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买血

    更新时间:2017-08-07 12:07:30本章字数:2668字

    “呜呜呜”,尖锐的警笛声划破夜空,从远处呼啸而来,站在宵夜摊外看热闹的人们扭头往远处的街道看去,只见一辆摩托车从远处急驰而来,一个男青年戴着墨镜骑在摩托车上,在摩托车后安装了一个小音箱。那阵突然响起的“呜呜”警笛声便是出自小音箱内。虚惊一场,原来不是警车赶来,而是人为的恶作剧。

    看热闹的人们哭笑不得,不约而同冲着从眼前行驶过去的摩托车竖起了中指,弊视车主大半夜玩无聊的恶作剧。车主冲着众人裂嘴一笑,腾出右手将手掌放到嘴巴上,向着众人做了一个抛飞吻的动作,一轰油门加快车速,带着尖锐的“呜呜”声渐行渐远,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

    孙空刚才听到“呜呜”声,以为是警察来了,如今只是无良青年玩的恶作剧,孙空松了口气,但警察随时有可能赶来,他不敢再继续逗留下去,他已经教训了张雷鸣一顿,如果被警察抓到,肯定要赔付医药费,他是低层工作一族,收入低,没有能力承担张雷鸣几人的医药费,因此应该见好就收溜之大吉。

    孙空拿着拐仗来到流浪汉身边,流浪汉眼里满是深深的敬畏,不敢伸手接过拐仗。孙空担心警察赶来,没有心思跟流浪汉耗时间,急声催促道:“这是你的拐仗,现在还回给你。”

    “这拐仗。。。。。。我不要了。”流浪汉一脸敬意看着孙空:“我感觉你才是这拐仗的主人,平时我拿着这根拐仗顶多赶赶狗,你拿着这根拐仗能赶人。太厉害了。”说到这里,流浪汉的语气变得郑重其事:“猴哥,这只拐仗一定是金箍棒转世,你就收下它吧。”

    “对啊,猴哥,收下它吧。”有人接过流浪汉的话。这人一带头说话,其它看热闹的人也异口同声劝说孙空。

    这个说:“猴哥,现在这个世道傻逼脑残横行,你就拿着这根拐仗降傻逼除脑残吧。”

    那个说:“兄弟你前世肯定是孙悟空,我们需要你这样的英雄,以后你继续揍坏蛋为民除害。”

    三个被张雷鸣骚扰的妹子早已把猴哥视为神人,三人来到孙空身边,先后在孙空脸上留下香吻一个,含情脉脉异口同声说道:“猴哥,咱们去宾馆开房生猴子吧。”

    女色近在眼前,唾手可得,但孙空不为所动,神色淡然转身离去,临走之时扔下一句话:“哥不开没有感情的房,不打没有感情的炮,如想开房约哥,请先跟哥恋爱,谢谢配合。”扔下三个妹子在风中独自凌乱。

    顺着马路走了二三里路,孙空拐进一条胡同里面,掏出手机照亮漆黑的胡同,穿过胡同来到一幢楼房下面,掏出一把钥匙打开楼房铁门,进入停放车辆的一楼大厅,走上二楼顺着长长的过道往里走,来到最末尾的一间房门,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回到了阔别几个小时的家。尽管这个家只有十几平米,没有豪华的装修,普普通通环境简陋,但它为孙空提供了遮风挡雨的场所,如同一个慈祥的长者,每次向回家的孙空张开慈爱的怀抱。孙空今晚上复发了“多棍症”,身心有些疲惫,一回家便躺到床上,灯也不开,在黑暗中眨动眼睛,望着隐藏在黑暗中的白色天花板。

    不知为何,每次复发完“多棍症”,孙空便有一种难以言明的落寞感,心里有一个声音提醒他,他是孙悟空转世。但理智告诉他,所谓的孙悟空转世纯属扯淡。现在是现代社会,孙空更相信科学,不相信怪力乱神的事情。但是,这个世上也确实发生了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比如转世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全球各国确实有人出生之后记得前世的自己是谁,这些转世事件得到了验证,网上有据可查,并非无中生有胡乱捏造。

    多年以来,孙空对自己是否是孙悟空转世这个问题纠结了很久,尽管他觉得应该相信科学,但他潜意识中又相信自己有可能是孙悟空转世,最有力的证据就是他患上的“多棍症”,每次复发这个怪病,他就如同孙悟空一样把棍子舞得呼呼生风天下无敌,如果他不是孙悟空转世,又怎会患上这种怪病呢?这种怪病也许可以唤醒前世的孙悟空,但这也只是猜测而已,无凭无据站不住脚。

    孙空越想心里越乱,只好逼自己不再往孙悟空转世这方面想,跳下床脱掉衣裤,穿上拖鞋进入卫生间洗了个澡。

    夏天洗冷水澡说不出的冰凉爽快,冷水冲掉了孙空一身的疲惫,孙空洗完了澡擦干湿漉漉的身子,离开卫生间回到床上,四仰八叉躺在充满凉意的凉席上,闭上眼睛渐渐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是周六,孙空正好休息,不用去快递公司上班。他起了个大早,出门买了豆浆油条回到家里,坐到沙发上刚咬了一口油条,几个人影出现在了门外。

    由于昨晚教训过一伙混混,孙空本能地提高了警惕,房外忽然出现几个人影,立时吓了他一跳,他以为来人是张雷鸣几人,仔细一看又松了口气,出现在门外的一伙人不是张雷鸣那帮人,而是几张陌生的面孔。

    为首的男子大约四十多岁,生得肤黑体壮,四方脸,大鼻子,厚嘴唇,理着平头,挺着脾酒肚,一看就是大老板。这名男子面带微笑看着孙空,亲切地说道:“猴哥,我能进来吗?”

    “你找谁?”孙空没有回答男子问话,一脸警疑盯着男子。

    男子笑呵呵的说道:“我找的就是你呀。”

    “你找我干嘛?我不认识你。”孙空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站在门外的男子。

    男子的脾气显然非常好,尽管遭到孙空冷脸对待,他依旧保持友好的笑容,客气地自我介绍:“我是刘得水啊,难道你没听过我的名字?”

    “刘得水?”孙空盯着男子的脸庞若有所思想了想,恍然大悟说道:“你是那个开了一家牛肉食品公司的老板刘得水?”

    “对啊对啊,就是我。”刘得水非常高兴孙空知道他是谁了。

    “刘老板,你找我有何贵干?”孙空知道刘得水是大老板,是当地的正经商家,不是什么黑社会混混,他对刘得水说话的语气开始缓和了许多。

    “我找你当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啦。”刘得水继续笑呵呵地看着孙空:“竟然你问我找你有什么事,我就不拐弯抹角了,直接跟你说正事。”说到这里,刘得水收住笑容,话锋一转:“你能卖点血给我吗?”

    “卖血?”孙空吃了一惊,差点没叫出声来。刘得水没头没脑上门来买血,事出反常必有妖,他立时对刘得水又提升了警惕,以为刘得水受到谁的委托,上门来挑事。一想到昨晚得罪了张雷鸣一伙人,他认定刘得水是受张雷鸣托咐来找他算账,所谓的买血应该就是教训人的暗语。

    想明白了心中的疑问,孙空心里开始有些焦急了,迅速瞟了一眼房间。为了防备自己复发“多棍症”,他没有在房中摆放木棍一类的物品,如今有人上门找碴,他要是离开了木棍,就跟普通人没有区别,完全不是刘得水几人的对手。

    刘得水见孙空不说话,一脸焦急东张西望 ,他似乎看出了孙空的心思,赶紧解释:“你别误会,我不是来挑事的,我是真心实意想买你的血,价钱方面你说了算。”

    刘得水表现出来的诚意显然不是装的,孙空能从他的眼里看出真诚,但他又有些纳闷了,想不明白刘得水为何要买他的血。

    “你说吧,你的血怎么卖?一斤多少,不是”,说到这里,刘得水意识到一个活人不可能卖一斤血,赶紧改口:“一两多少钱?”

    孙空顿时被刘得水提出的询价问住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