什么刺杀追杀复仇之类的。

    刚坐到办公室里面陈俊文就马上说出来了下番话。

    “陈俊文最讨厌死了墨迹啊废话啊之类的直接说:李叔叔不必客气了,有什么事情尽管和我说。”

    看到陈俊文面对自己沉危不乱而且还非常的冷静自如,而且别人面对自己都是手忙脚乱的,李懿忠看这点就知道这不是普通人,他本来也是个爽快人,可是在商场打摸了这么多年早就养成了细心墨迹的习惯。看人家讨厌墨迹他也直接开口。

    “李懿忠直接说:我们东凤有一个商业上的敌人,那个集团叫黑浪集团,本来我们是没什么恩怨的,可是我女儿上任之后总经理做事雷厉风行,对敌人不留一点情分,俗话有说现在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现在把他们打压的狗急跳墙,那家公司原本就是黑道的势力,后来洗白可他一直是黑白两道,黑是这边的地头蛇,他们现在违背商业道德用尽一切卑鄙手段,叫道上的人来打扰骚妖我们公司不让我们正常运转我们的业务都被他们来搞事,无中生有,我本来已经搞定了很多了,可是他最近却用刺杀,上次的一个保镖为了保护我们死了,所以现在见我的人都要经过预约批准审核,所以刚刚你不要见怪,我身边也多了这怎么多保镖还搞了专用电梯,而且还放话和我们合作的我们将会受到同等威胁和黑道手段,现在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没办法只好来动用这个人情,而且,哎。”

    “这时候李懿忠已经很难开口了,陈俊文连忙道:叔叔别急我慢慢听。”

    李懿忠说:说起来真是为难我女儿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