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观武

    更新时间:2017-08-16 15:12:50本章字数:3250字

    真武阁左侧偏殿后门建有悬阶与地相接,顾思悔走到底端,脚蹬悬阶旁的一块石头,纵身一跃,便翻进殿外栏杆。整座真武阁都静悄悄,隐约能够听到殿前比武场上传来的呼喝声,比武已然开始了。

    顾思悔从窗户翻进偏殿,殿内的炉鼎正燃香,白烟袅袅升起。他俯身蹲在面朝比武场的窗户下面,将木窗轻轻推开一道缝隙,比武场内的人声喧哗便涌进殿内,顾思悔朝比武场上望去,顿时怔住了。

    比武场上有两名弟子正在比试,皆着浅紫服裳,银剑如蛇,挥劈如电,你来我往之间,已过了数十招,却仍不分胜负。周围观战人群皆谨然端视,掌门玄仪与身旁两位长老不时微微颔首,看来对这两位弟子的表现颇为满意。

    苏清弦身为前任掌门的嫡传弟子,身姿笔直站在掌门之位稍后位置,默默注视场中比武过招的两名弟子,面色清冷,并不为之所动。虽然表面上这二人难分伯仲,但是他早已从这二人招数中看出其中一人内力更胜一筹,不久便会胜出。

    果不其然,百招之后,其中一名弟子出剑不稳,露出破绽,被对方击败,周围的弟子暗暗发出唏嘘之声,似乎颇为可惜。

    青阳真人微微颔首:“此二子入门不过五年,剑术能有此进益,着实难得。”他脸庞修长,长平眉,一双眼眸细长明亮,即便不言不语,也给人以清和之感。

    太武真人却冷声道:“依我看,资质尚可而已。”待比武两位弟子上前施礼后,接下来便是上等弟子比武试炼,他转头对苏清弦道,“清弦,你是我亲自向掌门举荐的对阵人选,因此比武之时,无论对方是何等身份,须得公正待之,不可有所偏袒。”

    他这话其实是说与青阳真人听的,只因此次参加上等弟子选拔的人中恰好有他的亲传弟子。青阳真人性情温和,自幼待苏清弦十分亲善,视如己出,因此太武真人才担心苏清弦顾忌这层关系会有所松怠。

    然而青阳真人并不在意,只是宽和笑道:“太武,清弦的性情你我还不了解么,他是绝不会有所偏失的,何况,我倒并不指望灵均此次比武能够胜过清弦,只要能有所历练,对他来说便已足够。”

    苏清弦也微微躬身道:“请二位师伯放心,我一定恪守门规,全力以赴,不敢有半分懈怠。”

    太武真人这才十分满意,微微颔首,举袖示意比武开始。

    随着一声清越钟鸣响起,苏清弦整顿衣衫,背负剑匣缓缓走向比武场太极阵的阵眼。上清门弟子的目光不约而同随着他的脚步移动,周围屏气凝神,竟无半分声响,唯有山风将众人衣袂吹得猎猎有声。

    直到苏清弦笔直站在八卦阵上,周围弟子才开始窃窃私语。

    “没想到此次对阵之人竟然是苏师叔,他的剑术那么高超,咱们弟子辈中有谁能跟他打成平手?”

    “听说连玄慎师伯都输给他,更何况咱们这些弟子,恐怕没人能通过这次比武试炼了。”

    正在此时,忽然半空中响起一声铃铛脆响,仿佛空荡的山谷中突然拨动琴弦,声音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苏清弦不禁微微颦眉,这铃铛声听似寻常,不过偶然一拨,随风消散。然而锁云台高耸入云,四面开阔,山风呼啸往来,入耳嗡鸣,且在场人数不下千人,这区区微弱铃铛声是如何穿透劲风而不乱,若没有极深厚的内力,是决计不可能做到的。

    在场观武的高手如云,又何止苏清弦一人注意到这突如其来的铃声,顿时纷纷安静下来。

    接着,便听得一声长笑道:“这位道长,不如先由我来与你比上一场如何?”一道人影从来宾席域腾起,身形如风般轻盈,瞬间便落在比武场太极阵中,与苏清弦相对而立。

    但见来人一身暗金线绣兽纹紫裳,头戴兽骨银饰,腰缠红丝铃铛,鬼魅浅笑,朝苏清弦拱手道:“在下乃南疆幽冥宫莫幽篁,敢问阁下尊名?”

    苏清弦不料他半路杀出,亦不敢私自应答,便朝掌门所在望去。太武真人性情刚烈,对莫幽篁此举甚为不满,扬声喝道:“此次比武乃我上清门门内之事,阁下既非我门中弟子,请勿要插手!”

    然而莫幽篁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道:“上清门在江湖上闻名遐迩,听说贵派剑法更是高深精绝,我幽冥宫区区小派,向往已久,今日得此天赐良机,还望贵派能够赐教一二。”

    太武真人见他不知收敛,登时怒从心起,倏然站起,正要斥责时,身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掌门玄仪突然开口道:“执法长老,不必斥责于他。”颔首示意太武真人坐下,将目光投向比武场中的莫幽篁,声音听不出喜怒,“你执意要与我门中弟子比武,然而我只怕他们剑术不精,误伤于你,到时伤了两派和睦,岂非得不偿失?”

    莫幽篁怔了一下,收敛起笑容,眯起双眸,眼底涌起愠怒,冷哼道:“掌门好大的口气,我身为幽冥宫副宫主,今日若真学艺不精或伤或死,来日幽冥宫绝不会追究!”

    玄仪颔首道:“好,你若执意如此,我派便如你所愿。”目光转向苏清弦,“这位是我的师弟苏清弦,便由他来与你切磋一二。”

    苏清弦微微一愣,继而领命道:“是。”

    太武真人没料到玄仪竟会答应比武,不禁惊问:“那人出言不逊,举止莽撞,掌门为何还要答应他的要求?”

    玄仪却淡淡道:“应他又何妨,清弦师弟得太清师父真传,剑术精湛,也未必就会输。”

    太武真人争道:“此事并非输赢之论,而是……”他还欲再言,却被青阳真人投过来的一个眼神阻拦,只听青阳真人道:“一切但凭掌门决定。”也不知是说与谁听。

    太武真人只得作罢,说话之间,比武场中二人已兵刃相交,苏清弦所使之剑名唤灵犀,剑锋清冷犀利,清光流溢,舞动时仿佛有淡淡寒霜凝聚在剑身,闻之犹如丝桐轻拂,清婉流转。

    而莫幽篁则以刀会剑,两柄银刃如银蛇游走,名唤蛇影刃,舞动起来令人只见其影而不见其形,虚实相生,惑人神智。

    转瞬间双方拆了数十招,仍不见胜负,苏清弦不禁微微颦眉,不料对方武功如此高强,照此情形,再比个一天一夜也难分胜负,看来只能使出全力以压制对方。 

    当下苏清弦足尖一点,疾步后退,身形跃至半空,举剑轻挥,但见漫天飞雪中,数道剑气灿若星辰,如游龙般交错汇聚,变换阵势朝来人奔去,莫幽篁顿时如临大敌,抽出双刃左右抵挡,连步退到太极阵边缘下才勉强稳住脚,已然十分吃力。

    此招一出,顿时满座皆惊。

    太武真人微诧道:“这个招式莫非就是上清破云剑的剑式?”上清破云剑法本是上清门的至高剑术,历代只由掌门的嫡传弟子才能够修习,太武与青阳二位长老皆非掌门嫡传弟子,因此均无缘修炼上清破云剑法。

    青阳真人亦凝眉肃神,轻叹道:“想不到上清破云剑的威力竟如此了得,那幽冥宫来使的武功已算是江湖中的高手,却仍然不敌上清破云剑的一招。”

    比武场中,剑气流散后,苏清弦一身碧蓝衣裳,衣袂在风雪中翩翩起舞,如明月般皎洁璀璨,缓缓落在断剑台中央,他面不改色,朝莫幽篁淡淡道:“莫宫主,承让。”

    莫幽篁因自幼天赋极高,未逢敌手的缘故,向来颇为自负,没料到竟会被对方一招便逼得险些招架不住,心中懊恼之余,更是燃起熊熊斗志。他握紧刀柄,嘴角却露出一抹邪笑:“你的剑法已臻‘以气御剑’的境界,上清门的剑法果然高明,看来我没有白走这一遭。”

    说罢,他忽然将双刃高举头顶,手腕翻转接连相击,蛇影刃透出碧色光芒,顿时漫天风雪霎时变得愈发阴冷,沾在肌肤之上竟有刺骨之寒。几滴雨雪落在苏清弦脸颊上,他不禁微微颦眉,耳边听闻阵阵阴风怒号,竟仿佛都是由蛇影刃上传来,凄凉可怖。

    突然间,莫幽篁朝苏清弦掷出一柄刀刃,那半支蛇影在半空中飞快旋转,越转越快,形成一块圆玉,而那圆玉也越来越亮,周围的风也被蛇影所吸引,形成一道漩涡。

    骤然间,一道巨大的阴影自那块玉中奔驰而出,众人定睛瞧去,那道阴影非虚非实,以刀刃为依托,竟是化风而成,形成一道巨蛇之状,朝苏清弦噬去。

    苏清弦如临大敌,忙举剑抵挡,只是当那蛇影临近,只觉怪风愈烈,几乎隐星耀日,整个身体不受控制朝那刃尖靠拢。且那蛇影将身体团团笼罩,光是勉强保持身体平衡已实属不易,可那莫幽篁毫不停歇,又开始催动另外一柄蛇影。

    很快,另外一道巨大风蛇渐渐探身而出,跃跃欲动,整个比武场被两道风蛇吹得风雪乱舞,站得近的人被刮得几乎睁不开眼。

    莫幽篁眼见苏清弦勉力抵挡半只蛇影,心中不禁得意,这招“双蛟啸月”乃是他苦心修炼多年的招式,威力巨大,要催动全部内力方可激发,然而一旦施展过后,便会因运功过度而体力不济,难以御敌。

    不过莫幽篁并不在意,他望向渐渐难以支撑的苏清弦,正如聪明的蛇捕捉猎物一样,对付敌人便要看准时机,一击必重。他深吸一口气,催动体内全部内力,大喝一声,将手中剩下的半柄蛇影朝苏清弦掷去。