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抠门高手

    更新时间:2017-08-20 18:25:11本章字数:3159字

    来“东邪武馆”挑战阿果的大个子男人叫王大力。人如其名,力大如牛。王大力的年龄大约比阿果小二三岁,但他的体格比阿果大多了,他登上擂台往阿果面前一站,足足高出阿果一个脑袋,两人的身材就像是大腿和手腕对比。

    阿果身高将近一米七,王大力身高至少有一米八,他的两条胳膊粗得都快赶上阿果的大腿了。身体又肥又壮,如同一头公牛。相比之下,阿果身材苗条,虽然体格也很壮实,但在王大力面前只能算是小块头。

    在此之前,阿果已经接受了十九个高手挑战了,这十九个高手全部败在了他的手里。这十九个高手里面不乏像王大力这样身材高大如牛的,因此阿果并没有把王大力放在眼里。

    王大力居高临下打量阿果,语气傲慢问:“你就是阿果?”

    阿果语气不屑:“正是。”

    王大力不把阿果放在眼里,鼻孔朝天冷哼一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阿果说:“这货就是打败了十九个高手的泰拳高手?不太像哦。”

    阿果面对王大力再三挑衅,始终心如止水,并没有表露过多的愤怒。王大力半闭着眼睛注视阿果,语气嚣张问:“你敢跟我打一场不?”

    阿果面无惧色直视王大力:“随时奉陪。”

    王大力冷笑一声,握住双拳“咯嗒咯嗒”扳动十指骨节。阿果一脸不屑直视王大力,眼睛也不眨一下,也没有往后退步。

    王大力扳完了十指关节,握紧双拳向上一抬,紧跟着“呼”的一声往阿果头上敲下来,他这招“泰山压顶”力道十足,如果阿果的脑袋被敲到,不死也要残废。

    阿果面色平静向后退了一步,躲过了王大力的“泰山压顶”,接着使出一记扫堂腿往王大力腿部扫去,像王大力这样的大高个,通常只是在力量上占优势,灵活躲避是王大力这种大高个的软肋,王大力被阿果扫了个正着,仰面朝天倒在擂台上,阿果不给王大力喘气的机会,向前一个跨步纵身跃起,两条腿向内弯曲向王大力身上落了下去,利用双腿坚硬的膝盖撞击王大力的脸部,王大力被撞了个结结实实,闷哼一声,半天没有爬起来。两人交手半分钟不到,王大力已经输了。

    台下已经站了一些看热闹的练武人员,有的人对阿果竖起了大母指,有的人对阿果说道:“阿果师傅,你这是二十连胜了吧?”有的还说:“阿果师傅,你这是打算做孟城第一高手吗?”说什么的都有,但内容全都是以夸赞阿果为主。

    孙空在刘老板家里居住将近一个月,丝毫不知道原来的住处搬来了一个邻居。这个邻居住在孙空隔壁,姓朱名八。生得白白胖胖一脸福态。

    朱八的年龄跟孙空差不多,也是二十多岁,此人做小买卖糊口,为人自私抠门,搬到孙空隔壁这么多天了,朱八晚上从不开灯,利用手机的电筒功能照明。他担心开灯产生大量的电费,尽量节约,宁可晚上摸黑吃饭,也不愿意开灯吃饭。朱八节约到这种程度,天下估计找不出几个像他这样的人了。这还不算,很多时候,朱八不买菜只吃白米饭,光吃白米饭太乏味了,他想到了一个妙计,在网上下载了大鱼大肉的食物图片,吃白米饭的时候就从手机里面调出食物图片,看几眼香喷喷的食物就往嘴里扒几口饭。还真别说,这个方法挺管用的,吃起白米饭来不再那么乏味了。

    气温热的时候,朱八也尽量不开电风扇,直接把一张画着空调的画贴到墙上,热的时候就看几眼空调,嘿,还真感觉到了几丝凉意。

    朱八出售儿童玩具为生,他卖的儿童玩具都是低档货,价格从几元至几十元不等。他知道孩子们的消费能力有限,因此只进购价格便宜的玩具。

    光是卖这些低价玩具挣不了几个钱,顶多只能解决温饱。为了挣更多的钱,朱八扩大了自己的业务,除了出售玩具,还代写作业帮人打架。当然了,这种事情不能公开宣传,只能是私下里跟有意向的孩子商谈。

    这天,朱八一如既往来到离家几里远的一所小学门口,此时离上课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各个年纪的小学生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涌向学校,一些小学生在朱八摆的玩具摊前驻足,寻找喜欢的玩具。

    朱八见周围没有大人,赶紧拿起放在脚边的一块纸牌,斜靠在自己的脚上。几个小学生蹲在玩具摊前选玩具,注意力被朱八摆在脚上的纸牌吸引了,这是一张电脑显示屏大小的硬壳纸,纸上写着一堆文字:“代写一至五年级作业,六年级额外收费,作文另算价格。起写价十元。另,本人也承接打架业务,一米以下十元,一米五以上视情况收费,一米六以上不接,其它业务请咨询本人。”

    有大人从玩具摊前经过,朱八迅速放倒纸牌,免得引起大人注意。几个小学生被朱八写的业务吸引了,向朱八咨询详情。

    一个戴着近视眼镜的小学生压低声音问朱八:“能长期帮写作业吗?”

    朱八一本正经回答眼镜小学生:“能。”说到这里,他提醒眼镜小学生:“建议你办个会员,可以给你八折。”

    “行啊,办会员多少钱?”眼镜小学生问。

    朱八一脸警惕往两边扫了一眼,视线移回到眼镜小学生身上,伸出了五根手指。

    “五毛?”眼镜小学生以为办会员只要五毛钱。

    朱八没好气地瞪了眼镜小学生一眼:“小哥哥,五毛钱你就想办会员?你觉得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眼镜小学生挠了挠头,看着朱八的五根手指,想了想,说道:“五十?”

    朱八摇了摇头。

    “五百?”眼镜小学生继续猜。

    朱八面带笑容点了点头:“答对了。”

    眼镜小学生有些傻眼了,大所失望说道:“五百,这也太贵了,我拿不出这么多的钱。”

    朱八眼珠一转提醒眼镜小学生:“五百元包你一个学期作业,你自己想想看,你只花五百元就能不用再为写作业的事情发愁了,这对你来说不是好事情吗?”

    眼镜小学生也觉得朱八言之有理,但他实在拿不出这么钱,愁眉苦脸说道:“老板,我只是小学生啊,才上三年级,哪里有能力花五百元办会员,你不早点来这里摆摊,前几天我还有一二百元,可惜全部拿去请女朋友吃饭花光了,早知道这样不交女朋友了,唉,有女朋友太烧钱啊。”

    朱八见眼镜小学生确实不像是说谎,眼珠一转提议道:“其实你不用一次交五百元,可以分期付款。”

    “噢?可以分期付款?”眼镜小学立时转忧为喜。

    朱八耐心地向眼镜小学生讲解分期付款流程:“你每周付五十给我,一个月就是二百,三个月左右就能支付完五百元了。”

    “行,没问题,我愿意分期付款。”眼镜小学生惊喜交加。其它几个小学生听完了朱八与眼镜小学生谈话的内容,争先恐后提出办理分期付款会员,转眼功夫,朱八跟五个小学生达成了合作协议,从五人手里一共收到了二百五十元。

    朱八虽然自私抠门,其实也挺有敬业精神的,收了钱从五个小学生手里接过了五本作业本,一边摆摊一边开始写作业,专注的程度就像是高三学生复习功课准备高考。

    上课时间到来,小学生们陆续进入校园,学校门口转眼冷清一片。朱八趁着生意冷清无人光顾,埋头认真写作业。他虽然只有高中文化,但写小学生的作业还是很轻松的,答题基本不需要思考太久,流水线似地下笔飞快。

    正当朱八全身贯注低头写作业,一个西服革履的中年男子来到了玩具摊前,注视了朱八片刻,蹲在玩具摊前,一动不动盯着朱八,由于他佩戴了墨镜,看不出他的眼里表达出来的情绪。

    朱八顾着低头写作业,全然没有察觉到摊前蹲着一个顾客。过了半小时左右,他觉得脖子有些酸了,这才抬头扭了扭脖子,冷不丁看到一个男顾客正蹲在玩具摊前,直勾勾地看着他,顿时把他吓了一跳。

    以前朱八曾被小学生的家长找过麻烦,只要是三观正的家长,都不会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子花钱找人打写作业。此时一个看起来像是家长模样的人蹲在玩具摊前,朱八的神经立时崩紧起来,一脸紧张看着墨镜男子。

    蹲在玩具摊前的墨镜男子与朱八对视,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地看着朱八。他的过份安静的举动让朱八愈发坐立不安。

    朱八在心里叫起苦来,心想:“完了,完了,刚办了五个会员,孩子的家长就找上门来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躲是躲不过了。朱八见墨镜男只是一个劲地看着他,什么话也不说,只好硬起头皮挤出一丝笑容试探性地问:“你好,你想买什么玩具?”

    墨镜男没有说话,面色看起来有些阴沉,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生气。朱八继续硬起头皮试探墨镜男:“先生,请问你是谁啊?怎么不说话?你这样一直盯着别人看,怪恐怖的,胆小的早就被你吓尿了。”

    话音刚落,墨镜男开口说话了,语气神秘兮兮:“你接业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