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猴哥发威

    更新时间:2017-08-17 18:13:47本章字数:3153字

    孙空趴在地上扭头看着身边的恶霸犬,沉声说道:“住手”。声音虽然不高,但掷地有声所有人都听到了。

    张雷鸣一脸惊讶打量孙空,语带不解说道:“咦,你终于开口说话了。”

    孙空从地上爬起来,面无表情看着张雷鸣:“杀狗这活,由我来吧。”

    张雷鸣吃了一惊打量孙空,怀疑自己听错了。在他的注视下,孙空面色平静继续说道:“我杀狗会非常精彩的,你们一定会大开眼界。”

    张雷鸣难以置信与渣男对视了一眼,视线移回到孙空身上,神色高傲问:“你这是认怂了?主动巴结我?”

    “算是吧。”孙空面色平静答道。

    张雷鸣依然对孙空怀有一丝戒意,警惕地问:“你真打算杀狗?”

    “当然,我骗你对我没有好处。”孙空一本正经说道。

    “好,那你现在就杀给我看,回头分你一块狗肉。”张雷鸣不再怀疑孙空,喜出望外催促孙空杀狗,孙空声称会给众人带来精彩的杀狗表演,张雷鸣在好奇心地驱使下决定看看孙空到底怎么个精彩杀狗。

    苏老板一行人一脸惊鄂看向孙空,几人显然接受不了孙空为了自保就杀狗的无情行为。孙空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张雷鸣说道:“杀狗用匕首不可行,不能立即杀死狗,只能给狗带来痛苦,狗痛苦了就会叫喊,到时给隔壁邻居听到了就不好了。”

    张雷鸣看着孙空,问道:“那你想怎么杀狗?”

    孙空面色严肃直视张雷鸣:“我需要一根棍子。”

    “棍子?”张雷鸣若有所思注视孙空片刻,高声对手下说道:“你们谁去后院找根棍子过来。”几个手下端着饭碗转身离开大厅,不多时从后院返回来,手里分别拿着长短不一的棍子。

    孙空扫视几人手里的棍子,目光移到了其中一根铁棍上面。孙空来到拿铁棍的混混面前,伸手拿过了铁棍,忽然得意洋洋笑了起来。

    张雷鸣一头雾水,搞不懂孙空为何忽然发笑。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竟然给孙空拿到了棍子,而且还是一棍铁棍!

    孙空盯着铁棍几秒钟,忽然哈哈狂笑起来,伸手把铁棍抛到空中,铁棍在空中“呼呼”转了几圈,往旁边的餐桌掉去。孙空大步流星跑到餐桌旁边,双手撑住桌边,一个后空翻落到了餐桌上,双脚刚落到桌上,纵身向上奋力一跃,接到了从空中落下来的铁棍,平稳落回桌面,单膝跪在地上,抬高右手握紧了铁棍。尽管手掌受了伤,孙空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此时他已经复发了“多棍症”,整个人精神焕发双眼放光,如同服了兴奋剂的运动员。

    “哈哈哈,”孙空放声大笑,无视张雷鸣在内的一百多人,整个大厅回荡着他豪迈冲天的笑声,他笑了足足一分钟后,才收住笑容,双目如同一道闪电劈向张雷鸣一行人,尖着嗓子喊道:“一棍在手,天下我有!”

    张雷鸣惊怒交加看着在餐桌上大喊大叫的孙空,对一百多个手下喊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教训这神经病。”

    话音刚落,一百多个手下将手里的饭碗放在地上,形成圆形凑到桌前,一窝蜂的往桌上爬来。孙空从桌上站了起来,放声大笑,“呼呼”舞动铁棍,扫到了摆在桌上的菜碗,这些菜碗向四面八方飞去,装在菜碗里面的各种菜洒落出来,掉在混混们的身上脸上,有的被汤水洒到了眼睛,本能地往后倒退,撞倒了身后的同伴。有的被含有辣味的菜叶沾到眼部,眼泪横流顾着抹眼睛,根本没有功夫再爬桌子了。摆在桌上的碗筷“呼呼呼呼”向桌外飞去, “叭塔叭塔”落在地板上应声碎裂,一些混混一不留神踩中地上的碎片,重心失控摔倒在地上,撞倒了其它的同伴。一时之间,惨叫哀嚎声此起彼伏,响彻整个大厅。一百多个混混还未爬到桌上,已被孙空用菜碗打得落花流水。但他们没有受到重伤,相继从地上爬起来,如同潮水一般再次涌到桌前,手脚并用往桌上爬。桌上光溜溜一片洒落着许多汤水,一些混混爬到桌上根本站不稳脚步,孙空却灵活地在原地蹦跳舞动铁棍,“呼呼”生风如同行走的电风扇,时而一个空翻落地,时而一个侧翻踢倒走到面前的混混,时而在眼前交叉舞动铁棍,时而如同转呼啦圈一样横向舞动铁棍。硬绑绑的铁棍在他手里如同一根绳子,能曲能弯灵活自如。

    桌子面积只有几平米,一百多个混混无法全部爬上去,只能分批往上爬,但每批爬到桌上的混混,要么在湿滑的桌面摔得四脚朝天,要么被孙空踢下餐桌,要么被孙空一棍抡倒。几分钟功夫,桌下已经躺了几十个混混了。余下的混混见孙空在湿滑的桌面竟然能翻跟头能跳跃,还能保持重心,顿时对孙空产生了深深的惧意,面色苍白不敢再往桌上爬去了。孙空哈哈大笑舞动铁棍,在桌上翻滚跳跃,如同一条翻江倒海的蛟龙,气吞山海横扫千军。

    他见混混们不敢爬桌子,扯着嗓子喊道:“孙子们,看棒!”喊完话一个侧翻从餐桌上腾空跃起,“呼”地一声稳当当地落到地面,如同体操运动员一样,身形灵活稳健。

    几十个混混见孙空落地了,吓得争先恐后往后倒退,张雷鸣与渣男带头退到了门口,两人意识到孙空是个不好招惹的奇人,不敢再在大厅逗留了。

    高大三人在孙空跳下餐桌的时候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木棍,三人来到桌边敲打倒地受伤的混混们,见一个就敲一个。高大一边敲打混混一边兴奋地对孙空高声喊道:“猴哥,你加把劲杀敌,我们帮你补刀。”

    孙荣花也加入到了补刀队伍,手拿一只半米长的勺子,跟在高大三人身边,敲击倒地的混混,只要看到有混混刚从地上爬起来,她就往这个混混头上“噹”的敲击一下,被她敲过的混混立时眼珠翻白倒在了地上。

    张雷鸣与渣哥神色恐慌向大门口快步走去,孙空岂容众人逃跑,绕到众人侧面,几个空翻落在大门口,“呼呼”舞动铁棍,谁想迈出这扇大门,必须从孙空身边经过。张雷鸣一行人停下脚步,一脸惊恐看着堵住了门口的孙空。高大三人补完刀打晕了几十个混混,绕开张雷鸣一行人来到孙空身后,“咣噹”一声关上了大铁门。

    孙荣花面色威严握着勺子大声呐喊:“来人!放狗……来人!放孙大圣”!话音刚落,孙空扯着嗓子尖笑几声,舞动铁棍向张雷鸣一行人狂奔而去,张雷鸣与渣男吓得尖叫一声,转身向二楼楼梯跑去。孙空追到跟在张雷鸣身后的几十个混混身后,舞动铁棍一顿乱敲,跑在后面的十几个混混被铁棍打中身体,发出惨叫声相继倒在地上。孙空踩踏倒地的混混,如同玩游戏一样向前跳跃,追上了余下的几十个混混,这些混混已经跟着张雷鸣逃到了楼梯上。张雷鸣转身见孙空追到了楼梯下面,情急之下喊道:“谁打倒这猴子,赏金一千!”

    手下们没有回话,依旧往楼上逃去,张雷鸣把心一横,提高了价格:“谁打倒这猴子,赏金一万!”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几十个混混见有利可图,转过身子面对追上来的孙空,发出一片吼叫声向孙空扑了过来。孙空无视几十个混混从高处冲下来,迎面迈步上前,他手里的铁棍舞得密不透风,如同置身在高速运转的电风扇里面,几十个混混往下冲只有送死的份,相继被舞得呼呼生风的铁棍击中脸部,如同一片稻谷一样往两边倒去,给孙空留出了一条道路。高大几人追了过来,不亦乐乎继续补刀,往倒在楼梯上的混混们身上敲击,给混混们带来二次伤害。

    一百多个混混全部被孙空打趴了,孙空双眼精光闪闪,一脸兴奋向二楼跑去。嘴里喊道:“妖怪,哪里跑。”

    张雷鸣与渣男吓得慌了神,两人绕着二楼过道撒腿狂奔,孙空舞动铁棍带着高大几人紧追不放。别墅的楼层过道是环形的,只要张雷鸣与渣男一直跑,可以无限地绕圈躲避孙空一行人。不过,再牛的人也不可能一直跑下去,张雷鸣一边跑一边催促渣男:“哥,你主意不是很多的吗?现在怎么办?”

    渣男边跑边回答张雷鸣:“我哪知道怎么办?现在只有一直跑。”

    张雷鸣往身后看了一眼,孙空几人呼呼生风追了过来,张雷鸣吓得一个激灵,加快了奔跑的步伐。一边跑一边高声与孙空谈判:“猴哥,咱们能不能停战,只要你愿意停战,每年我都烧纸给你,不是,我这破嘴。”张雷鸣因为太紧张了,说错了话,赶紧改口:“只要你愿意停战,以后每年我都买桃子和香蕉孝敬你,你想吃多少就买多少给你。”

    孙空没心思与张雷鸣谈判,哇哇尖叫如同猴子一样,舞动铁棍快步狂奔而来。张雷鸣与渣男绕着二楼过道跑了几圈,两人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张雷鸣扭头看到身边的一个房门虚掩着,忽然记起苏月被关在房间里面,心里有了主意拉住渣男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