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大闹宵夜摊

    更新时间:2017-08-06 19:01:10本章字数:3081字

    张雷鸣猛一抬腿,踢翻了孙空面前的小桌子。放在桌子上的各种物品稀里哗啦倒在地上,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孙空坐在小板凳上,保持着手拿一串烤鸡翅的动作。

    摊主见张雷鸣闹事了,赶紧走过来陪起笑脸劝张雷鸣:“张雷鸣,别闹事,你这样闹事把顾客全部吓跑了,我也不好做生意了。”

    “你瞎BB什么?”张雷鸣脸红脖子粗瞪了摊主一眼,豪爽地说道:“今晚砸坏了什么东西,我赔就是了。”

    “张雷鸣,这不是赔不赔的问题。”摊主一脸为难还想跟张雷鸣沟通,板寸男“呼”的一声站起身,来到摊主面前杀气腾腾嚷道:“你是敬酒不吃想吃罚酒吗?”板寸男的几个伙伴也站了起来,来到摊主面前。

    张雷鸣一行人准备闹事,周围的食客们大多抱着事不关己看热闹的心态,距离孙空最近的三个女子担心受到牵连,手忙脚乱打包还未吃完的烧烤,张雷鸣的视线虽然锁定在孙空身上,但他眼角的余光一直留意三个女子。此时三个女子想趁乱开溜,他扭头对着三人喝道:“站住”!他喊话的声音充满了杀气,三个女子吓得面如土色站在当场,不敢再向前走一步。

    “你们三人不能走!谁敢先走一步,别怪我不客气!”张雷鸣恶狠狠警告三个女子,随后回过头继续看着孙空。在他的注视下,孙空面色平静,慢腾腾地啃食手里的鸡翅,似乎周围发生的事情跟他无关。他旁若无人的模样气炸了张雷鸣,板寸男忍无可忍快步上前,抬腿往孙空身上踢了一脚,孙空没有躲避,结结实实挨了一脚,身子向后一仰,连人带板凳一屁股摔在地上,手里的一串鸡翅也掉在了地上,当众出了洋相好不狼狈。

    “这小子,我还以为他真能打,原来是一个只会吹牛逼的水货。”板寸大失所望嚷道:“刚才他说话的口气好大,我以为他有什么能耐,原来就是一个纸老虎。太扫兴了,本来还以为遇到一个对手,可以好好较量一下。”说这话的时候,板寸男“咯塔咯塔”地扳动自己的手指关节,他本来想好好热身跟孙空干上一架,如今看来,没有必要了。

    孙空手撑地面从地上坐了起来,扶好了小板凳,正想往小板凳上坐去,张雷鸣迅速出腿踢翻了小板凳,孙空一屁股坐空坐到了地上。

    “哈哈哈”,板寸男带头笑了起来,他的几个伙伴也发出了一阵轰笑声。孙空二度出了洋相,并未产生过多的愤怒,始终保持平静的面色,坐在地上直视前方,看也不看张雷鸣一行人一眼,慢腾腾地问:“你们确定要惹我?”

    张雷鸣与几个伙伴对视一眼,几人皆是一脸惊讶,换成一个正常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么选择灰溜溜离去,要么情绪激动要拼命。但孙空却太反常了,他就像是胜券在握一样,完全不考虑自己已经处于弱势了,说话底气十足如同王者。

    张雷鸣还是第一次遇到孙空这样的臭石头,他心想如果今晚不好好教训一下孙空,以后传出去要被朋友们笑话了。想到这里,他带头往孙空身上踢了一脚,嘴里喊道:“兄弟们,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

    板寸男等人围到孙空身边,居高临下往孙空身上踢踹,孙空抱着脑袋倦缩在地上,承受张雷鸣一行人的踢踹。摊主站在旁边神色焦急,有心想劝架,但又不敢上前,张雷鸣几人都喝了酒,酒精能让人失去理智,这种时候任何人上前劝架,无疑是自寻死路。三个年轻女子被凶神恶煞的张雷鸣一行人吓得不轻,面色苍白观看躺在地上遭受猛烈踢踹的孙空。胆小的食客有的站起身子,随时做好躲避打砸的准备,胆大的食客依然坐在桌边,手里举着手机一边拍摄一边观看现场直播。

    板寸男踢了孙空几脚,扭头扫视周围一圈,杀气腾腾指着拍照的食客们说道:“你们再继续拍试试看?”

    几个拍照的食客被他一这么一吓唬,老老实实放下手机,不敢再拍照了。

    张雷鸣一行人踢踹了孙空将近一分来钟,消耗了大量体力,停止踢踹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孙空松开抱着脑袋的手,头破血流从地上坐了起来,移动目光,看向站在宵夜摊前的流浪汉手里的拐仗。

    “一、二、三。。。。。。”孙空一边盯着拐仗一边张嘴慢慢数数,张雷鸣一行人面面相觑,一脸惊讶看着孙空,摸不清孙空数数的用意。孙空数到了第七声,双眼放光精神焕,嘴里发出“吱吱咯咯”的尖叫声,如同猴子在嘶叫。张雷鸣一行人瞪大眼睛注视神色反常的孙空,众目睽睽之下,孙空“呼”地一声单手撑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大步流星撒开双腿向前跑了几步,在前冲的惯性下“呼”地一个后空翻,向前翻出几米远,稳当当地落到流浪汉面前,伸手夺过流浪汉手里的拐仗,握在手里舞动,舞得呼呼生风如同电风扇在转动,顿时把所有人唬得目瞪口呆。能把棍子舞到如同电风扇转动的程度,一般人还真做不到,除非受过特殊训练。

    在众人惊鄂的目光中,孙空“呼呼”舞动拐仗,一路小跑冲向张雷鸣一行人,嘴里发出兴奋的尖叫声,如同孙悟空附体。张雷鸣回过神来,操起脚边的一张板凳向迎面奔来的孙空扔去,孙空也不躲闪,迎面向前挥动拐仗,“啪”的一声拔飞了飞到眼前的板凳,步伐迅速来到了张雷鸣一行人面前,对准张雷鸣的脸就是一拐仗甩下去,“啪”的一声,张雷鸣脸上着着实实挨了一拐仗,痛苦的蹲下身子捂住鼻子发出闷哼声。

    板寸男几人吓得本能地“呼啦”一声往旁边散开,其中一人随手捧起一张小桌子向孙空冲了去,孙空挥动拐仗往此人腿上一扫,此人发出一声惨叫连人带桌倒在地上。板寸男见孙空得到了拐仗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虽然心里有些发毛,但还是发出吼叫声,张牙舞爪没头没脑向孙空冲去,还未冲到孙空面前,板寸男的脑袋便挨了一拐仗,眼睛直冒金星,身子摇晃了几下,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板寸男的几个伙伴不敢靠近孙空,几人呈半圆形包围了孙空,食客们全都离开各自的木桌了,站到边上躲避打砸。

    板寸男的几个伙伴拿起板凳和一些空酒瓶,“呼呼呼呼”往孙空身上砸去,孙空将拐仗舞得呼呼生风,身子被重重棍影包得严严实实,乍一看,就像是站在高速转动的风扇里面。飞向他的板凳和空酒瓶被舞动的棍影击中,反弹出去四散飞开,啪里叭啦落在地上。

    板寸男的几个伙伴意识到遇到了高手,面色惶恐不敢再袭击孙空。张雷鸣从地上站了起来,恼羞成怒对伙伴们喊道:“怕什么,一起冲!”喊完话带头冲去。他的英勇行为感染了几个伙伴,一行人发出呐喊声向孙空冲了过去。

    众人冲到了孙空面前,找不到破绽下手,被孙空舞出的重重杖影敲中,发出一片惨叫声。

    敌人全部倒地,孙空双目血红,兴奋异常舞动拐仗,一个喝醉酒的食客凑到孙空身后,冷不丁说了一句:“哪里来的猴子?”

    孙空看也不看醉酒食客一眼,向后一挥拐仗,“叭”的一声敲中醉酒食客的脑袋,醉酒食客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经孙空这么一折腾,周围一片狼籍,桌子板凳东倒西歪,破碎的酒瓶七零八落散了一地。张雷鸣一行人躺在地上“唉哟”叫唤,已经没了之前的气势。

    不知何时起,宵夜摊外站了许多人,这些人大部份是其它宵夜摊赶过来的食客。

    孙空自小喜欢耍棍翻筋斗,只要盯着棍状物十秒左右,就会兴奋不已如同猴子附体,身手变得离奇的灵活。这种怪病伴随孙空从小到大,孙空在家人的陪同下走访了许多医生,他的这种怪病世间罕见,医生们也束手无策,有个医生给这种怪病取了一个名字:“多棍症。”顾名思义,这跟“多动症”有些相近,但又截然不同。患了多动症的人只是管不住自己的手脚,没太大的破坏力。但孙空患的“多棍症”就不一样了,一旦给他拿到了棍子一类的物体,他就如同孙悟空附体,不但能耍得一手好棍,身手也灵活得无人匹敌。今晚他本来不想惹事的,张雷鸣一行人不识好歹非要在太岁头上动土,他只能逼自己复发“多棍症”了。

    张雷鸣躺在地上,一脸惶恐看着走到面前的孙空,眨动一双浮肿发黑的眼睛,吓得说不出话来。孙空居高临下注视张雷鸣,眼里充满了鄙视和不屑,此时的他,如同一个王者,而他注视张雷鸣的目光,可以称之为“王者藐视”。

    张雷鸣一行人早已吓破了胆,面色惶恐哆索着身子仰视威严不可侵犯的孙空,双方对视数秒钟,远处传来了一阵“呜呜呜”的警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