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欺负小学生

    更新时间:2017-08-22 14:37:15本章字数:3064字

    墨镜男问朱八接不接业务,朱八吃了一惊,一脸警惕打量墨镜男,他怀疑墨镜男是之前几个办会员的小学生的家长之一,此次前来是探底的。于是没有说真话,向墨镜男撒谎道:“什么业务?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卖玩具的小贩,不接其它业务。”

    墨镜男没有理会朱八,自顾自说道:“如果你接这个业务,给你五百元。”

    五百元虽然不是巨款,但对朱八这种低收入的小商贩来说,也算是一笔可观的报酬了。他有些动心了,但又担心墨镜男在套他的底细,脸上升起为难的神色,没有立即回答墨镜男。

    墨镜男不管朱八是否答应接业务,从口袋里面掏出五张百元钞票,放在了朱八的面前。朱八低头看了一眼近在眼前的五张百元钞票,抬头看向墨镜男。这年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朱八决定不管墨镜男是不是小学生的家长了,抱着豁出去的心理问墨镜男:“你得说是什么业务啊,我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

    “业务很简单。”墨镜男伸手进入自己的怀里,摸索片刻摸出了一把黑色手枪。朱八冷不丁见墨镜男从怀里摸出一把黑色手枪,吓得大吃一惊从小板凳上跳了起来,做好了随时转身逃跑的准备。

    墨镜男握着手枪对准了朱八,由于他蹲在地上,而且胳膊搭在腿上,一般人不细看,很难看清他手里握着一把手枪。几个路人从墨镜男身后经过,没有注意到墨镜男正举枪对准朱八。

    朱八以为遇到了打劫的,吓得面色苍白,哆嗦着声音跟墨镜男谈判:“好汉,你别杀我,只,只要你不,不杀我,这地上的,所有玩具都归你。”

    墨镜男似乎对一地的玩具不感兴趣,一言不发举枪对准朱八,猛地扣动了扳机。从枪口里面射出了一条细细的水柱,“哧”的一声射到了朱八的腿上,朱八低头打量湿了一团的裤子,哭笑不得抬头数落墨镜男:“兄弟,你这是闹哪样?拿个玩具枪吓人,差点没被你吓死。”说话间,他放宽了心,一屁股坐回到小板凳上。

    墨镜男把水枪扔到了朱八脚下,声音低沉说道:“你拿着这把枪守在这里,等到学生放学了,对一个小光头射水枪。”

    朱八愣愣地看着墨镜男,半响后才回过神来,问:“任务就这么简单?对着一个光头小学生射水枪,然后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对,就这么简单。”墨镜男点了点头。

    朱八喜出望外拿起墨镜男扔在地摊上的五百元,放进口袋里面揣好,拿起水枪郑重其事向墨镜男保证:“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朱八在小学门口熬了几个小时,终于等来小学生们傍晚放学离开学校,计多家长组成接孩子大军,如同潮水一样赶到小学门口,接走了自己的孩子。半个小时后,喧闹的小学门口安静下来,小学们都走得差不多了,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光头站在距离朱八几米开外的一棵树下,东张西望,显然在等家长到来。

    墨镜男站在朱八对面的小卖部门口,冲着朱八点了点头,朱八在行动之前往两边看了看,确定没有家长模样的人走过来,立即拿起水枪来到小光头身边,对准小光头的脸“哧哧哧”,接连射出几条水柱。小光头毫无防备被朱八射了个正着,惊恐交加捂住眼睛往后退步。

    朱八乘胜追击向前逼近一步,正想继续向小光头射水柱,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吼叫:“你干嘛呢?”突然响起的声音如同炸雷,震耳欲聋,朱八吓得够呛,手一抖差点扔掉了手里的手枪。扭头一看,一看大光头站在他的身边,正怒气冲天看着他。

    从小光头和大光头的五官相似度来看,两人显然是父子关系,朱八在心里暗道不好,他没有料到小光头的父亲这么快就赶过来了。正当他站在当场不知所措,一辆面包车在小学门口的人行道停上嘎然而止,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从面包车里面走出来,快步向站在小卖部门口的墨镜男跑了过去。几个工作人员的背部印着相同的字:“矮山塘精神病院。”

    墨镜男被几个工作人员强行拖走,往面包车走去,他在上车之前向朱八喊道:“我的水枪!我的水枪!”

    朱八站在当场一脸惊鄂看着墨镜男被几个工作人员推进面包车里面,面包车在朱八的注视下调了一个头,往远处驶去。

    闹了半天,墨镜男原来是精神病!被几个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带走了。至于小光头跟墨镜男是否有仇,鬼才知道。患了精神病的人思维不正常,什么离谱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朱八哭笑不得望着远去的面包车,忽然记起自己从墨镜男手里得到了五百元。这五百元说不定是假钞,一个患了精神病的人,一般不会携带大量钞票。想到这里,朱八想掏出放在裤子口袋里面的钞票看个真假,但他现在惹上了麻烦,还得向大光头解释前因后果。

    大光头不知道朱八与墨镜男的交易,怒气冲天痛骂朱八:“你有病是吗?小学生也欺负,有本事欺负我!”

    “嘿嘿,大哥你误会了。”朱八满脸堆笑撒起谎来:“我跟你儿子闹着玩的,没有欺负他。”

    “你当我是傻子?”大光头瞪圆了眼睛看着朱八:“你明明刚才想欺负我儿子,这会儿看到我出现了,又说在跟我儿子玩。”说到这里,大光头低头看着站在身边还处于惊恐状态的小光头,柔声问道:“儿子,他是在跟你闹着玩吗?”

    小光头抬头一脸惧意看着朱八,张嘴想说话,朱八急中生智抢先对小光头说道:“你不是想要玩具吗?想要什么你自己挑,咱俩都这么熟了,别客气,免费送你。”

    玩具对儿童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力,小光头一听朱八愿意送玩具,脸上的恐惧迅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惊喜,一路小跑来到玩具摊前,蹲下身子挑玩具。

    朱八见小光头上当了,心头大石落地,继续说谎忽悠大光头:“我没骗你吧?我说了跟你儿子认识,刚才是闹着玩的,不过,刚才也确实玩得太过火,我就送几个玩具给他吧,算是对他小小的补偿。”说到这里,朱八回到玩具摊前,选了几样价值几元钱的小玩具,递到小光头面前,大方的说道:“这几件玩具送给你了。”

    小光头看不上朱八送的几件小玩具,挑了一辆消防车。这辆消防车价值一百元,是所有玩具里面最贵的。朱八心疼不已,但又不便表露出来,强行逼自己挤出一丝笑容,心里其实已经在滴血了。

    朱八本以为小光头只拿一件玩具,不料小光头胃口大得很,将玩具货车放到脚步,又挑了一辆小汽车。这辆小汽车价值八十元,朱八心疼不已,眼珠一转语重心长教育小光头:“孩子,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你应该听过玩物丧志这句成语吧?”

    小光头眨了眨眼睛看了看朱八,摇了摇头,声音稚嫩说道:“玩物丧志是什么意思?”

    大光头接过儿子小光头的话说道:“玩物丧志就是玩物品失去了一颗痣的意思。”说到这里,他面带笑容看着朱八问:“老板,我说得对不对?”自从弄清儿子跟 朱八是在闹着玩,大光头改变了对朱八的态度。

    朱八又好气又好笑,情不自禁脱口而出:“对个屁”!

    “对什么?”大光头没听清朱八说的话。朱八回过神来,挤出一丝笑容阴阳怪气夸赞大光头:“你说得太对了,玩物丧志的意思就是玩物品失去了一颗痣。”

    大光头没有听出朱八语气中含带的嘲讽之意,惊喜交加对小光头说道:“儿子,你多挑几样玩具吧,拿不下的爸爸帮你拿。”说到这里,他向朱八解释道:“我儿子身上有几颗大痣,影响美观,原来玩物品能消痣,我本来打算带我儿子去医院消痣,这下不用去了,直接让他多玩几样玩具就够了。”

    “是的,你说的没错,应该多拿几件玩具”朱八也不知是哪根筋抽疯了,鬼使神差随声附和大光头的观点,说完话后回过神来,抬起手掌“叭”的一声抽了自己一耳光,一脸痛苦。

    大光头吃了一惊看着朱八,问:“你这是干嘛呢?”

    朱八努力向大光头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我在打蚊子。”说完话往自己脸上又“啪”的煽了一耳光。继续说道:“又有蚊子。”他其实是在教训自己脑子太笨了,竟然被大光头绕进沟里面了,跟着大光头的话走。

    小光头选了七八件价值总合六七百的玩具,放在脚边并没有停手的意思,继续挑选地摊上的玩具。朱八心急如焚看着小光头,在心里叫起苦来:“小祖宗啊,你能不能手下留情,再给你这样选下去,我就要破产了。”

    在心里叫完苦,朱八忽然想到了一个妙计,眼睛立时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