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打退敌人

    更新时间:2017-08-18 18:22:41本章字数:3186字

    张雷鸣拉着渣男停住脚步,渣男一脸不解看着张雷鸣,声音焦急问:“干嘛停下来?猴子马上就要追上来了!”

    “咱们这样跑不是办法!”张雷鸣语速飞快提醒渣男:“苏月不是关在这个房间里面么?咱们劫持她,还怕对付不了猴子吗?”

    “对哦,我怎么忘记她了。”渣男喜出望外,与张雷鸣推开房门进入房中,苏月被五花大绑绑在床上,一见渣男进来了,她的发狂症立即复发了,瞪圆了眼睛冲着渣男呼呼喘气,如同一头愤怒的公牛。由于四肢被绑住,她只能在床上扭动挣扎,企图挣脱绳子袭击渣男。

    “你带了刀吗?”渣男问张雷鸣。

    “没带”。张雷鸣答道。

    “没刀怎么劫持她?总不可能用手劫持她吧?”渣男心急如焚打量房间。

    “呯”!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渣男与张雷鸣吓得魂不附体,扭头一看,孙空出现在了门口,他的身后跟着高大几人,包括苏老板在内。几人手上拿着锅碗瓢盆,组成了餐具大军,紧跟孙空身后。

    渣男与张雷鸣无路可退,两人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张雷鸣情急之下虚张声势吓唬孙空几人:“我警告你们,不能再向前走一步,否则我就劫持苏月!”

    话音刚落,孙空一个箭步向张雷鸣窜过去,“呼”地一声抡起铁棍敲到了张雷鸣的脸上,张雷鸣还未发出惨叫声便倒在了地上,片刻过后才捂住脸庞发出哀嚎声。

    渣男吓得尿了裤子,面色苍白看着站在眼前威风凛凛地孙空。苏老板几人握着锅碗瓢盆逼了过来,渣男面色惶恐看着孙空,哆哆嗦嗦跟孙空谈判:“猴哥,你能不能别敲我的脸?我还要靠脸吃饭的。”

    孙空一脸杀气从头到脚打量渣男,握着铁棍“叭”地一声敲打渣男的臀部,渣男痛得“哎呀”惨叫一声,双手捂住臀部一蹦老高。

    孙空面无表情对渣男说道:“不打脸,那就打臀部。”说完话又往渣男臀部“叭”地一声抽了一下。苏老板几人也凑了过来,拿着锅碗瓢盆跟在渣男身后,一股脑儿敲打渣男的臀部,渣男痛得摔倒在地上,大声惨叫。

    孙空恢复了平静,手撑铁棍坐在床边喘气休息,注视苏老板几人敲打渣男的臀部。

    孙荣花敲得最凶猛,握着勺子对准渣男的臀部一顿连环敲,一边敲一边骂道:“打死你个负心汉!打死你个负心汉!”

    渣男趴在地上已经没有力气爬起来了,连哭带喊说道:“苏老板,你们停手吧,我跟你女儿苏月才认识一周,连她的手都没有牵过,怎么能算是负心汉呢?”

    苏老板一直以为女儿苏月被渣男夺去了宝贵的第一次,如今渣男否认与苏月有肌肤之亲,苏老板带头停手,对孙荣花几人说道:“你们先停一停。”孙荣花几人听话地停止敲打渣男的臀部,几人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累得不轻。看来,打别人的屁屁也是一件体力活,非常消耗体力。

    苏老板身体肥胖,无法在消耗了体力之后还保持站立姿势,转身坐到一张椅子上,目光严肃看着渣男,问道:“你确定连我女儿苏月的手也没有牵过?”

    “确定!”渣男趴在地上,郑重其事向苏老板发誓:“我对天花板发誓,如果我骗了你,早晚被天花板砸死!”

    苏老板还是不太相信渣男,扭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还在拼命挣扎的女儿苏月。苏老板意识到女儿苏月的发狂症还没有消退,对渣男说道:“你说话别扭头看向我,你老老实实看着地板就行,别扭头!”苏老板心知如果给女儿苏月一直看到渣男的帅脸,女儿苏月就会一直处于发狂状态。

    渣男非常听话,老老实实趴在地板上。苏老板还是不太相信渣男说的话,如果女儿苏月真跟渣男连手都没有牵过,不至于因为看到渣男劈腿了就深受打击,患上了看到帅哥就发狂的怪病。

    渣男似乎清楚苏老板在想什么,好心地提醒苏老板:“你要是不相信我,就带你女儿去医院检查身体。”他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完全能证明他没有碰过苏月。

    苏老板打消了心中的疑虑,对渣男说道:“竟然这样,咱们的矛盾一笔勾消,以后,我不找你麻烦,你也不找我麻烦,行不行?”

    渣男还未答话,晕了半天的张雷鸣“呼”地一声从地上坐起来,状况也没搞清,开口说道:“不行!”渣男来苏老板家里的目的是要一百万,现在一分钱没要到,张雷鸣自然不肯罢休。

    孙荣花见张雷鸣打断苏老板与渣男谈话,怒从中起快步上前,抡起勺子“噹”的一声敲击张雷鸣的脑袋,张雷鸣两眼翻白再次倒在地上。

    孙荣花收回勺子,面色严肃回到床边站定,如同一个卫兵一样,守在苏月的身边。

    渣男见识了孙空的本事,哪里还敢向苏老板索要一百万,当即连声不迭说道:“只要苏老板你放我离去,我以后再也不找你麻烦。”

    “带我一起走”。张雷鸣苏醒过来,冷不丁从地上坐起。高大三人不等孙荣花动手,一起冲到张雷鸣身边,举起手里的餐具同时敲击张雷鸣的脑袋,张雷鸣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苏老板也不想惹麻烦,对渣男说道:“你现在可以滚了。”渣男求之不得,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跑出房间,头也不回,就像是在躲避瘟疫一样。张雷鸣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神色惊恐扭头看了一眼苏老板几人,连滚带爬跑出房间。

    孙空握着铁棍离开房间,来到过道上往楼下看去,楼下的大厅响起一片呻吟声,混混们大部份从地上爬起来了,他们受的都是外伤,鼻青脸肿完全可以行走。孙空居高临下俯视楼下的一百多个混混,眼里充满了威严,如同一个王者在俯视鸡鸣狗盗之流。

    混混们见识了孙空的棍法,抬头看向孙空,人人眼里充满了深深的敬畏。张雷鸣下了楼无精打采对手下说道:“走。”一百多个手下一听可以走了,求之不得快步向门口走去,生怕走慢了又被孙空暴揍一顿,顿时间,大厅响起了一阵“踢踏踢踏”密集杂乱的脚步声,转眼功夫,这阵脚步声迅速消失,一百多个混混走得一个不剩,大厅又恢复了安静。就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但大厅的地板上洒落着许多菜叶和汤水,以及各种餐具碎片,这一切都在说明之前发生了一场恶战。

    敌人终于败退了,高大带头夸赞孙空:“猴哥,我们刚才还真以为你要杀狗,原来你是拿棍子大闹天宫啊。”

    “可不是吗。”孙荣花一脸敬佩向孙空竖起大母指:“我也错怪孙大圣了,原来孙大圣需要拿到棍子才能显神威,太厉害了,大圣一出手,扫倒一大片,真是大英雄啊,比超人还厉害。”孙荣花越说越激动,满脸敬佩看着孙空,差点就要跪在地上向孙空磕头了。孙空赶紧伸手扶住孙荣花:“大妈,别动不动就向我磕头,我消受不起。”

    “大圣,”孙荣花一本正经看着孙空:“你就允许我向你磕三个头吧?不然我心里闷得慌,不向你磕头,我总觉得不够尊敬你。”

    孙空被热情过度的孙荣花难住了,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才好。孙荣花见孙空不说话,认为孙空默许她磕头了,喜出望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提醒高大三人:“你们还愣着做什么?随我一起参拜孙大圣”。

    高大三人对视一眼,回过神来跟着孙荣花跪在地上面向孙空。孙荣花依然没有消停,招呼站在旁边的苏老板:“刘东家,来,你也向大圣磕头。”

    “别别别。”孙荣花话音刚落,孙空哭笑不得数落孙荣花:“你还叫苏老板下跪干嘛?想害我被扣工资吗?我现在允许你们四人向我磕头了,你们赶紧磕完头,不然我要疯了。”

    孙荣花带头向孙空磕了三个响头,磕得咚咚作响,以示对孙空的敬重。看来,她确实打心里佩服孙空的能力,把孙空当成了孙悟空转世。高大三人本来就把孙空当成了老大,磕起头来也不含糊,三人“咚咚咚”跟着孙荣向孙空磕了三个响头。

    孙空哭笑不得看着四人,说道:“平身。”四人从地上站了起来,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孙空看着四人耿直的笑容,无可奈何叹气道:“跟你们待久了,我担心我会发疯。”

    孙荣花几人没有弄懂孙空的话中之意,异口同声笑着说道:“发疯好啊,我们喜欢看大圣发疯的模样,大圣疯起来太厉害了。”

    “好吧,我输给你们了。”孙空无可奈何苦笑一声。一百多个混混已经离去,别墅恢复了平静,孙荣花带领高大三人下楼清扫大厅,孙空陪苏老板回房看望苏月。渣男离去之后,苏月已经恢复了平静,苏老板为女儿苏月解开了绳索。苏月一言不发扑进父亲苏老板怀里,紧紧搂住父亲苏老板。孙空识趣地退出房间,来到过道上,闲来无事掏出手机上网查找治疗苏月看到帅哥就发狂的怪病。一连搜索了几十条网友提供的怪招,孙空被其中一个怪招吸引住了,这个怪招兴许能帮助苏月治疗发狂病。孙空惊喜交加把苏老板唤到过道上,给苏老板看网友提供的怪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